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法变体 错误还是变体?

火车的联运(Zugsverbindung)还是火车联运?(Zugverbindung)? Die Parks, die Pärke或者die Parke(三种均为公园的复数形式)? 史蒂芬•埃斯帕斯(Stephan Elspaß)称以上形式都正确。日耳曼语专家正从事一个国际项目:研究标准德语语法的变体。

       不论是在德国还是在瑞士,不论远上北方、遥至西部亦或是深入南境——大学教授埃斯帕斯曾在各个德语区生活、教学。当他在苏黎世的清晨翻开报纸,总是会读到一个瑞士用语“决定(Entscheid)”,而明斯特报上却写着一个德国用语“决定(Entscheidung)”。

Für 还是auf

       他的同事中午在食堂点猪肘时,一会儿会说“Schweinebraten”,一会儿又会说“Schweinsbraten”。他基尔的学生常说“为(für)考试复习”,而奥格斯堡的学生又常常称之为“为(auf)考试复习”。作为一名日耳曼学家,埃斯帕斯很快意识到,在不同的地区不仅词汇和发音不同,语法格式也不尽相同——而且完全不同的说法和写法越来越多。他由此认定:这既不是方言的差别,也不是口误或笔误,而是标准德语语法的不同变体。

研究者正在采集不同语法表述

       在一个大型研究项目中,来自奥格斯堡的埃斯帕斯,来自苏黎世的克里丝塔·杜晒德(Christa Dürscheid)、来自格拉茨的阿讷·齐格勒(Arne Ziegler)的团队希望深入研究这些标准德语的语法变体。与来自德国、奥地利、列支敦士登、比利时、卢森堡、南蒂罗尔及瑞士的科学家们从三年以来各国发行的德语报纸中采集不同语法表述,以期对上述变体进行描述,而后整理成一本手册。

       同时,研究团队好奇,标准语法变体是如何产生并传播的?这些格式的产生是否可追溯至历史原因?标准德语与各地区的方言又有怎样的关系?

       “德语中的‘am-进行时’格式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埃斯帕斯解释。这个格式常被认为是莱茵式的进行时,它早在19世纪就沿着整个莱茵河流域传播到瑞士。“与此同时,几乎所有德语地区都在说某人‘正在睡觉’或者‘正在吃饭’时都会使用“am”。”埃尔帕斯推测,多个不同因素共同推动了这种格式的传播:“显而易见,德语中缺少进行时格式,而英语中却有。出于表达一个动作正在进行的语法需要,长期以来,人们使用了以动词tun支配的格式:‘我正在(tun)做饭’或‘我正在(tun)打电话’。这个格式已经稳定下来,老师也已经教授给了学生。而‘am-进行时’显然还不太稳定,所以在很多地区被作为另一种表达进行时的方式。”

思科的粉丝并不这样认为

       埃尔帕斯及他的同事当然也意识到,他们研究的课题遭到部分学术界的质疑甚至反对。“自教学语法面世以来,德语区对语法标准有着强烈的共识。很多人认为,正确的语法形式只能有一种,其他的就是错的”,埃斯帕斯解释道。特别是很多知识分子非常抵触与标准德语有任何偏差的语法格式:“我对此不认同,他们都是典型的巴斯蒂安·思科的粉丝——他们认为,德语是一种特别好掌握的语言,要求其他人改正不正确的语法表述。”

       这种观点对使用标准德语语法变种的南德人、奥地利人或瑞士人来讲,会让他们产生一定语言被边缘化的感觉。埃斯帕斯和他的同事希望通过他们的研究扭转这样的局面:“我们认为,当一种形式被专业笔者使用并印刷成文,这不可能是错的。我们通过搜集那些在报纸中所用到的格式,希望能为使用这种格式的人正名,不再让他们被人误解不会‘正宗的德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