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环境和学习形式语言学习游戏 一边游戏一边学习语言

一边游戏一边学习语言
一边游戏一边学习语言 | 插图:梅丽•比吉尔(Melih Bilgil)

使用游戏的形式来学习语言:到底有没有可能呢?不但可能,而且效果很好!我们在课堂上可以合理采用游戏的形式,即使有各种各样语言学习的目标,但仍然不能忘记游戏的乐趣。

摘要:

  游戏和学习对我们而言常常是一对矛盾体。其中一个属于业余时间和孩提时代,另一个则属于生活的现实和严肃。但游戏不仅仅是孩子的专利,游戏中也能寓教于乐。寓教于乐的教学方法让教学内容变得丰富多彩,充满乐趣。对于游戏和学习之间的联系我们知道所少?这一认识又该如何利用在外语课程中?

  神经学专家眼中的学习意味着大脑中间出现了成长和组织的过程。如果我们重复使用、尝试和练习某些事情,大脑的结构就会做出适应性的变化。在这个方面,游戏的作用很大:毕竟在游戏过程中,我们不断深入尝试,我们怎么处理事务,如何应对挑战,如何与游戏伙伴相处。

  如果游戏给我们带来快感,我们就会自发性地不断重复练习这些技能和内容,没有游戏刺激的话,一遍遍的重复可能会十分枯燥。不断重复的动作和游戏印象的深刻程度会让神经元的突触作为连接神经细胞交流站,变得越发强大和高效:大脑在学习。学习后,训练过的流程和能力再用起来就会很熟练。通过游戏式的练习,有一部分的能力甚至达到自动化的程度,这对我们的工作记忆不乏是一种减负,也让我们可以把注意力转移到其他领域。因此,游戏和学习彼此并不排斥。

愉悦、运动——风险!

  从行为生物学的角度上来看游戏的根本目标是学习(参见:萨克森纳,2009:20)。不但人类游戏,不少动物也做游戏,特别是它们的幼兽。很多时候它们承担了一定的风险,用风险来换取学习的效果。通过游戏,我们可以实践所学到的知识,尝试新鲜事物,制定策略。另外,游戏都有一定的规则,从而为学习提供了结构清晰的框架条件。

  如果主观情况上有学习的动力,学习也会变得更有持续性:人们之所以游戏,是因为游戏能给他们带去乐趣,这属于"内在动力”:游戏作为一种活动,可以通过神经传递素在大脑中释放多巴胺,激活身体内部的奖励系统,即使不存在外部奖励机制,也能提供动力。通过游戏所做的练习容易在大脑中联网和长期保存下来。

  运动也是许多游戏的组成部分。学习中的运动可以对学习结果产生积极的作用,增加抗打击的承受力,增强孜孜不倦的毅力,减少压力和负担的感觉(参见桑巴尼斯,2013:89页起)。 在动物实验中,两个一起滚来滚去的小老鼠在特定的大脑区域成长因子脑源性神经营养因子(BDNF)有所增加,这种蛋白对神经细胞的形成和延续以及细胞间的连接十分重要。我们也发现,社会互动也是许多语言游戏的一大特征,这一特点也是具有积极作用的因素(参加:斯皮策,2008,458页起)。我们认为游戏中可以感受到的社会共生体验并不仅仅可以促进小白鼠的发展。

  有很多证据表明,即使面对成年的语言学习者也可以在语言学习过程中加入游戏的形式。在所谓的运动休息区间内可以做一些运动。运动休息区间的设置主要是在注意力非常集中的一段时间后起到放松的作用,从而让学生始终保持学习的积极性。

“放松的场域”

  语言游戏对于师生关系的建设也很有帮助:语言游戏将游戏目标和语言目标结合在一起。游戏行为应当直接形成一种具体的学习效果(参加:克莱平,2007:)263)。非常重要的是,游戏行为不能成为语言目标的牺牲品。如果游戏“别有用心”,参与游戏的人员可能感觉遭受欺骗,不再有游戏的快感,他们有理由感到不快,并且表现出不利于学习的情感。对于没有意愿参与游戏的学生,原定的目标是无法达成的。

  为了让大家能收获游戏的乐趣,让学生在游戏行为中情绪高涨,达到预定的学习效果,我们需要一块“放松的场域”(萨克森纳,2009:26页起)。当学生有安全感,在一个小组的保护圈里,或者在角色扮演中不需要扮演自己时,就会形成“放松的场域”。这一区域需要一定的激励机制,不会让人觉得无聊或者不感兴趣。

  席勒在他的一封信中写到有关人类美学教育的问题,只有当一个人觉得自己完全符合“人”的所有定义时,他才会游戏;人只会在他感觉到自己是一个完整的人的时候,他才会游戏。这个地方就是提供游戏激励机制的“放松的场域”。

语言游戏的系统化力

  系统展示语言游戏从教学法的角度来看并不容易。不同游戏种类之间的分界线并不明晰,在进行归类时可能有各种分类方法。根据语言学习的目标,我们可以将语言游戏分为:语言学游戏、交际互动型的游戏、创造性的游戏、跨文化的游戏或者系统化的游戏。当然我们也可以根据游戏策略来划分,有些游戏作为另一种形式的语言练习,有些游戏则关注学习者的能力培养。

  不论什么情况,教师应当追问,通过游戏希望锻炼学生的哪些能力或子能力(专门化),学生在这个领域目前的水平怎样(现状分析),学习目标是什么(目标具体化),语言学习游戏应当选择哪种教学法更加适合——游戏应当起到引导、巩固、自动化、灵活性、系统化、再激活、连接性中间的哪种作用(选择方案)。另外我们还需要检验所选择语言游戏是否既能符合语言的目标,也能符合游戏的目标。

  适合在语言学习中发展各种能力的游戏形式包括:

  • 棋盘、牌类、骰子和积木游戏,例如:Memory(记忆)、Quartett、Bingo和多米诺牌各种形式的游戏,这些游戏要求玩家将词汇和图片配对。还有一些棋盘游戏设计了走到某一格的玩家需要抽取行动或者实践卡片,玩家必须完成卡片上的规定任务。
  • 记忆力和猜答案的游戏包括Kim游戏、抓阄游戏、答题猜谜等。
  • 反应游戏包括打赌游戏,玩家必须抓取图片和词汇卡片,还有词汇联想游戏,可以考虑使用接球的方式来进行。

  游戏当然也有电子版的形式。电子游戏保留了基本的游戏规则,由于使用了特定的媒介,这类游戏创造了特别的“游戏空间”(参见: 阿特豪斯的文章).面对众多的游戏形式和内容,教师可以找出最适合的游戏,使用在课堂教学中,达到教学目的同时也能收获一分乐趣。

参考文献

卡林·克莱平(Kleppin, Karin):“语言游戏和语言学习游戏”发表于:卡尔-理查德·宝施登(Bausch, Karl-Richard et al.)(出版人):外语教学手册。5.2007版,263-266页。

诺贝特·萨克森(Sachser, Norbert):一边游戏一边学习语言“儿童的行为形态学评述”。发表于:乌里希·赫曼(Herrmann, Ulrich) (主编):神经教育学。符合大脑运作机制的教学基础和建议。外恩海姆和巴塞尔:贝尔茨出版社(Beltz),2009年,19-30页。

米夏埃拉·桑巴尼斯(Sambanis, Michaela):外语课程和神经学。图宾根:Narr2013。

.曼菲尔德·施毕茨(Spitzer, Manfred):“一边游戏一边学习语言席勒和成长因子BDNF。”发表于:神经治疗(27/2008)5,第458-46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