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语教师资格认证培养、进修和继续教育 发展和联网

德语教师资格认证
德语教师资格认证 | 插图:梅丽•比吉尔(Melih Bilgil)

德语教师培养是德语作为外语或第二母语教学的基础。合格的教师应具备怎样的资质,从而应对新的全球性或地区性挑战?

摘要

       德语教师资格认证可反映德语在某地区和国家的地位。德语作为外语课程的重要性在某地区的降低或增强,将对德语教师培养和高校日耳曼语言学产生影响。国家教育体系为教师培养制定了各种各样的规则,对外文化和教育政策可为德语教师资格认证提供有益支持。由于全球人口流动加剧,灵活性、适应性及终身学习能力等核心竞争力成为培训、进修和继续教育等资格认证的主要目标,包括掌握基础的教学方法和理论及实践导向的思维模式。

       德语教师职业原则上属于学术培训职业。但这并不意味着将德语作为外语或第二母语的地区,只有获得学术资格认证的教师才能授课。其中的原因不一而衷,例如只有欲在德国移民融合班授课的对外德语教师,需出示德语作为外语和(或)第二母语的培训证书。如果没有此证书,则至少需在具有资质的培训机构额外进行资格认证。在其他面向移民进行语言推广的领域,招聘教师时则缺少此类质量保障机制。此外,德语作为第二母语的教学活动经常处于困难且不安全的工作环境中,甚至不支付薪水。“德语作为第二母语教师”或“对外德语教师”这些概念在德语国家也未受到保护。在这些地区及海外非正规教育过程中,教师所应具备的资质通常由私营语言学校等培训机构自主决定。

       国内外公立学校和大学的情况则截然不同。在这些机构,只有满足国家或地区条件(不同大学课程的范围和内容不尽相同)的人才能教授德语。取得学术资格认证并不一定能保证德语教师获得丰厚的报酬,这在全球都是一个悲哀的现实。

更好地协调课程

       在很多国家,对优秀德语教师的需求与日俱增。部分地区存在严重供不应求的状况——例如在某些地区,德语课程的需求短期内大幅攀升。某些国家的德语需求有所下降;学习德语的学生数量同时也在下降。某些学校中,英语成为“通用语言”,或德语不再作为地区社交语言,从而被排除在学校外语课程表之外,这种现象会对对外德语教师培养及大学日耳曼语言学的生存造成严重的后果。但有时恰恰是在这些国家,非正规德语课程的需求不断增长,然而却缺乏合格的师资力量。

       同时,由于德语学习者目标群体以及学术和教学法的不断发展,德语教师培养任重而道远。人们对德语作为外语和第二母语职业领域的能力要求和期望也与日俱增:人们期望合格的教师除了具备语言、专业、教学方法、媒体和国情知识能力(总是和实际授课能力相关),还应具备一般教育能力,从而持续提升与职业相关的思考和行为能力。

       这些新的发展要求开发新的教育理念,如何改善和加强德国教师培养架构,如何配合传统教师培养招募和培养合格的教师。这些理念须跨区域灵活实施,同时也要适应不同地区的特殊需求。这些理念必须满足学术和实践要求,并能在急需的地区(成本低廉地)得以实施。鉴于媒体、学习方式、需求状况和学术的迅猛发展,德语教师资格认证应进一步发展成为职业发展过程中的持续资格认证。更好地协调培训、进修和继续教育,不仅是大学,而且是参与其中的半官方机构和其他进修和继续机构的一项重要发展任务。

改善学术型的德语教师培养

       多年以来,学术型的教师培养包括德语教师的培养一直饱受热议。人们通常要求培训与职业和实践的关联性更加明确,并提出与教学相关的问题,大学课程对这些要求的处理方式却不尽相同:德语国家德语作为外语和第二母语的本科和硕士课程中,职业相关性要求(获得博洛尼亚改革支持)再次得到明确体现。不言而喻,德语作为外语和第二母语的教学法和教学实践都是课程的组成部分。

