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的最新发现:认知互动过程 学习= 认知 + 互动

学习 = 认知 + 互动
学习 = 认知 + 互动 | 插图:梅丽•比吉尔(Melih Bilgil)

外语的习得不仅仅是脑力工作,同时也在社会环境中发生。互动在这里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在实践中,这一观点对语法纠错和对外德语课程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摘要

       外语学习中的认知互动过程是很多理论和研究的考察对象。这些研究结果可以帮助我们更好理解成功学好一门外语需要满足哪些前提条件,外语教学的课堂如何提供必要的前提,对外语学习做一定的促进。还有一些研究结果矛头直指日常外语课程的有效性,提出了诸多质疑,并要求对第二语言和外语课程的设置和执行做出改进。本文将介绍其中的一些观点。

       外语和第二语言的学习和掌握过程可以大致描绘为认知过程和社会化过程的集合。这些认知过程在学生个体的认知系统中发生,但也总离不开特定的社会环境,因此过程受到不同外部因素的影响。每个负责外语教学的老师都明白:学生不一定会掌握老师课堂上教的知识点。他们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掌握某些知识点,在此之前不断重复犯同样的错误(首先是语法错误),然后某一天这个错误突然就消失了。另外,学生会学习到一些课堂上并非重点教授的事物。

错误是不可避免的中间阶段

       不管老师对语言规则的解释有多么好,语言结构方面的练习做的有多么勤,某些语法错误会不断重复地出现。学生可能在语法练习中答对题目,似乎没有问题,但在口头表达和写作时却经常犯错。很多研究证明了,某些关键语法结构的学习必须依照一定的顺序来进行,这一时间排序不能颠倒。当学生真正“足够成熟”的时候,也就是说掌握了对学习新语法知识点必要的语言结构后,他们才能掌握新的知识点。在这个过程中,学生会经常重复出现一些非常典型的错误。不管学生的第一语言是什么,这个错误似乎不可避免。

       可惜这一研究发现仅仅局限在某些特定的语法领域,但这些领域很有意思。正是因为这些语法特点,人们才觉得德语是一门很难学习的语言!很多证据表明,在德语学习中,特别容易出错的是主句中的动词第二位、句子倒转和从句中变位动词最后一位这几个语法点。语法的学习过程也应该按照这个次序来进行。德语的四个格、形容词变位和动词形态学也存在类似的提示,尽管这些提示和意见没有得到很多研究的证明。

       对于外语课程可以从这些研究结果中得到哪些借鉴,目前的意见还不统一。某些语法领域的研究表明,认为语法学习是浪费时间的说法是没有道理的。但至少有一点我们需要认识到的是,错误是通向外语学习成功之路的必经阶段。另外,我们也可以从此类研究结果中得出,外语课堂教学的时间有限,应当在语言的其他领域(首先是词法)和内容方面(比如国情学)投入更多的时间。

通过“说”和“互动”学习语言

       如果没有适合难度的语言输入,我们就不会学习语言。根据新的科研发现,语言学习光靠这一点是不够的。除此之外,学习者还需要会说和会写,通过语言生产来学习这门语言。在这个过程中,口头表达上的互动非常重要,老师和学生之间的口语互动,母语者和非母语者之间的口头互动,以及非母语者之间的互动。互动伙伴可以解释没有理解的内容,彼此的理解是可以通过行为和互动来“商量达成”的,通过这个过程也可以消除交际中的障碍。反馈和语言纠正的过程都可以检验自己的理解是否正确,解释言语的内容,或者帮助我们重新组织学习,重新尝试表达。在这里,语言输入做了修改,输入信息的一部分为学生所理解,或者为学生所使用。有证据表明,只有当学生使用外语或第二语言时,学生才被迫去真正使用和扩充他们已经习得的语法知识。但学生需要表达,而且表达的目的不仅仅局限于理解,这时候学生必须将词汇排列成具有一定功能性的句子。这个过程中学生要使用自己已经知晓的语法。在理想状态下,这些句子甚至会自动生成。

这取决于质量!德语作为外语(DAF)和第二语言(DAZ)

