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文化交际 用德语表达批评

德国人直接的沟通风格
德国人直接的沟通风格 | © 阿德勒(K.- P. Adler) - Fotolia.com

不喜欢就说出来,并非在所有文化中都是理所当然的。但在德国是这样。许多德国人会坦率直接地提出批评。但是这时也应注意一些规则。

  一位德国老板和一名捷克员工在一个展会上照看公司的展台。这个展台的位置十分便利,就在入口旁边。展台是玻璃的,阳光灿烂,很暖和。“这里简直让人受不了,”老板在傍晚时说。第二天早上,他到的有点晚,展台不见了。他在展厅的最里面找到了展台。“这是怎么回事?”他生气地问那些捷克员工。“我们把它移到了一个阴凉的地方,”他们说。老板问:究竟是谁说他们应该这样做的?“就是您啊!”他得到了这个回答。 

直接或间接的沟通风格?

  这个场景是心理学家和跨文化交际教练西维娅·施罗-马赫(Sylvia Schroll-Machl)在她的书《那些德国人——我们德国人。职场中的他人评价和自我评价》之中描述的。 她在书中总结了自己与国际性企业员工相处的工作经验。在一个章节中,她描述了来自不同文化的人们如何进行直接或间接的沟通。“德国人的沟通风格在方方面面都以其高度的明确性和直接性而出名,”施罗-马赫写道。

  给别人留下解读的余地并不属于这种风格的组成部分。如果那位老板想要将展台放置到别处,他会清楚地说出来。而捷克员工则将其评语认为是批评以及行动要求。通常,德国人表达批评是“相当坦率和耿直”的,施罗-马赫写道,“他们会直接提出不喜欢、不满意的地方。”反过来:如果外国人批评德国人,应该使用明确的话语。

建设性的批评

Kritik äußern – auf Kritik reagieren: Deutsche und chinesische Perspektiven (Youtube.com)

  “除了直接的方式之外,还有一点,批评的表达往往不是客观的,也没有建设性,而只是负面的。”卡尔斯鲁厄师范大学德语及其教学法专业的教授卡门·施皮格(Carmen Spiegel)说。施皮格致力于研究谈话能力和跨文化性,她觉得,像“你这样做是错的”或者“这样做不行”这样的句子,是完全没有成效的。“这会让被批评者无所适从。”

  施皮格建议,永远不要只是表达负面意见,不要使用“müssen”(必须)和“sollen”(应该)。更好的做法是用虚拟式表达,这可以缓和矛盾的尖锐性,也就是说,使用“ich würde”(我想)而不是“du sollst”(你应该)。比如,因为办公室茶水间里用过的咖啡杯而生气的人,不应该说“你不应该将脏杯子留在桌子上”,更好的说法是:“能请你立即将杯子放进洗碗机里吗?”“如果有可能,可以另外先突出积极的意见并提供其他做法选项。”施皮格说,“这样的批评促使人进行思考,生硬的‘这样不行’只能带来反抗。” 

直接的德国人

  有些德国人想什么就会非常直接地说出来,巴西人亚当斯·席尔瓦(Adans Aldani da Silva)在抵达德国之后不久就体会到了这一点。他永远不会忘记,他第一次在一家超市里不慌不忙地将他所购买的物品放到收银台的传送带上时,收银员喊道:“现在请快点!”这个24岁的小伙子惊呆了。“在巴西是永远不可能听到这种话的。”如今,他在德国人明确的话语中也看到了优点:“对于我来说,德国人虽然还是有一些严厉,但我也觉得,没有人伪装自己是件好事。”他说,“人们干脆地说:这是错的。这也节约了时间。”但是他没有办法想象自己去直接反驳或批评一个人。

  专家施皮格认为,具体要如何批评,应该考虑周详。你想要在对方那里达到什么目的?对方会有怎样的感受?首先,批评不能充满感情色彩,也就是尽量不要在引起怒火的情况中冲动地发表意见。此外,应该从自身感受出发进行表述,比如:“将用过的杯子放在桌上这么长时间,我觉得挺恶心的。” 

其他人也直接

  施罗-马赫认为,德国人直接的沟通风格主要与亚洲文化形成对比。在亚洲,用话语进行批评并不常见,提出的问题会被理解为矛盾冲突。她根据自己的经验描述道,不仅许多印度人、中国人和日本人觉得德国人直接而毫无外交策略,而且许多英国人、西班牙人、匈牙利人和土耳其人也这么认为。

  27岁的以色列人莎朗·哈瑞尔(Sharon Harel)无法理解这一点。她觉得德国人并没有特别直接。“在以色列,我们也这样,”她说,“而且还有一点攻击性”。她从两年前开始在柏林生活并和一个德国人结婚了。“我其实总是会说出我的感受。”因此,她还从来没有过问题。但是不久前她在柏林发生了一件事情,却让她感到惊奇:在一列人比较多的城市快速列车中,她带着自行车就站在门边。在车站,她尽力试图不妨碍别人上下车。“但我还是挡住了路,”她说并讲述了一名妇女最后是如何对她怒吼的:“现在您带着自行车下车去,该死的!”“我觉得受到了侮辱,”她回忆道。“虽然那个女的说的对。我只需要先下去,然后再上车就好了。”但她希望那名妇女会说:“您能不能带着自行车下去一会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