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正字法 逗号之死

发明标点符号是为更好地读懂文章。| © chorniy10 – Fotolia.com
发明标点符号是为更好地读懂文章。| © chorniy10 – Fotolia.com | © chorniy10 – Fotolia.com

短信、网聊、帖子—一种新的写作方式已经占据了我们的日常生活。而正字法和标点符号的作用正在日渐衰弱。在写作培训师和出版人马库斯•莱特(Markus Reiter)看来,人们不应高枕无忧。

       莱特先生,作为语言培训师和前报纸编辑,您在读到短信或网络聊天信息的时候有何想法?

       我认为这是一种内部语言,一种书面的社交方式。比如当我看到14岁的孩子们在 WhatsApp上写的东西时,我不得不去查找许多缩写的含义。

       您认为这值得忧虑么?

       不,原则上不。青少年总是试图通过一种自己的语言来和成年人划清界限。语言的作用不只是沟通交流,而且也总是用来划清界限。真正让我感到担心的是现代书写方式的另一个方面。

       我发现,许多作者——也就说不仅是网络聊天中的青少年,而且也包括职业写手——在写文章时越来越多地采取一种松懈的态度。他们似乎把写短信时常用的写作方式运用在长文当中。比如说,您可以在逗号的消失上看到这个现象。

       那么这到底有什么问题呢?

       如果逗号只是在WhatsApp的短信中消失,那么还不是什么大的灾难。但是,如果这出现在较长的文章中,在需要为读者呈现更为复杂的思想的时候——也就是说,不仅仅告诉对方自己午饭刚吃了什么——,这时就会成为问题。人之所有发明标点符号,是出于一个重要的原因:为了把句子划分为合理的段落,从而让读者更容易读懂文章。

口头形态的回归?

       那么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使用句号和逗号的呢?

       中世纪早期还根本不使用标点符号。那时的人们甚至不愿意用空格把单词分开。到了12世纪,会写字的僧侣开始把自己的文章划分成句子和从句之类的语法单元。他们发现这样人们读起来更容易理解文章的含义。

       这种现象和我们大脑处理文章的方式有关。从研究中我们知道,对于常见的概念,我们的大脑会存储词汇图像,这样当阅读的时候,大脑便会用这些词汇图像来与看到的东西进行比较。如果词汇图像与之匹配,那么我们便能迅速理解,反之则会遇到很大的困难。

       是否可以这样说,我们正在经历一种倒退,退回到我们本来早已放弃的文本口头形态?

       在这里我们必须区别对待。就其本身而言,文字朝口头语言靠拢完全是一种积极的发展趋势。通常而言,如果我们试图按照说话的方式来写文章,那么文章会更加通俗易懂。在盎格鲁萨克森语系国家,有在科学性文章中加以叙事性元素的优良传统。但这是一门高超的艺术,需要对文章进行精雕细琢。

       但是,另一种书面口头形态的主要特点就是在写作时偷懒。如果有人认为自己能把一篇写给广大读者的文章写成和在脸书上发给朋友的帖子一模一样的话,那么他就根本不清楚这样做给读者造成了多大的麻烦和负担。

       不过,如果两者都能掌握的话,那岂不是最理想的?既能掌握对等群组可以理解的代码,又能尽量满足通俗易懂的语言标准要求。

       令人遗憾的是,我在自己的讨论课里总会遇到从一种语言代码转换到另一种语言代码时让许多人感到难以理解的情况。如果您请市场营销和 IT 专家把他们的语言代码转换成让非专业人士也能理解的语言,那么许多人都做不到。往往只有这时我们才会发现,这种说话方式的特点是用堂而皇之的词句来覆盖不精确的含义。而这也是在企业内部沟通中经常会遇到的一个问题。

      我常常听到:我的老板总是发给我无法理解的邮件,于是我们就试图搞明白他到底想告诉我们什么。这不仅是对同事的不尊重,同时也浪费了工作时间。

书写的精英化

       您认为我们的写作方式未来将会如何发展?

       这很难讲,因为语言的发展是极其活跃的。目前,书写正在重新朝着精英化的方向在发展。以前书写就是精英化的,而在我看来,如今也不能排除书写重新成为专家独占领域的可能。许多人将会读得更少,同时听得和看得更多。如今所必须掌握的书写和阅读能力要远远少于过去。

       难道我们不总是期待着年轻一代会比以前写得更多吗?

       这是没错。但有趣的问题是,当人们不再通过文章进行交流的时候,这种形式将如何继续发展下去。比如说Vine,这是一种发送超短视频的服务,或是Snapchat应用程序,它主要用来发送照片,或是通过视频来控制设备。或许我们将会看到日益口语化的语言,当它被写下时,就会体现出一种书面口头形态。

莱特| © 莱特 莱特| © 莱特 | 莱特| © 莱特 ​       马库斯·莱特(Markus Reiter),写作培训师、记者、出版人,并担任过《法兰克福汇报》专栏编辑,撰写过关于文化、语言、神经科学和通讯的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