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外文化和教育政策 在一千零一所学校学德语

开罗“学校:塑造未来的伙伴”学校
开罗“学校:塑造未来的伙伴”学校 | © 歌德学院/凯-乌维-奥斯特海尔维格

推广德语是对外文化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深受德国政府支持。但海外德语教学和对外德语与对外文化政策有何关系?此外:德国(外交)政策对全球推广德语教学提出了哪些期望?

       一百多年来,德国外交政策中存在一个独立的领域,即所谓的对外文化和教育政策。在国内外活跃着一系列此类组织,为德国赢得国际信任和友谊,并反过来促进德国本土的社会和文化发展。除歌德学院(在全球94个国家拥有160所分院和代表处)之外,德国之声(对外广播)、德意志学术交流中心(高校范围的国际交流)、斯图加特对外关系学会(艺术交流和民间对话)、亚历山大·冯·洪堡基金会(科研交流)和其他非政府组织也投身于此项政府和社会的共同工作之中。

       然而,作为外交政策的“第三支柱”,对外文化和教育政策在公众认知方面却排在经济和安全政策之后。但不可否认的是,相对于政治活动的波澜起伏,国家和社会团体间的社会和文化关系所造成的影响是长期且可持续的。

       这些活动也需要资金来源:联邦议院2013年通过的外交部财政预算中,逾五分之一,即8亿欧元用于维护对外文化关系。与可直接量化收益的经济核算不同,文化交流领域的投资收益通常是间接的,且需要较长时间方能显现。

工具和行动多种多样

       除了促进艺术、音乐、舞蹈、戏剧、科研、考古和文化遗产保护(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等不同领域的交流,语言工作也是对外文化工作的重要支柱。我们资助了很多项目,如“学校:塑造未来的伙伴(PASCH)”项目,国际学生交流项目,覆盖140余所德国和海外学校的网络以及海外高校的德语教学和日耳曼语言学课程。此外,各联邦州也专门拨款,用于国际伙伴学校建设、国际高校教学和研究以及地区和民间组织的项目。

开罗“学校:塑造未来的伙伴”学校学生 开罗“学校:塑造未来的伙伴”学校学生 | © 歌德学院/凯-乌维-奥斯特海尔维格

       因此,在海外推广德语成为德国外交(文化)政策广为人知的工具(参阅阿蒙Ammon 2015年)。因为:“讲德语的人,也可为塑造全面、真实的德国形象做出贡献”(维特Witte 1991年)。而且顺着这个思路,这些人也会购买德国产品,和德国企业合作,让其子女在德国留学并来德国度假。总而言之,教育和文化领域的投资会在外贸和旅游等其他领域得到回报。除了“国际化”、国际政治背景之外,此类行动在世界各地及不同合作伙伴国家彰显不同的地缘政治或战略特征,这一点在下列案例中可得以明确体现。

       “千校学德语”——印度德语教学

       与歌德学院签署的双边协定约定,歌德学院作为合作伙伴,至2017年将在印度千所学校开展德语教学,这是与印度深化教育和政治合作的里程碑,也为加深出口导向的德国经济和印度这个重要的未来市场间的关系提供了机遇。“印度中部”学校7万余名学生参加德语课程之后,我们才发现此语言课程可能会违反某项国家法律。根据此项法律,印度学校的教学大纲中除印地语和英语外,只能教授一种印度(外)语。因此孟买大学德语系于2014年在这座西印度大都市举办了百年德语教学庆祝活动。印度日耳曼语言学专业的情况说明印度年轻人对德语有着不可割舍的浓厚兴趣。

孟买“印度百年德语教学”庆祝活动 孟买“印度百年德语教学”庆祝活动 | © 罗伯特•米歇尔/歌德学院        海外德国学校

       海外德国学校的学生除德裔之外,主要是“外派人员”子女,这些外派人员是从德国派往海外的经济、军队、外交和民间组织等领域的专业和管理人员。这里用德语进行授课,采用“出口”教学计划,并为德国高中毕业考试做好准备。这种课程能帮助他们在回到德国后轻松地重新融入德国教育体系,重返劳动力市场。对在跨国企业和机构工作的职员而言,德国学校非常有助于家庭成员统一认识,促进全球就业。海外德国学校和双语“并轨学校”也接收非德国家庭的孩子,并为其开辟通往德国教育和劳动力市场的道路。掌握德语并接受德国标准的教育培训,可为在政府机关、民间团体或其他跨国企业事业发展奠定基础。

对外语言推广成为“软实力”的一部分

       从短期经济和政治发展角度而言,对外语言和教育工作在国家危机或政权交替时尤为重要,可稳定双边及国际关系。语言和教育工作具有可持续性,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语言和教育工作符合德国外交利益,与对外文化工作和对外交流一起构成德国的“软实力”。德国的国际声誉也证实了这一点。语言和教育工作反过来还可帮助德国树立正面的形象,促进社会谅解,在海外强化基本价值观。语言和教育工作也是双边和国际伙伴关系的基础,有助增强德国的政治可信度。

在“全球化”世界里, 德语学习是否仍合乎时宜?

       欧洲说德语的人口为9000万,是应用最为广泛的母语。全球很多人外语学习德语,一些地区的德语学习甚至呈现上升态势。他们通常都抱有一个目标,在德语地区留学,在德国企业任职或在这些经济活跃的地区开拓事业。

       将德语作为外语对外推广与人口迁移及德国专业人才匮乏密不可分。由于专业人才匮乏,所以需要从海外引进大量专业人才和劳动力。德语推广为多语言和多元化社会的发展提供了契机。因此,德语未来可成为科技、经济、技术和政治语言。但更为重要的是,作为全球深受信赖的合作伙伴所使用的语言,德语应拥有稳固的地位。

参考文献

乌里希·阿蒙(Ammon, Ulrich)(编辑):《语言推广:对外文化政策的钥匙》。法兰克福:彼得·朗格出版社,2000。

阿蒙:“思考、交谈、谈判——德语在国际竞争中的作用。”发表于:库尔特-约根·马斯(Maaß, Kurt-Jürgen)(编辑):《文化和外交政策。学业和职业手册》。第三次修订和增补版本,巴登巴登:诺莫斯出版社,2015,101-113页。

赫姆特·葛吕克(Glück, Helmut):《德语成为科技语言》。多特蒙德:德语基金会(个人出版社)2008。

弗朗茨·史塔克(Stark, Franz):《德语在欧洲。其地位和魅力的故事》。圣奥古斯汀(Sankt Augustin):阿斯格特出版社,2002年。

彼得·乌里希·怀斯(Weiss, Peter Ulrich):《文化工作引起外交争端。1950年至1972年间两个德国和罗马尼亚三角关系中的文化外交关系慕尼黑》。奥登伯格出版社,2010年。

巴霍特·维特(Witte, Barthold C):“德语在世界的地位”。《对外德语资讯(对外德语信息)》18/4 1994年,359-367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