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文章的写作 研讨课上的争论文化

学生必须接触和学习各种科研观点。
学生必须接触和学习各种科研观点。 | © Monkey Business - fotolia.com

基森的尤斯图斯-里比希大学“争论素养”研究项目协调员马丁•施泰弗(Martin Steinseifer)认为,外国学生在用德语进行书面专业讨论时往往面临特殊的挑战。

       施泰弗先生,您的这个德国科技语言研究项目为何名叫“争论素养”?

       在希腊语里,“Eris”的意思是争论。Eristik 这个概念背后的含义是,科研类——并且主要是人文科学或文化科学——文章具有所谓“争论形式”的特点:学者在自己的文章中探讨经过研究得出的各类观点,或表示赞成,或与其划清界限,并由此产生新的认识。因此,争论性文本能力是指在写作中表述各种具有争议性的观点、同时用其解决自己问题的能力。

       那么这种“争论形式”是德国科研文化的典型特点吗?

       不,不仅德国的科学界存在这种争论形式。但德国的一个特点是,在大学阶段的文章里——比如大学生的家庭作业或课堂作业——就要求他们展开争论。大学生需要编写研究性短文,并像那些久已成名的学者一样用语言来表达自己的观点。而这正是许多大学生认为科研类文章难写的原因。

研讨课论文写作是一项挑战

       在参与这种科研讨论时,德国学生和外国学生的基础不一样吗?

       在大学新生中,德国人在刚开始时或许有一定的优势,因为他们已经在中学里——至少在口头上——有过很多讨论的经验,而在其他国家,中学和大学在传统上并不像德国这样重视对知识的批判性探讨。不过,写研讨课论文对所有大学新生来说都是一项新的挑战。因为即使是德国的中学生,他们在写作业时也主要是概括文章内容、内容提要或分析文学作品,而不是进行争论性写作。德国的大学新生和他们的外国同学一样,在进大学之前对科学大多有另外一种理解:通常认为所谓科学就是要发现真理,而不是拿自己对某个问题的解答和他人进行对比并借助好的论点来说服别人。

       外国大学生在写科研论文的时候会遇到哪些语言挑战?

       和我们的想象不同的是,对于外国大学生来说,掌握专业词汇以及语句更长、更复杂的科研类文章其实并不一定非常难。不过留学生面临的挑战是他们缺乏这方面的母语经验。所以他们的困难在于找出德语文章中典型的科技语言特征并将其运用在自己的写作当中。一个很好的例子便是“引用”:外国学生总是习惯把其他人的话拿来就用,要么不做任何标识——也就是不注明这是引用,要么是标识得很不明确。他人所表述的事实被他们同样作为事实拿来表述。这时往往缺乏对研究讨论的指向,比如通过“作者 A认为……,而作者 B则持反对意见,认为……”这样的表述。不过,这种情况也会发生在德国大学生身上,他们虽然在中学里就知道该如何表述他人的论述内容,但却并不了解其在科研写作中的作用。

集体反思对外国学生尤为有效

       那么该怎样让外国留学生了解和掌握德国的科技语言呢?

       很久以来,高校大学生只是被要求阅读那些可用作自己写作范本的文章。然而,恰恰当需要在较短时间内获得进步的时候,同样需要通过针对性措施,让学生了解特定语言手段所拥有的功能以及该如何运用这些功能。现在,许多地区都设有写作中心,可以为德语作为外语专业的学习者提供专门课程或个人写作咨询服务,同时针对大学生的文章给出反馈。我们认为,关键是要帮助他们从阅读阶段过渡到写作阶段。

       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在基森大学,我们为此专门成立了写作争论实验室,简称 Skola。这是一个基于网络的学习环境系统,学生们可以在阅读时在文章边缘写下自己的看法,然后从总体上对文章结构进行重新编排,最后以此为基础写出自己的文章。我们把这种方法运用到自己的课堂教学之中,和学生一起探讨科研类文章写作过程中的各个工作步骤。其中,集体反思对外国学生来说是学习过程中尤为有效的一个环节。当告诉他们有哪些典型的语言手段时,比如该如何标识引用内容,他们便会将其运用在自己的文章之中。当然,这些文章还远远谈不上完美,但却已经具备了科研类文章的特征。令我们欣慰的是,通过讨论,大学生们正在积极学习和掌握这些技能。

施泰弗博士 施泰弗博士 | © 施泰弗博士        施泰弗博士,日尔曼语言文学和基督教神学专业毕业。从2012年8月至2015年3月在基森尤斯图斯-里比希大学“争论素养”研究项目任助理研究员,并担任协调员至今。该项目由大众汽车基金会资助,项目负责人是赫穆特·菲尔克教授(Helmuth Feilke)和卡特琳·雷嫩教授(Katrin Lehnen),研究对象是帮助具有不同语言和科学文化背景的大学生获得科技德语文章写作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