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语言儿童读物 幼儿园的字母汤

儿童应尽早接触多种语言
儿童应尽早接触多种语言 | 图片:瑟琳•尤达库(Selin Yurdakul)© iStockphoto

一只小狼藏在动物园中,半夜悄悄出来寻找玩具:它随地乱扔积木,到处乱画,并翻看图册。并在玩具炉上为洋娃娃和毛绒玩具煮了一锅字母汤。

  西维亚·胡斯勒(Silvia Hüsler)写的这个儿童故事叫《小狼来访》(Besuch vom kleinen Wolf)。亦称为La visite du petit loup(法语)。La visita del piccolo lupo(意大利语)。Vizitё nga ujku i vogёl(阿尔巴尼亚语)。Kücük kurdun ziyareti(土耳其语)。这本书共有8种语言,只需一册在手,人们便可以阅读从A(阿尔巴尼亚语)、F(法语)到T(泰米尔语)各种版本。在出版社网站上可下载20种其他语言的版本。

教育用语,而非日常用语

  教育、语言学和政治领域的专业人士意见空前统一:儿童应尽早接触多种语言。尽早学习外语可为儿童带来诸多益处。其中,促进移民家庭的孩子学习母语至关重要。用这些语言编写的图书和故事具有独特的功能。“和日常用语不同,书中会使用教育语言”,汉堡教育家乌苏拉·诺依曼(Ursula Neumann)教授说道。“孩子会发现不认识的单词,或认识的单词含有另一重意思。他们亦可在语法和发音层面拓展其语言能力。”

学习语言,强化自我形象

  朗读过程中,孩子和大人有很多机会进行交谈,孩子也可运用刚刚学到的单词。独立阅读也可促进语言能力。诺依曼认为,通过托儿所、学校及图书馆的图书展示孩子的母语,对其人格发展极为重要。“孩子生活在两种语言环境中,这构成了其人格的一部分。”在跨文化活动或朗读中可使用原语言和多语言图书;移民——父母或祖父母——作为朗读者或讲述者参与其中。

  讲德语的孩子也可从部分或全部用外文撰写的图书中获益良多。“例如,每个人都应有机会拿起并阅读一本阿拉伯语图书:我们得从后往前翻,阅读方式完全不同!文字看起来也截然不同!”,希德格·珀尔(Hildegard Pohl)说道。这位书商10多年前便成立了国际儿童书店,以满足原语言和多语言儿童读物方面的需求。

开辟新市场

胡斯勒著作《小狼来访》 胡斯勒著作《小狼来访》 | 图片: © 布里格教育出版社(Brigg Pädagogik Verlag GmbH)

  “70年代末、80年代初,幼儿园不会讲德语的外国孩子数量不断增加”,胡斯勒回忆道,当时她正从事教育培训工作。“儿童读物中很少涉及跨文化共同生活等话题,即使有,其方式也是值得商榷的:有个可怜的土耳其少年,他妈妈不会讲德语,他将一个女孩从湖里救起后,才赢得了别人的尊重。”胡斯勒是德国第一批用移民儿童家庭语言写书的作者,她向人们展示,跨文化共同不仅不是问题,而且是种进步。

  渐渐地,很多作家和出版社用这种方式探讨这个话题,在市场上推出多语言儿童读物。“过去几年,此类图书的销售状况大为改观”,书商珀尔说道,她逐步推出了50余种语言的读物。“小型出版社也同图书批发公司建立合作,将图书直接摆上书店的书架,大型出版社也提供部分原语言、双语和多语言书目。”胡斯勒等人有针对性地出版各种语言的图书,并翻译在海外大获成功的著作。珀尔认为,德语-英语和德语-土耳其语图书市场已逐步饱和。东欧语、希腊语、库尔德语、阿尔巴尼亚语、波斯语、阿拉伯语以及西班牙语、法语、意大利语等教学语言方面的图书目前仍供不应求。

歌德学院、阅读基金会和贝塔斯曼股份公司于2010年9月起发起阅读的乐趣倡议,致力于推动语言和多语言发展:居特斯洛教育工作者和小学教师进修及戏剧项目等活动已开展两年,旨在提高所谓“远离读书”家庭的孩子和青少年的阅读能力。此倡议的经验也可惠及其他城市和国家。


参考文献:

青少年文学工作组:
儿童需要多语言图书》(青少年文学资讯册2/07)


青少年文学工作组:
多语性。教育成功的机遇或阻碍?》(青少年文学资讯册2/11)


儿童和青少年读物的另一个世界——猴面包树(Baobab)》儿童读物基金会推荐(2010/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