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尔格•德莱格(Jörg Dräger)访谈 “数字化学习将成为常态”

数字化学习
数字化学习 | 照片(剪辑): © ellagrin – Fotolia.com

数字化学习将导致知识的民主化,这是德莱格在其著作《数字教育革命》中的主要观点。可是其具体含义是什么?而且德国人为何至今对此依然心怀疑虑?

       德莱格先生,您在书中认为数字化的知识传播方式将导致教育系统变得更加公正。这是如何实现的呢?

       在美国及许多门槛国家,教育成本较高,教育机会较少,从而推动了数字化教育方式的蓬勃发展。很多人既无力承担补课费用,也上不起大学。而网上则有大量免费的数字化学习内容,数百万人无需进大学和中学的教室便可获得这些知识。此外,学习者类型的多样化也要求提供数字化的解决方案。通过软件和智能数学计算程式,可以根据每个学习者的能力和学习速度量身定制学习任务。而原来的学习原则——大家在同一地点、同一时间进行同一练习——已然过时。感谢数字化的到来让那些一直以来被忽视的群体获得了更多的机会。

       作为您民主化观点的证明论据,免费的在线课程——即 MOOCs(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在这一过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您为什么没有谈到目前对这一教育形式的批评?比如中途辍学者的数量居高不下,另外早就不是所有此类平台都免费开放了。

       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仅仅是第一步。这些课程为大规模学习敞开了大门,但在个人化的学习服务方面还做得太少。目前中途辍学者的数量的确还很高。不过,如果有16万人开始学习斯坦福人工智能在线课程,即使最后只有2.3万人毕业,那也要远远多于一名教授终其一生在传统授课中所能教授的学生数量。

德国人的疑虑

       在德国,我们还很少感受到数字化教育革命的存在。许多老师对在课堂上使用数字化技术更多持怀疑态度。您能理解他们的疑虑吗?

       大多德国老师依然认为数字化学习会成为自己的额外负担。当然,如果把数字化教育仅仅看作是使用iPad  和电子白板,那么可能会得出这种结论。有一点很清楚:并非所有在技术上可以实现的东西对于教育都是合理的。不过在运用数字化技术时,可以做到让它们减轻而不是增加老师的负担:比如借助数字化技术,可以在成分复杂的大班中对学生进行个人化的辅导,或在日益人满为患的大学里为大学生提供指导。

       这是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无法进行个人化辅导吗?

       小的班组最适合老师根据学生需求进行有针对性的辅导。如果换做一个有30个孩子的班,就很难做到这一点。而在门槛国家,一个班往往有50个孩子,这就更不可能了。而在大学里,当教授给教室里的250名学生上大课时,也不可能做到个人化教学。而每名中学生和大学生的个人能力和知识水平都是不一样的。这就使老师面临艰巨的挑战:需要等大多数学生都理解了授课内容吗?可那样又会有人感到无聊和要求太低。还是继续讲下去,但又让许多人感到力不从心?

       数字化技术在这方面能做些什么呢?

       如今,美国的一些中学已经开始采用个人化的教案,电脑可以每天为每位学生重新规划教案。大学也利用软件向每名大学生推荐适合其兴趣和能力的课程,而这些课程也能让他有机会最终通过考试。这样一来,老师和教授就获得了一个新的角色,从原来的知识传授者变成了学习陪伴者。他们把传授标准化知识的任务交给电脑,从而有更多时间专注更为重要的工作:对学生进行个人化的辅导。

不仅是应用

       尽管如此,还是有许多经验证明,有些学生在使用数字化辅助手段时,学习成绩 不是提高而是变差了。而在您的书中,几乎没有提到这一争论。为什么?

       要采用混合形式。单纯的模拟式学习或单纯的数字化学习都无法获得最佳的结果。我们不应当把数字化教育和模拟式教育对立起来,而是将这两个领域合理地结合起来。

       是否可以这样说,作为一家对数字化教育领域有大规模投资的基金会的董事,您对新技术会比许多怀疑论者有更多的接触和了解呢?

       作为基金会,我们首先感兴趣的是如何让尽可能多的人参与社会活动。在线投票真的能提高大选投票率吗?远程医疗能让农村地区的人们更好地获得医疗服务吗?当然其中还包括:数字化的学习课程能够持续改善教学质量吗?我们还没有认识到数字化所带来的各种长期社会后果。但正因为如此,我们才必须对这一发展趋势进行研究和探索,而不是转头视而不见。

       您如何预测德国教育的未来发展?

       预测总是很难的事情。不过我们的教育机构会继续发展壮大。他们将提供更多个人化的学习途径,给学习者更多的直接反馈,并更多采用游戏化的学习方式。大家会更加接受教学的多样化,效果也越来越好。尤其是数字化的教程和学习视频材料将成为教学中的常态。

 

德莱格 德莱格 | 照片(剪辑): © 延•弗特(Jan Voth)        德莱格自2008年7月1日起担任贝塔斯曼基金会负责教育、融合和民主领域的董事,同时也是 CHE(高校发展中心)的总经理。不久前刚出版了《数字化教育革命。学习的激进转变以及我们可以如何构建这一转变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