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的最新发现:神经科学的视角 语言进入大脑

语言进入大脑!
语言进入大脑! | 插图:梅丽•比吉尔(Melih Bilgil)

作为成人或者青年学习语言真的那么困难吗?如果是,那原因又何在呢?神经学为我们提供了一系列的回答,研究结果是对上年纪的学习者的一种鼓励。

摘要:

       神经科学是一个十分积极的研究领域,这门学科尝试通过观察大脑工作情况来获得大脑的相关信息。通过对儿童时期大脑发展的认识和对语言区的定位,以及对大脑所谓可塑性的研究结果,即:学习和训练可能对大脑形成怎样的改变,神经科学试图为我们解释语言学习的问题。借助神经科学,我们可以更好地解释为什么上了年龄的人学习外语比较困难。但研究也表明了,任何时候开始学习都不算晚。

       得益于成像技术和方法的发展,大脑研究可以借助这些新的技术和方法,神经科学在过去二十年里经历了一场空前的快速发展。最具有跨时代意义的技术是功能性核磁共振呈像(fMRT),图像使用不同颜色标注大脑活动区域——从1990年代初开始人类大脑中神秘未知的领域如今也变得可视化了。神经科学的研究者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观察大脑的活动情况,通过这种方法解答许多问题,其中也包括有关语言学习的问题。

儿童如何学习语言

       儿童学习第一语言——有可能是一种语言,对于生活在双语或者多语环境中的孩子而言可能是多种语言,在这个时期,大脑特别适合语言学习。来自周围环境的其他刺激并不为大脑所处理,而是直接过滤掉。这样一来,儿童的大脑就可以“专注于”处理语言。

       在两岁到五岁的这段时间里,神经元的突触数量达到最高值,这些连接神经细胞的交流站在学习过程中起到最大的作用。在这最关键或最敏感的大脑发展时期内,大脑有可能找到最适合语言的区域和连接网络,并将儿童所使用的语言扎根在这个位置。

       敏感时期或者说“关键时期”指的是儿童发展的窗口时期,在这个时期里孩子的各种能力的获得似乎都不费吹灰之力,语言能力也是如此。两岁到八岁的孩子醒着的时候平均两个小时学习一个新的单词,一天平均可以学习8个单词(库特,2011:166)。快速和成功的语言学习需要环境,好的环境能为语言发展提供必要的推动。语言学习显然光听是不够的。更重要的是语言互动的质量 (参见:库特,2011:33,桑巴尼斯2007)。这意味着,大脑不但可以配合内容特别丰富的信息输入,也能适应较弱的语言刺激或变化较少的语言互动。语言习得与大脑结构的变化密切相关。

       在分子层面上,脑源性神经营养因子(BDNF)负责激发敏感阶段的产生。这种蛋白质所激活的大脑区域“可以增强我们的注意力——让我们聚精会神地专注一件事情,度过整个关键期”(道奇,2007)。也就是说,我们的关注点将集中在一点上,并且在整个期间都不会移开。通过这个方式,结合语言刺激后,大脑会形成一定的结构,我们需要这些结构来掌控语言互动。这一特别的专注力让孩子们轻而易举地就能学习一门或者多门语言,比成年人学的快。

       如果敏感期内建立了合适的结构,在BDNF成长因子的作用下,窗口期会再次闭合。专家认为窗口期结束于8岁到青春期这一时间段内。

为什么窗口期会关闭?

       既然敏感期内学习如此高效,为什么窗口期不一直打开呢?有很多重要的理由与人体的其他发展有关,也与大脑的基本运作方式有密切的关系。大脑的工作原则首先遵循稳定的原则:经过一段强化的建造和改造过程后,栽种下的种子首先要等它生根发芽,在休整和整顿期间内进行加固。如果永远为语言学习开着一扇窗户的话,其他能力的发展就会遭遇阻碍。就像聚光灯一样,总把光集中投射到一个区域里,在敏感阶段集中在特定的区域,让所有的能量汇聚到那个地方,与此同时——形象一点说,其他的地方却隐藏在阴影中。为了让儿童在其他能力领域也能得到有效的发展,我们必须把聚光灯对准其他地方,不再局限于语言的习得。

语言在大脑中的位置

       研究者通过成像的方法试图解释哪一块大脑区域负责接下来发展阶段中的其他语言部分的贮存。之后习得的语言可以贮存在同一片大脑区域,也可以与原先的区域有重叠,或者完全分属不同的地方(参见:米勒, 2013: 58页起)。这种情况出现的原因显然和很多不同的因素有关联。如果儿童在敏感期学习了几种语言,不同语言在使用频率、深入程度和交流互动质量方面具有可比性,那么很有可能这些语言最好能贮存在同一片适合语言发展的大脑区域,或者至少在区域上有部分重叠。

       非常重要的一点是,要通过经常使用语言来加固大脑的相应结构。这一点也针对儿童时期所习得的语言。成人后一般每天都会使用母语。如果多年来一直勤奋使用这些语言,那么大脑中适合语言的中心就会确立下来,用于贮存语言和负责语言的发展。之后所学习的新的语言必须努力进入这一固定的结构——或者转移到其他不专属语言加工的大脑区域,一般会放在加工记忆的大脑区域,进行存储。在青春期或者更晚时期所学的语言大多数情况下都会贮存在其他的大脑区域,也有可能放在不主管语言的大脑半球。

每一种语言都能找到自己的位置

       神经科学的这些研究成果可以作为对老师和学生的鼓励。学生应当对自己耐心,老师也应该对学生有耐心。好消息是:对于所有一切需要使用的、经常练习的和经常使用的事物,大脑即使在成人年龄阶段也会为它们安排一个位置,因为大脑是非常具有适应性和灵活性的器官。

       成年学生比起儿童在策略方面和选择个人喜好的学习步骤方面更具有经验。这些应该与外语课程的方法论结合在一起进行考量。除此之外,年长的学习者可以更好的使用认知的各种途径,比如图示、建模、文字和语言。他们也拥有各种方法来学习语言,其中有些方法在儿童语言学习期中也已经使用到了。

参考文献

诺曼·道奇(Doidge, Norman):改变自身的大脑。纽约:企鹅图书,2007年。

马汀·库特(Korte, Martin):如今的孩子如何学习。科学界对孩子的大脑知晓多少。慕尼黑:高德曼(Goldmann)出版社,2011年(第二版)。

霍斯特·米勒(Müller, Horst M.):心理语言学——神经语言学。帕德博恩:威廉芬克出版社(Wilhelm Fink )(UTB 3647) 2013。

米夏埃拉·桑巴尼斯(Sambanis, Michaela):来自行动的语言。小学中的英语和法语。朗道:VEP,2007年。

米夏埃拉·桑巴尼斯(Sambanis, Michaela):外语课程和神经学。图宾根:Narr出版社,201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