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夏德•施洛特访谈 “德语将会幸免于消亡”

施洛特
施洛特 | © 托马斯•科斯特(Thomas Köster)

被宣布快死的人活得更久。德语尤其如此,李夏德•施洛特(Richard Schrodt)说道。这位维也纳语言学者和Goethe.de谈论德国人对语言灭亡的兴致,手机短信对缩写形式的制造能力,语言批判的真正本质——以及何时用英文写情书更好。

施洛特先生,您已经在您的一本书的标题中表述了关键的问题:“德语为何一再走向消亡?”

  这当然是一个带有讽刺性的标题。德语语言根本没有消亡。它只是在发生变化。而它在发生变化,是因为每一种现存语言都得变化。不过有些圈子却将这视为消亡。

是什么样的圈子呢?

  语言悲观论是一种十分活跃的德语世界末日文化的一部分。这来自于保守派的角落。而且是从浪漫主义时期开始就一再出现。

  语言灭亡场景往往会在民族主义思潮中出现,总是被相同的范本和比喻打上印记:比如历史循环思想,或是生物学主义观点,认为语言会像花朵一样开放、盛开、然后凋谢。从语言学角度看,所有这些当然全是彻底的无稽之谈。

“碎片语言”的信息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来把这种无稽之谈纵览一遍。在当前的语言没落讨论中,有人谈到数字媒体造成德语的某种“风化”,还有手机短信的“碎片语言”。首先,“碎片语言”是一个美妙的新概念,丰富了我们的语言。实际上却并不中肯。数字媒体的德语不过是许许多多社会变体中的一种,这些变体在其各自领域中具有重要的作用,而且也不会脱离该领域。

  短信语言就得是现在这样。因为短信是要用数量有限的字符迅速、简短、一针见血地传达信息。所以“风化”不仅完全无害,而且在电子媒体中甚至还传递了一种语言美学附加值。

进入文学,走出文学

那么青少年的语言没落又是怎么回事呢?关键词:片区德语?

  “片区德语”也是一种应用范围封闭的语言形式,尤其是在或许具有不同背景的青少年的交际中……

……但是这种形式完全有可能进入书面语言或是文学作品,是吗?

  当然了。可是这与17世纪“崇法时期”(Alamodezeit)人们所使用的法语单词没有什么不同。这些法语单词在语言卫士焦虑的眼皮子底下还是找到了进入文学作品的途径,而当人们不再需要它们了,就又从文学作品中消失了。

认真对待用错的逗号

另一个趋势似乎是人们现在往往随心所欲地使用正字法和逗号。确定的规则不再有效了吗?

  作为正字法委员会成员,我必须对此提出强烈反驳!《杜登词典》绝对还有着示范作用。在大小写方面,是存在着某些问题领域。但是大体上还是可行的。根据我的经验,唯一完全不能正常发挥作用的就是标点符号。在德语中,标点符号的规则与语法密切相关。而这或许正是人们不想要的情况。在这方面可以考虑,用错的逗号是否不符合表达需求,需要加以认真对待。我们不应该总是和现实语言对着干。

优势语言英语

再试一次:英语的渗透情况看起来怎么样?

  确实,英语在德国成为了一种优势语言。这在流行音乐中就可见一斑。但是,优势语言也重要。因为,在交际中不光是要看内容,其表象、社会语体功能性也是关键。

  对于如今的语言,进行某种关注度管理很重要。人们不再只是想要交流,而是还想要对为什么交流进行沟通:比如说介绍一种时尚的生活态度,就像在广告中。这导致人们现在要使用的表现和情感的语体层面,是他们以前无需使用的。而英语在这方面提供了更言简意赅、更容易让人记住的表达方式,并且能发挥语言象征作用。对此也应该保持从容镇定。

而且英语成为了国际性学生语言……

  ……就像以前的拉丁语一样。对此没法多说什么。因为只有科学界使用一种共同的语言,全球的科学资源才能得到利用。

但是,如果用母语出版的著述越来越少,会不会让科学离社会越来越远?

  这的确是个问题。另一方面,现今的科研状况本来就已经十分复杂了,向公众介绍科学知识的工作早已由会英语的科学工作者变为由使用母语的科学记者来完成了。严格意义上的科研出版物,比如量子物理学著述,在量子物理学专业之外也没人看。

  而且在许多人文科学领域中,德语依然是首选的学术语言。这样挺好的。因为使用母语的概念术语进行思考,尤其对于哲学和理论工作而言,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概念形成的过程是不应该从母语中放手的。而且人们也没有这么做。

无语的语言批判

既然保守派的批判对于德语不过是隔靴搔痒,那么他们的语言批判还有什么可取之处吗?

  那么就只剩下批判本身了。而这往往都不是关于语言,而是关于社会分化的。从关于臆断的德语语言没落的讨论中可以清楚地观察到这一点,比如在相关的互联网论坛中。在那里,语言批判的主要作用是区分社会阶层,为其命名,描述其特征——必要时与其划清界限。这后面隐藏着一种精英语言思想,还有一个观点:语言可以作为某种“外衣”对使用者进行装饰——或者出卖说话者。

所以德语也将从其目前的消亡中幸存下来?

  绝对的!我们必须在疏远和亲近的交际形式之间进行区分。在家庭环境和日常生活中,德语毫无疑问地仍将维持下去,即便在旅游业或科学界等领域中,人们需要一种像英语那样的国际沟通语言。

  亲近的交际领域完全不受此影响。在这里,人们想要使用的是对方能听懂的语言。没有人会建议一个德语母语者用英文写情书——除非他想要感动一名英语专业女大学生。  

 

李夏德·施洛特(Richard Schrodt):《德语为何一再走向消亡?德语维持重要性的问题》。维也纳:帕萨任出版社(Passagen-Verlag),19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