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学习语言 在虚拟世界中苦读

学习程序应包含提高积极性的元素
学习程序应包含提高积极性的元素 | © s_l - Fotolia.com

在线学习语言是时尚。可是,乌韦•贝尔曼(Uwe Bellmann)说,即使技术手段日益多样化,学习者仍然不应舍弃由合格的辅导员提供的个性化辅导。

尔曼先生,如何学习一门语言?

  虽然听起来像是老调重弹,可是要会说一门外语,最好的学习办法就是说!其方法论的原理是:在实践中学习。但是青少年和成年人学会外语和幼儿学会母语的方式不一样。除了发展语言技能,还要打下其他基础,尤其是在学术语境中:例如语法和术语知识,还有听、读、写的技能。 

这些知识也可以在课堂之外练习掌握。在线学习环境在语言习得方面提供了哪些可能的方法?

  我们现在处于舒适的局面中,可以为我们的学生将经典课堂教学和在线工具组合起来。人们称之为“混合式学习”(Blended Learning)。这是指在课堂上和教师及同学一起练习说话。在一个同时提供的配套在线学习环境中,也就是在网络课程中,不受干扰,专心致志,独自训练其他方面的语言技能和知识——以自己的速度,或是顺利流畅,或是多次重复并增加额外练习。  

在Web 2.0中学习

换句话说:纯粹的在线语言环境,没有全程辅导,就不能发挥作用?

  是的。我认为,如果不参加传统课程或远程课程,不接受由合格的辅导员提供的个性化辅导,是无法真正正经传授语言能力的。只有在极其罕见的情况下,学生积极性特别高时,才能无需辅导;或者在明确界定的子领域中,比如只是为了掌握某个特定的专业术语。甚至广受称赞的在线和其他学习者合作的方法,亦即所谓的“Web 2.0学习”,也不能完全取代上课,而始终只能作为诸多方法模块的其中之一。

在线学习具体在什么地方会在技术或方法上达到极限?


贝尔曼,应用语言学/专业用语专业教授 贝尔曼,应用语言学/专业用语专业教授 | © 贝尔曼

  例如在评估自由撰写的书面语篇时。对作文无法进行自动分析。教师在这方面要比机器做得更好。在口头语言训练方面,学生一般从教师处也能比使用软件有更大收获。。口语是主动的人际之间的互动。因此,当语言学习应用的供应商有时许诺说,我们无需联系教师或其他说话人,完全借助软件就能在最短的时间里学会一门外语时,我是不敢苟同的。 

预测错误,提供帮助

您认为,一个好的在线语言学习课程具体要做到些什么呢?

  许多应用自称是学习程序,其实却是测试程序。在某种测验情境下,按照对错模式,针对知识进行提问,必要时展示答案计算分数或正确率。但这与有效的学习关系不大。一个好的在线语言学习课程应该尽可能提供多种多样的练习。学习者应能够选择自己个人的学习途径,没有压力地重复练习。但是最重要的是自动反馈的质量。我是指学习者要能在学习程序中随时获得适当的反馈和帮助。

这样一种学习环境在技术上要如何实现呢?

  技术方面不是问题。一大挑战是教学法方面的,也就是要预测出学习者在哪些情境和语境中会犯哪些典型的错误,然后在程序中置入相应的学习提示。每一位学习者都需要个性化的帮助来克服他自己特有的问题,而且需要在可能时,让他自己变得积极主动,而不是简单地将答案展示出来。这需要耗费的人力物力令人难以置信。我有时会花14天的时间制作一项在线练习的各个选项和版本,然后我的学生可能只需要10分钟来做这项练习。

语音学在在线学习中发挥着何种作用?人们毕竟可以让程序来检查自己的发音。

  使用所谓的语言识别系统十分诱人,但是也有其隐患。例如一位美国人要是让针对英国英语的系统来评估在其母语中正确的发音,那么他得到的结果会比学习英语的普通德国人还要差。我的意见是,人们应该对口语进行准确的定位:口语属于人和人之间的口头联系。

大量、开放、在线

在线课程在多大程度上会对学员的动机产生积极的影响?

  在传统语言课程中,学生或许一节课只能发言一到两次,而网络课程则与其不同,学生可以十分深入集中地练习。还有,在线课程可以更加专门地针对学生的个人需求。只要有可能做到这一点,那么学习程序就应该提供提高学习积极性的游戏元素。不过总体上可以说:学习动机是一种十分私人的内心态度,主要取决于学习者是否明白他想要利用待学习的语言做什么。 
 

在在线语言学习领域可以看到哪些最新趋势?

  流行趋势来来去去。只有少数发展趋势是持久的,其中可能包括了所谓的“慕课”(MOOC: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这具体是指:许多人(=大规模)可以免费(=开放)参加在线课程。只有在成功结业后希望获得证书时,才会产生费用。

乌韦·贝尔曼(Uwe Bellmann)自2010年起在莱比锡应用技术大学(HTWK)担任应用语言学/专业用语专业教授。其工作重点有网络课程的开发与实施,信息工程和外语学习以及外语培训教学手段开发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