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用不同方式学习 联系德国至关重要

青少年用不同方式学习德语
青少年用不同方式学习德语 | © 歌德学院/丹尼尔•赛弗特(Daniel Seiffert)

如果青少年有德国朋友,在学校里学习很多关于德国的知识,在课堂上经常运用德国的音乐和电影,学习德语的积极性就会提高。希望在德国学习或工作也有助于此。歌德学院一项新的研究表明了这一点。

  如今,没有国情内容的外语课程是无法想象的。现在学习外语的人会了解许多关于说这种语言的人和国家的知识。因为语言是交际手段,如果不能联系说这种语言的人所生活的社会,就无法传授和学会语言(参见海德(Heyd),1991,47)。国情内容不仅能引起学习者的兴趣,促进跨文化能力,而且在课堂教学中使用也能提高学习者积极性(参见贝特曼(Bettermann),2010;胡内克和施泰尼(Huneke & Steinig),2002,67)。

关于青少年学习动机的研究

  在一项新的关于青少年对德语科目学习动机的歌德学院研究中,也对国情在德语课中的作用及其对德语科目受欢迎程度的影响进行了调查(参见萨罗莫(Salomo),筹备中)。该项研究表明,超过半数的德语教师觉得为青少年授课是困难的。教师遇到的特殊挑战是青少年学生们缺乏积极性。

国情知识提高积极性

  几乎所有被调查的教师都认为,在传授德语语言之余介绍国情知识十分重要。但这并不一定意味着国情内容最终会经常被用于课堂教学。据被调查的学生估计,他们中的三分之一只是很少甚至完全没有学习有关德国的知识。四分之三的青少年希望,能够在课堂中更多地了解德国。

  该项研究同样证明了,认真对待学生们的这种愿望多么有用:随着国情知识在课堂教学中占比的提高,青少年们对德语科目的热情也会高涨(见图)。  

图:国情知识和课堂教学之间的相互关系 图:国情知识和课堂教学之间的相互关系 | © 萨罗莫   该图清楚地表明,课堂上的国情知识(“你在德语课中学到很多关于德国的知识吗?”)和德语科目的受欢迎程度(“你喜欢德语这个教学科目吗?”)之间存在着强大的相互作用。

 

音乐和电影提高学习积极性

课堂中的音乐提高积极性 课堂中的音乐提高积极性 | © 歌德学院/松雅•托比斯(Sonja Tobias)

  在课堂上播放音乐和电影有益于学习过程,提高青少年学习者对学习德语的积极性。该项研究表明,在课堂上使用音乐和电影的频率越高,学生们就越喜欢德语课。对于青少年,这两种媒介在其业余时间安排中也发挥着核心作用:他们中的92%喜欢听音乐,86%喜欢看电影。因此在课堂上采用音乐和电影得到了大家的赞同。此外,音乐和电影总是会输出国情方面的内容,这可能也是受到欢迎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与之相比,互联网在课堂上的运用并没有使学生对德语课有更大的热情,虽然89%的青少年在业余时间很喜欢上网,但单纯运用互联网并非必然会带来积极的效果。重要的是,将互联网合理地嵌入课堂教学,从而提供一种“媒体教学附加值”(参见迈贝格Mayrberger)。此外,互联网在德语课中的使用往往与德国无关(例如进行词汇训练),或者只是用于一般性的检索目的。相反,德国的音乐和电影本身就会产生与国情的关联。

德国朋友产生积极影响

  德国的朋友或熟人可以促使青少年喜欢德语课。在研究中,那些声称有德国的朋友或熟人的青少年更喜欢德语课。

美国和德国青少年之间的学生交流。 美国和德国青少年之间的学生交流。 | © 歌德学院/丹尼尔•赛弗特(Daniel Seiffert)

