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难民学习德语 法瑞德的新词汇

要在德国受教育,第一步是掌握德语
要在德国受教育,第一步是掌握德语 | © Igor Mojzes – Fotolia.com

中东和欧洲的危机让成千上万的年轻难民来到德国。他们在专门设置的课堂里学习德语。而他们的德语老师则面对着巨大的挑战。

       在一个下着雨的冬日,法瑞德(Farid)坐在乌尔赫普福特职业学校(Ulrepforte)国际促进班(IFK)的课桌旁,他所在的学校位于德国北威州首府科隆。这位从叙利亚逃难来到德国的16岁少年对逃往途中的经历只字不提。几个月前,他逃离了完全被摧毁的叙利亚城市阿勒颇。国际促进班的老师安妮•梅乐(Anne Mehler)说,法瑞德从不张口说话。这个来自叙利亚的年轻人警觉地坐在那里,和其他65000名身处德国的难民孩子一样,一声不吭地与其他众多的难民和移民一起坐在特设的课堂里,为的是以最快的速度学会德语,融入德国社会。

老师需要支持

       中小学里的难民数量相当惊人。难民家庭的孩子德语水平参差不齐,这对老师而言是一项巨大的挑战。“一些孩子已经会说一小段德语,还有些孩子却一句不会。有些孩子是文盲,也有些孩子适合去读高中,以后考大学。这些小难民们来自不同的文化圈子,曾经接受的教育方式和教育风格差别很大,他们所学习的发音和书写系统也很不一样。” 北威州教育和幼教行业协会(VBE)的主席乌多•贝克曼(Udo Beckmann)为我们介绍了学生的情况。贝克曼说,老师们对这项挑战的准备并不充分,他们需要进一步的支持:他们需要翻译、心理学家和社会义工的帮忙。专家倡议提供更多的师资培训机会,让老师们理解政治避难申请者的法律权益和社会处境,以便老师们可以为这些弱势群体提供社会教育方面的帮助。

       负责不莱梅跨文化事务和移民促进项目的赫穆特•可贝克(Helmut Kehlenbeck)解释说:"过渡住所、陌生国度、新的语言,这些对一个人而言意味着诸多限制,让人不安,一切都似乎有时限。”他认为,很有必要让这些移民和难民家庭的孩子尽早在德国上学,同时进行德语教学,让他们尽快融入德国社会。这些孩子可以根据年龄进入普通的平行班学习或尽早确定职业方向。

学习的难点和面临的问题

       要在德国受教育,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是掌握德语。而对于年轻难民一代如何习得德语的问题,并没有统一的和具有连贯性的规则和标准。年龄小一点的孩子常常编入常规的学校班级,有一些学校还平行开设了对外德语课程(DaF)。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个人倡议和个人行为,比如不少退休教师开设了私人的德语班。

       这些孩子中的幸运儿一开始就有机会进入国家开设的语言学习班,获得更为长期的资助,并在今后的职业发展方面得到更多的支持。德国所有的联邦州都开设了此类班级。这些特殊的班级针对德语初级水平和中级二阶段的水平,面向所有年龄阶段的难民家庭的孩子。在不同联邦州里,这些班级分别有着不同的名称。巴伐利亚州称之为“过渡班级”, 不莱梅叫它“预备班”,北威州取名为“接纳班级”或“国际促进班”(IFK)。北威州的国际促进班针对16岁以上几乎不懂德语的政治避难申请者和移民。目前中学中的难民主要以这个年龄阶段为主。在这类班级中,年轻人可以提高德语水平,同时学习职业的基础知识。课程不打分。班级中一半的难民在两到三年的学习后进入职业学校深造。

       科隆市内有15个国际促进班,科隆社会融入事务中心将大约300名学生编入了国际促进班进行学习。梅乐老师说,大多数学生起初都只是初学者水平, 只会用德语组织短句,使用从句只会用"因为”做连词。

偏离生活现实

       如果未来要进入职业学校的常规班级,学生们至少在日常会话和职业生活中有能力自行造句,顺畅交流。很多青少年在上国际促进班之前都已经上过社会融入的必修课,这些必修课同时也带有语言教学的部分。梅乐老师说:“但这还远远不够,他们需要做的更好,需要超越初学者的水平。"

       梅乐老师有很多德语教学的教参。但教学资料和课本内容必须符合语言学习者层次不齐的语言水平。“德语教科书中的很多主题与难民生活的实际完全脱节”,梅乐说。课本中缺少对难民居住环境的描述,缺少生活实践所需的信息,比如关于货币的信息,我们在德国怎么写信封、怎么填开户单据和汇款单。

       为此,梅乐只好自己编制教材和准备教案。除了教案之外,她还准备了一个自学文件夹,其中包含了有关不同职业的文本,比如木匠和机动车技工的职业构成。

“单单学语法是件无聊的事情”

       梅乐将语法与难民的生活境遇结合在了一起。她管这种教学方叫作“走后门学语法”。“Wie findest du es, dass... die Schule um halb acht anfängt?(中文:你觉得,如果……七点半上课怎么样?)”梅乐老师通过这样的问句,让学生用德语语法中的从句连词"dass"来展开一场激烈的讨论。这位富有经验的老师认为:“单单学语法是件无聊的事情。”

       但她在课堂上仍然会规避这些小难民所经历过的可怕的逃亡经历。她怕谈及这些话题后,课堂局面将无法控制。但在教学过程中老师和学生仍然无法回避德国警察与难民狭路相逢的情景,以及那些日常生活中难民所遭遇的歧视。在教室的前方挂着一张白色的大海报,海报上端赫然写着“生词”两个大字。在这张大海报上写着学生们必须背诵的生词:“das Formular (表格)”、“das Amt(政府部门)”或者“die Behörde(政府机构)”。这些生词来源于学生的日常生活。毕竟这些孩子中的大多数人居无定所,生活动荡,目前暂时居住在宿舍里。

       他们经常要和政府机构打交道,不管是为了居留许可,为了找住所,还是为了钱。大多数人不希望得罪政府机构,他们希望能留下来。可贝克说:“很多难民孩子的成绩很好,也愿意融入德国社会。”他们将学校学习的时光视作宝贵的机会,开启人生新的篇章。难民孩子进入学校学习时的年龄越大,他们要面临的挑战就越艰难,老师的任务也更加艰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