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语作为第二母语在学校中的情况 促进教育用语能力水平的提高

德语作为第二母语?
德语作为第二母语? | © 我和你/网址:pixelio.de

移民在学校里要用第二语言学习,会遇到很多的困难与阻碍。柏林自由大学教师培训中心的芭芭拉•克里施尔(Barbara Krischer)女士说,有移民背景的学生经常不能掌握所谓的“教育用语”,学校对此不够重视。

克里施尔女士,应当如何改变当前的专业课程,以便让将德语作为第二母语学习的人也能够同样得到促进提升?

  首先要意识到,以完全掌握的第一母语还是以第二母语来学习专业知识,有着巨大差异。因为和日常语言相比,用于学校学习的教育用语具有不同的语言结构。比如在德语教育用语中,名词短语比从句使用得更多一些(比如用“Beim Abkühlen des Materials(在材料冷却时)”代替“während das Material kälter wird”(当材料变冷时)),或者是口语单词变成了专业词汇。我们就以“umkippen”(翻倒)这个词为例。当我们说“桶翻倒了”时,学生们十分清楚地知道这句话的含义。但当教科书里写着:“Der See kippt um”(这个湖成了死亡地带)。这时,“umkippen”这个单词就成了一个专业词语,有了完全不同的含义。 

二语习得和二语教学法的基础知识

我们如何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呢?

  对于教育用语层面出现的学习困难,我们可以通过“语言敏感”的专业课来解决,即除了向学生传授专业知识内容外,还向他们传授相关语言能力,让学生们能够理解和复述所学的新知识:比如要如何展示,如何描述一次试验,或者如何在课堂对话中进行论证。

学校里的语言种类不断增多的挑战对于未来教师的培养意味着什么?

针对数学老师的二语习得的基础培训。 针对数学老师的二语习得的基础培训。 | © 伯恩哈德•皮克斯勒尔(Bernhard Pixler)/ pixelio.de   只有受过专门培训的教师才能为以后遇到的第二母语学习者的特殊学习情况做好思想准备。对于学习专业为数学、化学或地理的师范类大学生而言,我并不期望他们轻而易举地就能做到这一点,但他们必须至少得拥有二语习得和二语教学法的相关基础知识。

对于这个发展趋势,各教材出版社能否起到建设性的作用?

  是的,这些教材出版社可以提供有助于促进语言学习的教材和学习材料。我们不能用为单语教学的班级设计的授课材料给第二母语学习者上课。受欢迎的是语言经过处理的教材,这样能够在处理专业知识内容时建立起教育用语的语域。

这意味着什么呢?

  由于开展普通教育的学校在每个学年都会向学生传授大量新的专业文章和专业词汇,因而词汇表对于第二母语学习者是十分必要的,可以用来查找专业词语的含义和语法内容。绝大多数的专业文章都十分紧凑;包含很多替代形式和参阅注释。为此,学生们就必须“对冠词的使用十分有把握”,比如掌握每个专业术语的词性。否则他们就不能很好地将语言替代形式(比如代词)与所指代的单词联系起来,从而导致失去“主线”。而这又常常被视为他们在学业上的能力不足。

学生使用多种语言的班级越来越多

也就是为每一篇课文提供专门的词典和词语解释?

不仅仅如此。教材也应当包含有助于理解课文的降低课文阅读难度和视觉化的方法,并通过这样的练习来培养学生的阅读能力和写作能力。鉴于现在越来越多班级拥有使用多种语言的学生,出版社在这方面还真能填补一个巨大的市场空白。

目前,德国国内只有少数几个联邦州在教师培养方案中纳入了德语作为第二母语(DaZ)这个专业。难道不是所有联邦州都需要采取措施吗?

  是的,当然,事实上这是十分必要的。我确信,从幼儿教育阶段、小学教育阶段直至包括职业教育在内的中等教育阶段,这一学习领域将在所有教育阶段中变得越来越重要。鉴于我们德国的社会形势正在迅速改变,德语作为第二母语这个专业将长期被纳入教师专业培训当中。

怎样才能给学习提供有益的支持呢

这是仅仅涉及有移民背景的青少年,还是也涉及到其他学生呢?

  “语言教育”这个概念将越来越被视作是所有专业学习的总任务。总体而言,最重要的是促进提高教育用语能力水平。此前,一个显而易见的预期是,来自教育精英阶层的第一母语者应当具备符合其年龄段的语言能力水平。但是,无论是由于移民还是由于数字媒体的影响,这种假定的“理所当然”都正在消失,而我们必须在教学法中反映出这一点。

您从事这个课题的研究已经有多长时间了?您是怎么想到要从事这方面的研究的

  20多年前,我曾给外国移民上课,他们背井离乡来到德国,想要融入德国社会,并在德国拥有属于自己的事业。当时,我就隐约察觉到,他们这种冒险行为会带来哪些巨大的挑战,特别是还有一个大问题:在不是第一母语的情况下,他们怎样从内容上获得进一步的技能或弥补自己缺乏的资格。从那时起,怎样给以另外一门不同于第一母语的语言进行学习提供有益的支持这个问题,就让我十分着迷。渐渐地,我后来就把这个领域中的教师职业化作为一项任务进行研究了。

芭芭拉·克里施尔针对给第二母语者授课向教师传授教学方法专业知识。她目前在柏林自由大学德语作为第二母语专业的教师培训中心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