濒危语言档案 与时间赛跑

在濒危语言档案计划中,世界近百余种濒危语言经过整理后归档。通过对这些语言的研究,科学家对德语等已有深入研究的语言有了新的认识。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宣布,世界上现存逾6700种语言,其中近一半正处在消亡的边缘。许多语言学家相信:任何一种语言的消亡无论是对在日常生活中用到这种语言的民族,还是对从事语言比较研究的科学家来说,都是巨大不幸。

全球档案

  基于此,1999年大众汽车基金发起了“濒危语言记录资助计划”(DoBeS)。项目启动以来,世界各地涌现出无数科学家,他们把罕见的或只有口头流传的语言记录下来,并着手研究。来自不同濒危语言使用地区的研究者,也聚集到这个项目当中来。

  即使像荷兰奈梅亨这样的小城市,为了使用多媒体存储档案,会定期开设方法学及技术培训课程;印度尼西亚曼诺瓦里大学甚至在项目资金的支持下,建立了本地档案中心。语言使用地区的人们也从项目中获益:可用于课堂教学的教学语法、辞典和语料库相继出现了。此项目共记载了世界近百种濒危语言,最终归档入马克斯·普朗克心理语言学院的档案馆。

语言间存在什么样的关系?

Diese Dokumentationen werden als Basis für sprachvergleichende Forschungsprojekte genutzt.

Diese Dokumentationen werden als Basis für sprachvergleichende Forschungsprojekte genutzt. | Foto: Paul Prescott © iStockphoto

  如今,这些档案成为比较语言学项目的研究基础。埃尔福特通用及比较语言学教授克里斯汀·雷曼(Christian Lehmann)曾独立把一种濒危语言归档进DoBeS计划中,他正领导着其中一个项目组:三年来,他与来自德国、瑞士、美国和喀麦隆的11名同事对已归档的12种语言进行关联性研究。“我们主要研究当时的语言与我们现在用到的语言有什么联系,有哪些表达方式可以加以利用。每个语言和每个语言之间,语法规则的运用又有所不同”,雷曼解释到,由于关联性主要围绕不同句子之间的联系,研究时人们不需要用到语法,而会用到语料库。

  在奈梅亨的濒危语言记录资助计划档案管中,还记录着巴拉圭亚谢族语言、尼泊尔的陈唐语(Chintang)和所罗门群岛的萨沃萨沃语(Savosavo)。到2014年,人们会用统一的标准对这些采集起来的语言数据加以整理,以便在项目的第二阶段梳理出各语言间的关系并加以评估。研究成果也可用在课堂教材中,除此之外,还能为如德语、英语等关联性得到广泛研究的语言提供了新的视角:“比如说德语:‘一个猎人走进森林看到一只狮子。他把他杀死了’。你看不出是谁杀了谁,而在其他的语言里可以用语法体现。到底是什么原理?目前我们仍知之甚少。”

人人都可以建立语言档案——通过应用软件和脸书​

  德国研究机构及科隆濒危语言组织同样在推动这些项目。13年中,濒危语言记录资助计划目已经成为德国濒危语言研究领域最重要的发展计划。目前,关联性研究项目是濒危语言记录资助计划实施的最后一个课题,因为发展计划已经接近尾声。2013年的闭幕大会将会介绍所有的研究项目,并探讨未来的发展计划。

  “我们也注意到,比如说像脸书这样的网络社交平台中,出现了不少本土语言社群,在群里他们用自己的语言进行交流。我们很可能也会引入这种方式”,任职于大众濒危语言项目基金的维拉·左罗西·布雷尼格(Vera Szöllösi-Brenig)博士说。“我们考虑过研发一款APP应用,利用它比如人们搞一株植物照片,标明上名称,从而帮助建立一个词库。对很多本土语言社群来说,新技术提供了冲破西方语言文化隔阂的绝佳机遇。比如巴西欣古地区的库伊库罗人近期发布了本族关于月神的人种志短片,他们从中获得了巨大的民族自豪感。阿根廷也开设了一家极具种族特色的博物馆。濒危语言档案项目在科学界及社会范围内不断产生影响。目前,我们正寻求进一步发展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