  在青少年阶段,对同龄人的兴趣浓厚,随之而来的是与朋友交流的需求也大。毫无疑问,这是拥有德国朋友的青少年之所以对德语课的兴趣更强烈的原因之一。不过这肯定不是唯一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年轻人常常会将英语作为“通用语”来使用。确切地说,当青少年们能够在真实的情境中应用一门外语时,他们学习这门外语的积极性就会更高。此外,与某种文化的代言人存在个人联系,往往能够消除负面偏见。而这最终也可以从学习动机上察觉出来。

与德国相关的未来计划提高积极性

  通常,成人学习是为了实现某些——多为职业方面的——目标,以及直接运用所学知识。相反,儿童和青少年掌握知识和能力是为了以后能够在生活中加以使用(参见沙厄和威利斯(Schaie & Willis),2000)。因此,青少年学生并非总是能够意识到德语知识在当前的重要性。此外,青少年时期的一个标志便是努力寻找人生的定位和意义(参见胡雷曼(Hurrelmann),2010)。此时青少年们经常也会对学习德语的意义(或无意义?)追根究底。​

  不过可以证实,如果青少年将具体的——即便是以后的——目标与德语学习结合起来,对德语课的兴趣就会更大。该项研究表明:学生对于在德国上大学或工作的愿望越强烈,对学习德语的积极性也就越高。

什么是教师在课堂上可以兼顾的?

  可以通过以下办法增加青少年学生对德语学习的喜爱之情:

  • 在课堂上经常介绍国情知识内容,其中主要包括德国的音乐和电影;
  • 促进学生与说德语的学生建立联系,例如与德国学校的班级建立电子邮件联系,学生交流项目等;
  • 告诉学生有哪些与德语学习相关的机会,例如在德语国家上大学或工作。

„Was tun mit…unmotivierten Jugendlichen?“ (Youtube.com)
 

背景

多萝西·萨罗莫(Dorothé Salomo)受歌德学院委托,用一年多的时间走访了世界各地的各种中学,调查青少年对德语科目的学习动机。在该项研究的范围内,她借助一份问卷对4000多名学生以及500位德语教师进行了调查。参加调查的人员来自下列国家:埃及、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巴西、中国、法国、印度、印度尼西亚、意大利、喀麦隆、墨西哥、荷兰、波兰、俄罗斯、西班牙、捷克共和国、土耳其和美国。

 

参考文献

莱纳·贝特曼(Bettermann, Rainer):《与语言相关的国情知识》。载于:汉斯-于尔根·克鲁姆(Hans-Jürgen Krumm) / 克里斯安·范里希(Christian Fandrych) / 布丽塔·胡斐森(Britta Hufeisen) / 克劳迪娅·芮默(Riemer, Claudia)(主编):《对外德语和二语德语。一本国际手册》。木桐,德古意特出版社,2010。
 
盖劳德·海德(Heyd, Gertraude):《教德语:对外德语课堂教学基础知识》。第斯多惠出版社,1991。

汉斯-维纳·胡内克和沃夫冈·施泰尼(主编):《对外德语。导论》。埃里希·施密特出版社,2002。
 
克劳斯·胡雷曼(Hurrelmann, Klaus):《青少年生命阶段。社会学角度的青少年研究导论》。(第10版)尤文塔出版社(Juventa),2010。
 
克斯汀·梅伯格(Mayrberger, Kerstin):数字化、移动和互联《语言杂志》,歌德学院,2014年7月。
 
多萝西·萨罗莫(Salomo, Dorothé):《从全世界不同国家青少年和教师的角度看待德国、德语学习和德语课。一项实证研究》。歌德学院,2014。

 沃纳·沙厄和谢瑞·威利斯(Schaie, K. Warner & Willis, Sherry L.):《重温成人认知发展的阶段理论模型》。载于罗伯特·鲁宾斯坦(Robert L. Rubenstein)等(主编):《老龄化的许多维度:鲍威尔·劳顿(M. Powell Lawton)纪念论文》。施普林格出版社,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