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语如何习得?多语言 多语能力既是开始,也是目标

多语能力既是开始,也是目标
多语能力既是开始,也是目标 | 插图:梅丽•比吉尔(Melih Bilgil)

如果学生已经会两门或者多门语言,这些语言知识对新的外语学习会产生哪些影响?如果语言学习者本身已经有不同语言的经验,并将这些经验带进课堂,这会对外语课程带来哪些改变?多语言研究初步回答了这些问题。

摘要

       会两门或者两门以上语言的人的数量在全球范围内不断增长。这一现象与日益交错的国际关系和交通出行的便利有关,同时也有人逃离战争和饥荒,有些人则需要寻找工作或者出于其他的原因来到异乡,学习不同的语言。德语学习的课堂上,越来越多的学员有双语或多语言的能力。这样的情况对接下去的德语学习会带去怎样的改变,我们对此首先在研究领域进行了探讨,考察了移民对语言发展、幼儿教育和普通教育所产生的影响。下文为大家介绍一下研究的部分成果。

       在研究语言教学时,研究对象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是“常规单语”的学生。特别讲究欧洲传统的教育系统认为:年轻人“一般”在单语的环境中生活或者成长起来(高格林,1994年)。这种观点现在仍然不少见。他们认为儿童在中小学的课堂上第一次接触到双语和多语言的现象。学校有意识地创造了双语和多语言的场景。按照这种观点的思路,我们可以控制学生如何结识一门新的语言,如何分阶段习得这门语言。

       这种“正常情况”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双语性”的存在。这里指的是少数语言圈子里生活的人们,比如萨克森州和勃兰登堡州一些地区的索布语少数民族。另外还有一些“双语家庭”,父母来自不同的国家,说不同的母语,并将两种语言教授给孩子。

       这种“常规情况”和“例外”的观点已经过时了。移民所带来的语言丰富了目的地国家的语言结构,德国也不例外。我们虽然没有任何官方数据,但可以肯定的是,德国——至少在大城市,除了德语之外,日常生活中存在超过100种语言(高格林,2010年)。

       多语言现象成为语言教学的基本前提条件。每天与两种或两种以上语言打交道,这种“不受控制”的经验改变了个人学习的前提条件。学生集体中语言异质性的情况也对教学提出了要求,教学时需要考虑到不同语言群体的特点。

语言知识是多语言的优势所在

       对于双语性和多语言性在教育方面对外语学习和学校成绩而言究竟是好是坏,研究领域争论不休 (高格林、诺曼,2009)。非单语环境中的生活对学习会产生影响,这一观点已经形成共识。一门语言的经验会影响下一门语言的学习过程和学习结果。

       研究者公认的一点是:双语性和多语性有助于提高认知水平。因为可以选择不同语言交际的人不断面对决策,他们需要决定使用哪种语言。说话者必须首先估计对话伙伴是否能听懂自己所使用的语言。这个过程是语言知识领域中对认知能力的不断训练。

       有一点已经通过了实证研究的验证:多语言环境中生活的儿童能够更早区分言语的意义和形式,他们的区别能力更强(巴拉克、拜洛克,2012)。受过很好训练的“认知控制”能力有助于语言的学习和其他方面的学习。多语言能力也能促进个人的语言学习。

Video wird geladen
Vorteile von Mehrsprachigkeit (EN) | © Cristina Costantini / ABC
 

多语言的课堂

       传统意义上,外语教学一般假设有一门参照语言,班级里所有的学生都会这一门语言,而且学生在这门语言上已经达到了“母语”水平。现如今很多班级的学生却无法满足这一前提条件。我们只能说,德语学校中的学生都有德语的基础。但学生的德语水平层次不齐,不能达到“母语”的水平。

       语言教学研究并没有考虑到这种变化的情况(利窦等,2014)。很少一部分语言教学的研究考虑到班级多语言构成对外语教学将产生的影响,其中包括DESI – 德语英语双语学生的成绩和表现,国际研究项目。这项研究表明,原本就有多语言能力的学生在外语学习中占有优势(高贝等,2011)。但老师需要在教学法和方法论上通过精心的设计来让这些优势显现出来。教师尤其需要思考如何将一部分学生的多语言优势对学习小组中所有的成员产生积极的影响。

       初步的实证调查表明,如果教师能够调动所有学生的不同语言经验,让学生把其他语言的经验带入外语学习的课堂,这样的做法能提高外语教学的效率,产生积极的效果。特别在理解语言现象时,这样的教学方法很有效。这一方法也可以采用在词汇和语义解释中,以及语法功能的理解方面,有助于学生理解发音系统和书写系统之间的联系,或者当一些惯用语能够产生画面感的时候(斯伦斯,2014)。也就是说,课程激活了双语或多语所训练的元语言能力,并对之进行了系统化。优秀的课程能够有的放矢地完成语言之间地转换,将一门语言所学到地内容系统化运用到新语言中的能力。

       我们已经具备相应的教学法,可以帮助我们达到此类的教学效果。这些方法注重在目标语言的特点中学习元语言的知识(胡弗艾森、马克思,2007)。我们不会一味高歌多语言的好处,至少我们可以系统地使用双语或者多语环境中在大多“不受控制”的情况下所获得的语言经验,它们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学习外语。

参考文献

拉鲁卡·巴拉克(Barac, Raluca); 艾伦·拜洛克(Bialystok, Ellen): “双语对认知和语言发展的影响,语言的角色、文化背景和教育” ,《儿童发展》 83 (2) 2012, 413-422。

凯斯汀·高贝(Göbel, Kerstin); 多米尼克·豪赫(Rauch, Dominique); 斯文雅·费洛夫(Vieluf, Svenja):“土耳其、俄罗斯和波兰裔中小学生的学习条件和学习成绩”,《跨文化外语课堂杂志》16(2)2011,50-65页。

尹吉德·高格林(Ingrid Gogolin):《多语言学校的单语习惯》。敏斯特:瓦克斯曼出版社(Waxmann),1994年。

高格林:“关键词——多语言”。 《教育学杂志》 13 (4) 2010年, 529–547页。

高格林;乌苏拉·诺曼(Ursula Neumann)(出版)《双语的争执——针对双语性的讨论》。威斯巴登:VS出版社,2009年。

布瑞塔·胡弗艾森(Hufeisen, Britta); 尼可拉·马克思(Marx, Nicole )(出版人): 《EuroComGerm——7个滤网》。学习阅读日耳曼语言。亚琛:舍克出版社(Shaker), 2007年。

大卫·利窦(David Little); 康斯坦丁·隆恩(Leung, Constant); 皮耶特·冯·阿维迈特(Piet van Avermaet)(主编): 《驾驭教育中的多样性:语言、政策和教育法》 。布里斯托尔: Multilingual Matters有限公司,2014年。

斯文·西恩斯(Sierens, Sven)阿维迈特: “教育中的语言多样性:从多语言教育到功能性多语言学习。”,发表于:利窦、隆恩、阿维迈特(主编): 《驾驭教育中的多样性:语言、政策和教育法》。 布里斯托尔:Multilingual Matters有限公司,2014年,204-22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