       对外德语(DAF)的学习中,课堂互动尤其重要。因为在世界很多地区用德语口头交流的机会是非常有限的,几乎只发生在课堂上。对外德语的课程中,老师说话的时间占比很高,即使学生练习口语,往往也需要遵循一定的对话模式,因此学生可以自己口语组句的时间很有限,更不要说是自由发挥了。同时,不少学生对开口说有障碍,或者因为个人性格的原因不太敢说,这些因素也影响了学生用外语参与互动的积极性程度。外语老师倾向于控制课堂讨论的大部分时间,学生往往扮演着比较被动的角色,只需要做出回应即可。因此,我们需要做出努力让对外德语的学生在课堂上能多发言。首先,我们应当给学生更多机会,让他们参与到设计课堂互动环节。

       相反,德语作为第二母语(DAZ)的学生理论上有很多机会可以用外语互动,他们在日常生活中可以时时感受和学习第二语言,差不多天天“在大街上“学习德语。但仅靠日常生活中与德语的接触不足以学好德语,移民较多的德语国家目前很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可以解释这一现象的原因有很多,其中包括与德语母语者接触和练习的频率和质量。社会文化学理论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整个背景情况。有研究证实,移民一般不缺少学好第二语言的动机。但移民缺少社会参与,机会不均等和相对较差的社会经济条件限制了他们与母语者互动的可能,让移民无法“接触到语言”。

引起注意和纠正错误

       自从1980年代初期二语习得对有意识的“学习”(Learning)和无意识的“习得”(acquisition)做区别后,学术界一直在上演着关于有意识学习过程重要性的讨论。相应的研究结果呈现出异质性,彼此矛盾。目前,大家达成的一致意见是,不管是在设计好的课堂内还是在课堂外都发生着有意识和无意识的学习,这种现象也叫做“顺带”学习。很多研究发现,意识和互动往往在一起发生作用:互动可以促进语言学习,因为在这个过程中,学生的注意力会被转移到外语或第二语言的语言特点上,这些特点是学生需要学习的知识点。根据认知互动学的理论,语言输入有机会为学生所习得,但前提条件是学生真实“感知”了输入的信息。比如,学生在互动中发现,自己所使用的学生语言在一些方面与对话伙伴的语言使用有差异。但是这里并不一定要求学生能认识到或者理解普遍原则或者语法规则。

       与此同时,我们也需要对错误纠正的有效性发问,特别是针对课堂互动环节中的错误纠正。反馈和纠正是否在根本上能促进语言的学习,对此观点不一。越来越多的研究结果表明,上述论点并不适用所有的错误改正的方法。外语教学法往往认为,课堂互动中的口语纠错一般考虑到学生的面子问题,因此比较隐晦,这样的纠错不一定能为学生所感知,因此不会有多大的效果。老师纯粹(顺带的)改变表达或者间接改正语法错误一般不会带来预想的效果,因为学生的注意力很可能在其他事物上,并不会留意到老师的纠错。

       不是每一个直白明显的纠错和改正对于语言学习都有促进作用:上文所提到的语言学习在一些核心语法领域有时序性的问题,课堂或者其他方面的影响都不会改变时序,纠正错误也达不到希望的效果。

参考文献

艾瑞克·迪尔(Diehl, Erika); 海伦·克里斯蒂安(Christen, Helen); 桑德拉·劳恩伯格(Leuenberger, Sandra); 易莎贝尔·佩尔拉(Pelvat, Isabelle); 特蕾莎·施多德(Studer, Thérèse):《语法课:竹篮打水一场空?二语习得研究》。图宾根:尼迈尔出版社(Niemeyer),2000年。

罗德·艾丽斯(Ellies, Rod), Shintani, Natsuko:《从二语习得探究语言教育学》。伦敦/纽约:劳特利奇出版社,2014年。

布丽塔·胡斐森(Hufeisen, Britta); 克劳迪娅·芮默(Riemer, Claudia):“语言习得和语言学习”。发表于:克鲁姆;布丽塔·胡斐森(Hufeisen, Britta);芮默(出版人):《德语作为外语和第二母语国际手册》(《语言学和交际学手册》卷35.3)。柏林/纽约:德古意特出版社,2010年。

帕斯提·莱特布朗恩(Lightbown, Patsy M.); 妮娜·斯帕达(Spada, Nina ):《语言如何学成?》第四版。牛津:牛津大学出版社,2013年。

马蒂亚斯·舒尔曼(Schoormann, Matthias); 托斯顿·施拉克(Schlak, Torsten) (2012):“二语和外语课程中的口头纠错策略”。发表于:《语言学和语言教育杂志》 3/1, 15–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