       非德语国家的日耳曼语言学课程的职业相关性和地方、地区及国家的教学改革进程息息相关,也和大学日耳曼语言学系的自我定位密不可分,并不是所有的日耳曼语言学系都认为自己应从事实践导向的工作。德语教师培养取决于国家教育机制,或者纳入大学日耳曼语言学系,或者在国家学术机构成立外语部。因此课程也千差万别。通常,课程的核心内容是文学、文化和语言学以及(根据所需入学语言水平)掌握并提高德语语言知识。关于专业特点、实践导向和职业领域资格认证,即使跨地区的潜在职业领域完全相同,课程也差异巨大:“德语教师职业”、“翻译/口译”、“跨文化(经济)交流”和“学术活动”。

       近几年,国际德语教师协会(IDV)或国际日耳曼学会(IVG)等国家和国际德语教师和日耳曼语言学协会的讨论持续升温,主要聚焦如何继续开发日耳曼语课程,从而更好地满足学术,尤其是职业导向要求。

       大学日耳曼语言学系在世界范围内通常是规模较小(很小)的机构。课程开发取决于相关能力、人员配备和自由发挥空间,这些均由国家、地区和地方条件所决定。大学教学和研究中具有挑战性的工作常常面临人手不足的情况。在“教学法/教授法”或“教育科学/学习科学”以及后备人才培养领域经常产生人才缺口。地方日耳曼语言学部门和德国大学对外德语系成功合作,通过对外文化和教育政策资金支持日耳曼语课程的进一步开发,培养学术后备人才及德语教师培养授课教师。

加强进修和继续教育

       在世界很多地区,对外德语领域迫切需要出台系统的进修和继续教育措施。在德语课程需求短期内不断增长的地区,很快便会出现合格师资力量短缺的问题。很多地区没有对外德语教师学术培训,或培训受到限制。进修和继续教育课程可填补这方面的空白,但日耳曼语言学专业毕业生需要进一步加强课程实践训练。而且即使在德语需求下降的地区,也需要进修和继续教育。正是在这些地区,优秀的教师可提供有吸引力的德语课程,从而使下降趋势不再加速。

       歌德学院通过模块化基础课程 学习教德语(DLL)提供丰富多彩的进修和继续教育课程。此外还举办研讨会和工作坊,由“教学专家”为各地的歌德学院进行策划。地区德语教师协会和国际德语教师协会也提供会议形式的进修课程。

       职业导向的德语课程(学校和职业间的过渡阶段或在职培训)需求高涨的地区,需要合格的、可提供成人教育培训且掌握相关职业语言和具有教学能力的对外德语教师。在学术德语课程领域,对受过专业语言培训的德语教师的需求也与日俱增:例如,在相关德国大学海外项目中,机械电子或法律等专业需用德语授课。专门的进修和继续教育课程也可填补目前资格认证课程的空白——但从全球角度而言,这个领域仍须进一步发展。

       中长期而言,我们迫切需要将专业语言和专业语言教学法资格认证要求纳入基本学术德语教师培养之中。

参考文献

汉斯·约根·克鲁姆(Krumm, Hans-Jürgen);克劳迪娅·芮默(Riemer, Claudia)“对外德语和二语德语教师培养”。发表于:克鲁姆;方德罗(Fandrych, Christian);布丽塔·胡斐森(Hufeisen, Britta);芮默(主编):《德语作为外语和第二母语。国际手册(语言学和传播学手册/HSK,第二卷)》。柏林/纽约:德古意特出版社,2010,1340-1351页。

按瑞特·米德科(Middeke, Annegret)(主编):《海外日耳曼语言学课程发展趋势。语言——语言学——职业相关性(对外德语教材,第84册)》。哥廷根:大学出版社。2010。

不同的作者:“非德语国家学校和大学的德语教学:现状和趋势”发表于:克鲁姆;方德罗;胡斐森;芮默(主编):《德语作为外语和第二母语。国际手册(语言学和传播学手册/HSK,第二卷)》。柏林/纽约:德古意特出版社2010年,1602-184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