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化行政语言 “连环套句和长单词”

哈利克博士
哈利克博士 | 照片(节选): © 阿尔纳•延森,德国语言协会(GfdS)

德国联邦议会中有一个隶属德国语言协会的编辑团队,其任务是用通俗易懂的方式撰写法律文本、质询或申请。该团队负责人西贝乐•哈利克(Sibylle Hallik)向我们介绍简单表达复杂内容方面存在的挑战。

       哈利克女士,法律语言和行政语言估计在世界各地都是难以理解的。而德语中的法律和行政语言被认为尤为复杂。您认可这种说法吗?

       要说许多国家的法律和行政语言很复杂,这肯定没错。但我并不认为德语特别难以理解。当然,连环套句和长单词在德国的法律和行政语言中的确应用很广。

       您是指像“船舶残骸清除费用执行法”(Wrackbeseitigungskostendurchsetzungsgesetz)这样的词吗?

       是的,在法律简称中有许多复杂的长单词。您说的这项法律的全称是:关于2007年内罗毕国际船舶残骸清除公约费用执行的法律。但这种名称实在是太难记了,因此就规定要使用仅由一个名词组成并包含法律名称关键词的简称。这样就形成了组合词,而有的组合词会很长。另一个例子是电力行业组织法(Elektrizitätswirtschaftsorganisationsgesetz)。

       是否是德语的复杂性导致了所有人难以马上理解德国的法律语言呢?

       原因不止于此。还必须考虑到法律语言是一种专业语言,它首先必须确保法律确定性。不过,一项法律——考虑到它的具体受众——总应尽量做到通俗易懂。而这也正是我们联邦议会编辑部的核心任务之一:在议会的立法阶段,我们会审核法律文本是否正确和易懂,比如指出语法错误或容易误解的地方。我们的工作方式基本上和审查新闻稿的编辑很相似。

相似性有多大?

       一篇文章首先必须确保正字法和语法的正确,这是文章通俗易懂的基础。在选词时,首先注意不要使用过时的概念,比如“vom Hundert”(在100当中),同时避免使用所谓的时髦词,比如“多功能的”或“整体性的”。此外也不应出现委婉语,也就是对事实内容进行美化或歪曲的概念。在遣词造句时,建议使用尽量简单的句子结构,原则上应避免使用套装长句。最后还要检查文本的结构、段落划分、前后逻辑,以及是否存在前后矛盾、省略和多余的地方。

       你们的编辑工作只涉及法律文本吗?

       编辑部最初在1966年成立的时候,我们的主要工作的确是处理法律文本。不过很早之前我们就增加了综合性语言咨询方面的工作。而2009年我们又扩大了工作范围:我们会举办各种学习班,开展轻语言和简单语言的研究,会涉及到法律之外的各种文章类型。

       综合性语言咨询工作是指什么?

       联邦议会的下属行政机构、各个议会党团和议员都可以向我们请教关于语言的问题。其中包括正字法、标点符号和语法,有时会涉及到复杂句子的改写,此外还有称呼或是符合性别平等要求的表述等。

       这意味着你们也为有关政治正确的问题提供支持咯?

       是的,我们的挑战在于既要保证表述的性别平等,又能确保文章的可读性。举个例子:“政府部门必须通知男/女申请人,他/她必须何时提交申请资料。”如果改成“提交申请者”,那么这个句子就会更容易理解。谈到非歧视性的语言,其中还包括在致辞时如何顾及所有性别的问题,也就是不要使用只指向男性或女性的词汇。最好的办法是使用分词,比如“Studierende/学生”。

       其他国家是否也有像您的编辑部这样承担类似任务的机构?

       是的,至少在立法程序语言咨询方面,许多国家都有此类语言咨询机构,比如瑞士、芬兰、爱沙尼亚、立陶宛、波兰、捷克、英国、葡萄牙和斯洛文尼亚。虽然我们可能有这样的成见,但需要解决语言难懂问题的绝非只有德语。

       哈利克博士在汉堡、伦敦和图宾根攻读日尔曼语言文学和英国语言文学,自2013年起担任德国联邦议会德国语言协会编辑部负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