德国移民的语言影响力 多文化性的德语

在他的新书《多文化性的德语》(《Multi Kulti Deutsch》)中,斯拉夫语研究专家乌韦•辛里奇斯(Uwe Hinrichs)主要探讨的是,德国近1600万移民在多大程度上改变了德语口语。他接受德国歌德学院官方网站( Goethe.de)的邀请,就德语语言简单化的趋势和未来德语发展的趋势发表了自己的见解。

       辛里奇斯先生,您多年来一直在研究移民人员的语言对德语所产生的影响,主要是土耳其语、阿拉伯语、俄语和前南斯拉夫的多种语言等。为什么语言学界不在此前更早时候就开始探讨这个主题呢?

       显而易见,由于德国本身的历史原因,人们有所顾虑,而不敢去瞧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许多语言学家隐隐担心,如果他们对语言冲突和语言之间的相互影响描述得太多的话,一不小心就被冠上歧视移民潮和移民人员的骂名。此外,研究人员对移民语言也缺少足够的知识,并且很多语言(如土耳其语或俄语)和德语差别很大,以至于很难一时半会就能掌握。

       在您的著作《多文化性的德语》一书中,您断定,德语口语将迎来简单化发展的趋势。为什么您把这个变化归因于德国移民语言的影响呢?

       主要的原因是多语言性,也就是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使用两门或更多门语言。若多语言性占据着主导地位,那么为了互相听得懂,所有不需要的语言就被删除了。于是,复杂的语法逐渐消失,句子结构变得越来越简单—这不仅发生在德语中,移民者的母语也是如此

德语将变成一种不再有“格”的语言

       哪些东西会被删除或者哪些东西变得不再重要了?

       最好和最重要的例子是德语中的“格”,它们将慢慢消失。大家开始随便使用德语中的“格”——比如,“我们去度假(“度假”前的“格”为第三格)” 替代了“我们去度假(“度假”前的“格”应为第四格)”,“我答应他(他为第四格)这件事”替代了“我答应他(他应为第三格)这件事”。或者是后缀直接省略不说,如 “我父亲的房子”(介词“von ”的后面改为第一格)替代了“我父亲的房子”( 介词“von ”的后面应为第三格),或是“德国的重要地位”(单词Deutchland删去后缀s)替代了“德国的重要地位”(单词Deutchland带后缀s)。通过这种方式的改变,句子中的内部联系也就变得更为松散:“孩子们在和一只很可爱的北极熊玩耍”(单词“一只”和“北极熊”后面删除了格和后缀)。这就节省了人们在语言上消耗的“精力”,而人们可以将此精力用于创造新词。

       目前,正如大家所知道的那样,对于“移民者的德语”,还是有所保留的,因为“移民者的德语”被视作是粗俗的或者是“无产阶级的”。倘若 “移民者的德语”没有什么威望,我们为何还要使用呢?

       在日常生活中,一种语言的威望一般指的是有用的、经济的和有效果的东西。德语和多种移民者的语言相互交织产生了新的语言环境,而这种新的语言环境又催生了新的语言形式。在此,我个人认为,许多移民者的说话方式催生出了新的语言形式。

       现如今,移民者的德语是否被看作是很酷的东西,特别是它特殊的口语表达方式?

       模糊的发言,简单的口语表述,听起来完全是酷酷的,这是因为它们释放出了大家和衷共济和有集体归属感的信号。它传达了这样的信息:我心态平和,很随意,愿意接受各类文化,且并不墨守陈规。德国很多青少年甚至也模仿起了移民者的德语口音,比如以“isch”替代“ich”,意在表明,他们也属于“先锋队伍”。

       就是普通人的德语想要完全正确也是不多见的!

       阅读水平的下降和特殊的社会环境,使得很多德国人也经常在语法方面犯错误。这是一个趋势,令人惋惜的是,这种趋势在不断壮大。另一个趋势是德国人的方言问题,它已经在大城市里逐渐扩散开来。(柏林方言:Icknehm dir in‘n Arm!<我拥抱了你>)。两个趋势相互交织,形成了第三种趋势,也就是移民者和非移民者的口语在互相影响,而这一切都是语言的相互接触和多语言性造成的。可惜的是,所有上述三个趋势并没有使整个形势变得越来越简单。但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应当区别对待这三个趋势,不能混为一谈。

有意识地让语言改变

       我们能够并且应该对德语今后的发展施加影响吗?

我们并不能自上而下或者只是在很小的范围(比如通过对德语的维护或者语言政策)对德语的发展施加影响。我们应当在学校里,通过举出实例来正确对待德语的发展,以此让学生都清楚有这么一回事。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对德语不同的词汇就会有清晰的了解,从而避免了盲目无序的发展。

       请您对未来德语进行简短的预言:谁在30年后学习德语的话,将......

        ...... 将会学习到的是,口语的语言表达与书面的语法有很大的偏离;一个范畴或者结构并不仅仅有一种可能性;他在实际运用时会发现,许多“错误”并不会被标注为错误,甚至无需改正。但最主要的是,他肯定再也不用为使用如此多的“格”而纠结了。

乌韦·辛里奇斯:《多文化性的德语。移民如何改变着德语》,德国C. H. Beck 出版社,2013年出版,共有 29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