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变革过程中的(非正规)学习 谷歌成为教育场所

在教学中使用数字媒体
在教学中使用数字媒体 | 图片(摘选) © Rawpixel- Fotolia.com

学习仍然几乎只和课堂及考试紧密相连。同时,我们也可通过网络搜索引擎学习:谷歌、YouTube和维基百科也是教育场所。在线课程和学校的竞争与日俱增。或许我们可在非正式学习过程中使用这些工具?

       如何计算三角形的面积?我怎样学习象碧昂斯(Beyoncé)一样跳舞?我可为纯素食主义者烹制何种美食?而且:“纯素食主义”到底什么意思?现在,青少年和成人每天成千上万次在互联网上搜索这些问题的答案。他们要学习时,就会登陆谷歌、 YouTube和维基百科。如果交谈中有些内容不清楚,他们就会使用移动设备,从而使大家共同进步。

非正式学习

       网络学习通常不知不觉中进行。因此从某种程度而言,非正式学习比在教室里学习更“真实有效”。尽管如此,在如下几个重要方面,仍存在一些担忧的声音:通过网络学习的人,会不断受到一些刺激,从而分散注意力。况且在数字空间,我们要同时面对多种刺激。这造成注意力的分配发生改变。我们通常专注于一种刺激,尽量排除其他刺激。相反,在数字环境下我们必须同时面对多种刺激。如何高效应对,是我们面临的一项挑战。 

       但高效使用数字化工具还是大有裨益,因为使用数字媒介进行非正式的学习可满足各种各样的教学内容要求。它可充分调动积极性:

  • 学生此时正想自主学习或了解某些知识。
  • 主动且自觉地学习:学生可决定学习时机、学习方式和学习资料。
  • 因材制宜、内容具体且真实可信:学生可自行决定学习的时间、节奏和地点。
  • 直接有用:学生可自行评估。

       这也适用于外语学习,通过数字化,使非正规学习变得丰富多彩。要学习汉语,首先可以使用智能手机,进行听力训练。可以朗读和复读词语和句子。还有一系列适应学生要求而开发的App,可用于文字学习。

与学校竞争?

       有了这些新的方式,学校及其学习资料和学习方式,不再是唯一陪伴我们学习的模式。一组人群必须在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聚集一堂,才能学习,这种模式越来越难以为继。学习过程不再由空间或时间决定,而是由信息网络决定。

       正因为如此,非正规学习也应在学校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如果鼓励学生在课堂上使用数码设备,他们在教室里也可运用自学的全部内容。因此,学校未来的工作是陪伴和指导青少年自主学习,更善于思考、更简单、更富协作精神地学习。但是:如何实现这一目标?

教学新途径

       有各种各样的途径。最简单的方式是布置必须通过非正规方法才能解答的开放式作业。

  • “用你正在学习的语言和别人交谈。”
  • “为什么奶油搅打时会变粘稠?” 
  • “北京的礼貌和柏林的礼貌有何区别?” 
  • “发展中国家如何获得更多资金:通过发展援助或发达国家移民的汇款?” 
  • “查找我们所涉主题的专家简介。他们对什么感兴趣?他们写作的内容是什么?”

       课堂教学内容可以是此类作业的结果,但也可以是所使用方法和经验。学生意识到非正规的学习过程意义非凡——但同时也可优化此学习过程,并将之运用于课堂之中。

将非正规学习运用于教学之中 将非正规学习运用于教学之中 | © paylessimages - Fotolia.com         接着,教师可创建网页。一开始可以谨慎行事:在推特主页上公布课程链接;维护脸书网页;在教学博客上提供补充信息。这样可引起大家对补充课程的关注。学生也会意识到,其学习对老师而言意义重大。这是取得学习成果的关键要素。

未来的学习

       随时随地可在便携式设备上获取信息、专业知识、学习小组和学习方法。相应的课程也逐年增多。学校可以且应该利用这些课程。计算机和智能手机不再对课堂学习构成威胁,而是使教学变得轻松方便、丰富多彩。通过这种方式,可将传统教育机构的工作转移至网络。这样可使学校重点开展其他工作:例如:加强教师和学生之间的关系或建立学生之间的关系。针对不同学习类型,提供不同学习方式。或者培养非正规学习所需的数字化能力。

参考文献

菲利普·瓦普勒(Wampfler, Philippe):《“社交媒体”一代》。哥廷根,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