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外德语/二语德语专业的职业前景 不只是授课

国内外有许多机会
国内外有许多机会 | © motorradcbr - Fotolia.com

大学上完了,然后呢?大多数对外德语或二语德语专业的毕业生会走进语言课堂。不过许多人都完全不知道,他们在德国内外还有很多其他机会。

  对于对外德语或二语德语(DaF或DaZ)专业方向的毕业生而言,和大多数人文科学学科一样,并没有一个明确确定的职业。不过该专业的学习可以培养学生们在德国境内外在语言和文化方面不同领域任职的素质,而大多数毕业生都会决定走上讲台。在学习期间进行实习,积累初步的授课经验,可以是入职更轻松。

在移民融合班授课

  “在德国,很多对外德语及二语德语专业的毕业生都会首先在移民融合班中教课,”对外德语专业协会(FaDaF)主席马蒂亚斯·荣格(Matthias Jung)博士说。从2005年开始,德语课对许多移民都是强制性的,自那以来,移民融合课程成为了一个重要的工作领域。这些课程在成人业余大学和私立教育机构举办,尤其后者会定期寻找新的师资力量。不过这些教师通常是作为自由职业的代课老师工作。除了教育领导职务的少数岗位,该领域大多没有固定岗位。荣格认为移民融合课程很成问题,因为那些师资“挣钱太少,无法将此作为主要职业谋生”。因此,他建议只在移民融合课程中进行短期授课。“两三年之后应该看看要如何进一步发展,”他说。例如专门从事经济、医药、技术或金融方面的德语教学。“对于这些课程,进行管理人员培训的公司会支付较高的酬劳。”在德国,国际学校会有对外德语教师的固定岗位。“由于那里是用英语授课,德语作为外语是一门课。”荣格说道,“而许多对外德语教师都不知道这个事情。”

  荣格认为,一般而言,学生在上大学期间就不应该把注意力全部放在授课上。“这个专业在国际上是一种很棒的资格,”他说,“其学生有很强的交际能力,善于与国际群体打交道,具有跨文化意识。”尤其在国外,这些很有利,比如可以为与德国有密切业务关系的公司工作。在德国国内,荣格主要在二语德语领域发现了新的机会:在科学研究,为移民提供社会咨询,教师培训等方面,在有些联邦州中现在已经对德语作为第二母语的知识提出了要求。

专业出版社中的机会

  康乃馨(Cornelsen)、朗文或Hueber等教科书出版社会在对外德语编辑部提供固定岗位。这些地方会设计教材,除了教科书之外还有电子材料,如影片和录音。应聘者却应该具备教学经验。“没有教学经验是无法设计出教学材料的,”慕尼黑Hueber出版社对外德语编辑部副主编玛丽昂·凯纳(Marion Kerner)说道。但是有一年经验也就够了。“理想的是,应聘者在国内外都积累了经验,”她说。此外,出版社还聘用所谓的教育学专业顾问。他们前往专业展会,保持与学校员工的联系,在全德国组织推介新书的活动。这些工作由自由负责人承担,他们同时也授课。另外,出版社还有很多提供给自由职业者的工作。自由审稿人在有时间限制的项目中工作,如与教材配套的材料或互联网服务。这些服务内容主要由自由作家提供,他们自己也会授课。他们编写文本,设计配套题目。

在国外授课

  加入该职业的一个很受欢迎的方式是通过外语教学助理项目出国,DAAD、教育交流服务机构和歌德学院都提供这种项目。DAAD外语教学助理可以在全世界的大学教一个学年德语课。如果已经具有授课经验,可以应聘DAAD讲师,除了教语言,还教授文学或国情,提供有关在德国上大学机会的信息,承担文化政策任务。除了这些项目,还可以在国外的德语学校、私立学校或歌德学院执教。

创业

  不当自由职业代课教师的另外一条出路是创办一所语言学校,或者成为自雇人士,米夏尔·史密茨(Michael Schmitz)在2013年走上了这条路。他以“巧学德语”(Smarter German)为名,为德语学习者提供在六周内通过B1级考试的课程。他还制作短小的语法讲解视频,发布在Youtube上展示并通过自己的网页销售。史密茨曾在国内外多所语言学校执教共15年。“不知何时,我不想再给小组学生上课了,”他说。现在,他只进行一对一授课。他为自己的课程最多收取6000欧元,全包。“为此,我要保证我的客户能够在六周内完成B1级考试。”他的安排里包括每天一小时一对一讲课,另加15分钟语言实践和每天两小时的作业。

  史密茨并不后悔迈出独立的这一步,业务经营得挺好的。他觉得,提供不同产品很重要。因此,他目前还在开发一套在线课程。此外,他建议借助一个吸引人的网站和在Youtube上发布视频来展示自己。“视频能够很好地显示出你是如何工作的,留给人一个第一印象,”他说。在诸如Reddit.com或Quora.com等问答网站上,他也十分活跃,“以便展示自己的专门技能”。“这是我的营销方案,不用花钱,”他说。不过刚开始,他曾面对官僚机构的挑战:他要参加医疗和养老保险,找到一名税务顾问,还得学习如何正确地开发票。另外,他必须思考清楚会产生哪些开支,应该为自己的服务确定何种价格。他不想再为语言学校工作了。“现在,当我的学生通过B1考试时,我有一种巨大的幸福感。”他说,“我更有积极性,坚定地继续发展自己的想法,做事的流程越来越顺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