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语学习 年龄的问题?

年龄是影响语言学习众多变量中的一个。
年龄是影响语言学习众多变量中的一个。 | © 克劳迪娅•保鲁森(Claudia Paulussen)/Shutterstock

总的来说,学习外语是最佳的头脑训练。但是,在我们20岁、50岁或70岁时,分别能够把外语学到多好呢?而教师在课堂中应该考虑哪些方面?

  一方面,学习外语是最佳的头脑训练,另一方面,可以活到老学到老(比肖贝格/施密特-希贝(Bischofberger/Schmidt-Hieber)2006);鉴于这些认识,对外语学习的兴趣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加。但是,什么是“老年学习者”?在学习外语方面,一名积极、惯于学习、会多种语言的七十岁老人,常常可以比一个不习惯学习、对学习不感兴趣的二十岁年轻人更加成功。因此,年龄只是许多变量中的一个参数,与学习经验、语言教学经验和动机等相比,年龄的相关度较低。但是,有一些方面是教师在课堂上应该考虑的。

  原则上,儿童学习得最正宗的是一门语言的发音——常常被错误地和完美的“语言习得”等同起来。20到30岁之间的学习者在学习时,能从他们的学习常规中受益,也就是说,他们还具备许多(语言)学习策略。50岁的人拥有丰富的知识和经验,他们在学习语言时可以动用这份财富。他们大多相当灵活,明白当前的语言传授交际方法,同时许多人越来越多地实施认知学习,也就是说,比如在语法领域,比起“发现式”学习,更喜欢系统化的解释。

  70岁的人拥有丰富的知识和经验,通常有更多的时间贡献给语言学习。通过勤奋和耗费时间的良好预习,他们在几代人共存的班级里,常常在语法和词汇学习方面比年轻的学习者更优秀。但是,他们往往不熟悉交际方法,首先必须慢慢得引导他们学习这些方法。他们的学习履历还会将语言学习与语法学习和翻译等同起来。

老年学习者及其学习履历

  原则上,无论是何年龄,所有人都有自己喜欢的学习风格(参见格莱因(Grein )《神经教学法》2013:27-32)。年轻人可能会以语法为主,老年人也可能更喜欢游戏。不过,大多数老年学习者都有着相同的学习履历(参见格莱因《学习履历》2013),这被打上了他们求学时代的印记。当时在这方面关注的不是能力(“这个我已经会了!”),而是应该避免的错误。那时外语教学的最高目标不是“交际行动能力”,而是语法的掌握。

  特别是在课程的开始,学习者往往很难摆脱一个词一个词翻译和注重语法的习惯做法。害怕犯错误让他们往往需要很长时间来考虑如何进行表述。“您不必听懂每个单词,您可以从上下文推断内容”——这样的说法可能会让许多人紧张不安。

老年学习者和学习过程

  学习时,神经元(神经细胞)之间产生固定的连接,也就是形成神经元网络。每一个神经元都具有无数的神经纤维,其末端是所谓的突触。突触将“刺激”(信息)和神经递质(如多巴胺和去甲肾上腺素)传递给下一个突触,也就是传递到下一个神经元。随着年龄的增长,信息(刺激)传递的速度减慢。学习者虽然仍旧能够学习同样多的内容,但是信息处理的速度不再是同样快。所以他需要更长的时间来“储存”信息,学习过程进行得更慢。

  年纪大了以后,多巴胺的产生和传导更加困难。多巴胺是一种“动机性”神经递质。因此需要付出更多努力,才能触发老年人的幸福感。这与“压力荷尔蒙”的产生增加相关,也就是说,老年学习者往往更容易紧张不安,尤其是当他们面临着不熟悉的任务形式时。​

老年学习者和其他生物学变化

  随着年龄的增长,首先,两条感知渠道“耳”和“眼”变差,也就是说,必须注意要有充足的光线,在选择教科书时也应注意版面编排。

教科书和材料的字体应该足够大。 教科书和材料的字体应该足够大。 | © Blend Images/Shutterstock

  在听力方面必须接受一点:只有非常少的老年人还能听出陌生的、新的音位(音和音的组合)。而不能正确地听出来,也就无法“正确地”说出来。所谓“选择性的”听变得更加困难,也就是说,听有背景噪音的真实听力录音往往成问题。背景噪音似乎和相关语篇的声音一样大,加重了听力的难度。​

教师在课堂教学中应该考虑什么?

  原则上,教师应该缓慢但坚定地将交际和行动导向的方法融入到授课过程中,但也要尊重语法和翻译能提供安全感。语法阐释和语法习题不太可能被完全摈弃。同样,在有些地方必须满足对个别单词的翻译要求,以避免挫折感。

  授课的速度和进度必须按照目标群体进行调整——如同对所有的学习者那样。特别重要的是经常加入复习单元,强调已经学到的能力(能力表述)。

  必须阐明游戏式习题类型的意义和优势。在这方面,也会有学习者即使在较长时间之后,依然不能习惯游戏式学习。

  教科书、材料和板书的字体应该足够大,光照条件适宜。在教室里,应注意良好的音响效果。听力的录音应尽可能没有其他噪音,并且提供书面形式的听力文章,以便在需要的时候可以阅读。

  在语音训练方面,必须接受一点,大多数学习者都不再能“正确”地听出陌生的音,也就无法顺利地进行发音。但这不是说要完全放弃发音训练,而是必须更加宽容。

  年龄是影响语言学习众多变量中的一个。所有学习者,包括老年人,都在语言学习方面有自己的偏好。
​​

参考文献

约瑟夫·比肖贝格和克里斯托·施密特-希贝(Bischofberger, Josef & Schmidt-Hieber, Christoph):《成人海马神经发生。大脑研究的角度》。载于:《神经论坛》(Neuroforum)3/2006,第212-221页,2006。
 
玛丽昂·格莱因(Grein, Marion):《神经教学法:语言教师基础》。丛书:《合格授课》。Hueber出版社,2013。
 
玛丽昂·格莱因(Grein, Marion):《学习履历作为学习方法影响参数》。载于:联邦移民和难民局(主编):《德语作为第二母语》,01/2013,第5-13页,霍恩格伦施奈德出版社(Schneider-Verlag Hohengehren),2013。
 
玛丽昂·格莱因(Grein, Marion):《在老年学习外语》。载于:艾丽莎·费戈-伯根莱特(Elisabeth Feigl-Bogenreiter)(主编)《多语性取代单音节:学习语言直到高龄》。奥地利业余大学协会,第5-29页,2013。
 
吕蒂戈·格罗扬;托斯滕·施拉克和安奈特·贝恩特(Grotjahn, Rüdiger; Schlak, Torsten & Berndt, Annette):《语言习得中的年龄因素:课题重点导言》。载于:《跨文化外语教学杂志》1/2010,第1-6页,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