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语正字法改革 堪比文化战争

德国人花了很长时间才对正字法改革达成一致意见
德国人花了很长时间才对正字法改革达成一致意见 | 照片(剪辑) © arborpulchra – Fotolia.com

自2006年8月1日起,新正字法在德国生效实施。而在此之前,曾发生了一场激烈的争论:正字法改革的拥护者希望简化书写规则,而批评者则担心语言被扁平化。

       这是一张发黄的小纸条:可以看得出来,它曾经多次打开和折起。上面虽然只有寥寥几个词,但却以如此简短的形式记录了德国有史以来最激烈的文化争论之一。1996年以来,格哈特·奥格斯(Gerhard Augst)总是随身带着这张纸条:当时他用力透纸背的笔迹记下了别人对他的指责。“批评者们对我猛烈开炮,”今年已经76岁高龄的语言学家和退休的西根大学日尔曼语言文学教授这样回忆道。

       奥格斯谈到的是德国的正字法改革。如果没有他,可能根本就不会有这场改革。1980年,他与联邦德国、民主德国、瑞士和奥地利的日耳曼语言文学学者共同成立了“国际正字法工作小组”。这些语言学家的目标是简化德语正字法,减少例外情况、从属规则和不确定的情况。

激进的简化措施

       改革者提出的依据是所谓的特定阶层语言障碍理论。该理论认为,出身教育水平较低家庭的孩子在学习正字法时尤其会遇到困难,这会导致不公正的社会筛选现象。而正字法改革意图改变这一现象:改革初衷是让正字法变得更简单,使其不再成为障碍,不会阻碍民众社会境遇的改善和提高。 “八、九年级学到的知识应当足够让人正确写字,”这是奥格斯的主要论点之一。

奥格斯:“轻松对待正字法” 奥格斯:“轻松对待正字法” | 照片(剪辑) © 莫妮卡•迪里希(Monika Dittrich)
Audio wird geladen

       1987年,联邦内政部和文教部长联席会议委托有关方面编写一部新的德语正字法规范。奥格斯自1990年起担任曼海姆德语研究所正字法问题委员会主席,同时也是联邦德国正字法改革的主要负责人之一。第一份改革建议堪称激进:比如用Bot代替Boot,用Keiser取代Kaiser。

       该方案经过反复讨论、修改和弱化,直到1996年7月1日,德国、奥地利、瑞士及拥有德语社区的其他几个国家在“维也纳声明”中承诺对正字法进行改革。新规则于1998年8月1日正式生效。其中最为广为人知的变化是短元音后面使用双 s:原来的Kuß、Fluß 和Schluß改为Kuss、Fluss和 Schluss。同时外来词被德语化,比如用Potenzial取代Potential。此外,更多单词需分开书写:如Rad fahren或kennen lernen。这场改革似乎已经板上钉钉了:奥格斯和他的同事们已经看到了终点。然而事非所愿。其实争论才刚刚开始,从规模来看,这堪称是一场文化斗争。

语言的扁平化

       “正字法改革就像脚上的鸡眼一样多余,”弗里希·邓克(Friedrich Denk)认为。这位现年73岁的老者说起话来和以前一样慷慨激昂。他是最有影响力的正字法改革反对者之一。作为上巴伐利亚地区魏尔海姆一所文理高中的老师,他不愿接受新正字法,更不要说教给学生了。在他看来,这一改革是在糟蹋德语,必然带来高昂的代价,“它只对辞书和课本出版社来说是一笔好生意,”邓克说。和其他反对者一样,他也认为简化语言的企图会导致德语的扁平化。尤其是新的分写规则会使很多词义因此消失。

邓克:“像鸡眼一样多余 ,虽然小却很痛” 邓克:“像鸡眼一样多余 ,虽然小却很痛” | 照片(剪辑) © 邓克
Audio wird geladen

       邓克召集了众多作家和知识分子,他们收集签名,发表了法兰克福正字法声明,同时成立了市民倡议组织。1998年,联邦宪法法院甚至不得不专门研究正字法改革的议题。最终,宪法法院宣布文教部长联席会议引入正字法改革的行为是合法的。但在之后的多年里,对改革的争论之声依然不绝于耳。比如在德国阿伦巴赫民意调查研究所做的问卷调查中,大多数德国人表示希望保留旧的正字法。而一些最初引入新正字法的报纸和出版社,后来也纷纷回归传统正字法。一时间天下大乱,改革几乎已经一败涂地。

互联网语言

       2004年,德国各联邦州的文教部长出面干预,成立了德国正字法理事会。该委员会提出了折衷建议:1996年的部分规则被取消,其他则得以保留,比如短元音之后的双 s。在有些情况下,允许多种写法并存,比如“kennen lernen”和“kennenlernen”。这一对改革的改革于2006年8月1日生效,其核心要点与今天适用的正字法规则相同,同时也为这场争论画上了句号。2007年1月,《法兰克福汇报》及其他对改革持批评态度的日报接受并采用修改后的正字法规则。新写字法终于名正言顺,而今天的学生需要学习的内容实际上也没有增加。

施罗宾:“现在可以打勾了” 施罗宾:“现在可以打勾了” | 照片(剪辑) © 德国语言协会
Audio wird geladen

       “现在人们可以给正字法改革打勾了,”汉诺威大学日尔曼学教授暨德语协会(Gfd)主席彼得·施罗宾(Peter Schlobinski)这样说。他坚信:“现如今,数字化对语言的影响要远远超过当年正字法改革对语言的影响。”施罗宾的研究对象是互联网语言,比如人们在推特、脸书或电子邮件中使用的语言。网络上的正字法规则更为宽松,但这并不一定是个缺点:“人们在网上使用语言时充满了试验和创意精神,其实这是很好的事情。”

​  

请加入我们的讨论

       您对正字法改革持什么观点?我们的语言需要更多还是更少的规则?新媒体对语言意味着什么?是诅咒还是祝福?请加入我们的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