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词汇 “看我们的档案就像在读大事年纪”

2015 年十大年度词汇云图
2015 年十大年度词汇云图 | © 德国语言协会

一个词能反映社会心理状态吗?从1977年起,德国语言协会(GfdS)评委会每年都会评选年度词汇。该歇会总经理安德娅-爱娃•埃维斯(Andrea-Eva Ewels)向我们介绍了这种特殊的年度总结形式。

       埃维斯女士,德国语言协会最初是如何想到要评选年度词汇的?

       其实这个想法是自己找上门来的。来自美因茨的英语文学研究者、同时也是德国语言协会成员的布罗德·卡滕森(Broder Carstensen)曾在1972年的协会内部刊物上发表过一篇关于1971年度词汇的文章。由于这篇文章深受读者的欢迎,因此我们决定每年都评选一份年度词汇名单。不过直到1977年,我们才开始进行定期评选。其实,年度词汇的评选与传统的语言科学研究没多大关系。这只是一场游戏,一场“严肃的游戏”,就像我们协会前主席鲁道夫·霍贝格(Rudolf Hoberg)在接受采访时对这一活动的昵称。

       实际上,如今的德国公众已经是相当严肃地对待这场游戏了。年度词汇作为一种语言形式的年度总结,已经被大家广泛认可和讨论。您认为在这些词汇中反映出了当今德国社会的心理状态吗?

       是的,我想是的。看我们的档案就像在读大事年记。如果要想知道过去二十年间发生了什么,想知道2015年德国人都在关注哪些话题,只需看一下我们的十大热点词汇名单。

记录语言变迁

       2015年的年度词汇肯定很符合这一点。

       可以这么说。德国公众对难民问题的关注远远超过其他所有问题。因此,我们把这个词选作年度词汇也就毫不奇怪了。当然,在我们大多数的评选决定中还需要考虑一个因素:通常我们会选择在语言学方面也有研究价值的词汇。在难民“Flüchtling”这个词上,我们对后缀“-ling”特别感兴趣。在德语中,还有一些词和“Flüchtling”一样被赋予消极的含义,比如“闯入者”(Eindringling)、“向上爬的人”(Emporkömmling)或“写手”(Schreiberling)。因此最近人们在表述难民时倾向于用更为中性的词“Geflüchtete”来取代“Flüchtling”。不过尚不清楚的是,这一表达能否在日常用语中被广泛接受和使用。

       这样说来,你们的工作就是记录语言的变迁咯?

       是的,的确如此。年度词汇是语言变迁过程的具体表现。其中有很多是新造的词汇,比如2010年的年度词汇“愤民”。但也有些词汇是我们原已熟知的,但是其词义又得到了扩展。比如2011年的“压力测试”,这个词原本来自医学领域,但后来却变成了一个固定的日常用语,经常用于政治、经济和社会等领域。

  • “难民”(Flüchtlinge)— 2015年年度词汇 © RioPatuca Images – Fotolia.com
    “难民”(Flüchtlinge)— 2015年年度词汇
    2015年,没有其他问题像如何解决大量涌入德国的难民问题在德国民众中引起如此高度的关注。然而,评委却并非仅仅因此把“难民”选为年度词汇。这个概念在语言上也有其研究价值。评委在评选理由中提出,在许多类似的构词中,比如“闯入者” (Eindringling),其后缀“-ling”倾向于表达负面意义。而在其他构词中,比如“考生/试验对象”(Prüfling),该后缀则仅表达被动。可能是出于这个原因,现在更倾向于用“Geflüchtete”一次来指称难民。
  • “光之界”(Lichtgrenze)— 2014年年度词汇 © kleopatra14 – Fotolia.com
    “光之界”(Lichtgrenze)— 2014年年度词汇
    该词是柏林庆祝柏林墙倒塌25周年纪念时一个灯光艺术装置项目的名称。入夜时分,数千个被点亮的气球照亮了曾将城市一分为二、约15公里长的柏林墙沿线。2014年11月9日晚,人们将绑在塑料杆上的气球解下并放飞升空。德国语言协会对“光之界”的评选理由是:“装置的纤弱易损性和穿透性,以及庆祝活动达到高潮时将气球放飞,都象征着这条曾经无比黑暗的分界线被分解与消除,令人难忘。”
  • “大联合”(GroKo)— 2013年年度词汇 © bluedesign – Fotolia.com
    “大联合”(GroKo)— 2013年年度词汇
    “GroKo”是“大联合”(große Koalition) 的简称。在德国,大联合是指由两个最大的政党组成的执政联盟,即保守派的基民盟/基社盟和社会民主派的社民党。在很多人看来,2013年联邦议会选举之后组成的大联盟只是一种政治应急解决方案,因为基民盟/基社盟和社民党在传统上是相互竞争的关系。评委认为,这个新造词“GroKo”在发音上类似“Kroko”,后者是“鳄鱼”的昵称,从而表达了对执政联盟“半讥讽的态度”。
  • “例行救援”(Rettungsroutine)— 2012年年度词汇 © Calado – Fotolia.com
    “例行救援”(Rettungsroutine)— 2012年年度词汇
    2012年,德国国内针对向希腊提供援助款——即所谓的“欧元救援行动”——展开了广泛讨论。“例行救援”一词既体现了欧洲经济局势不稳问题的长期性,也反映了维稳措施数量的众多。德国语言协会评委认为:“该词两个组成部分的含义相互矛盾,因而在语言学上具有研究价值:‘救援’的本意是表示一个紧急的、自发的、但已经结束的行动,而‘例行’则表示了一个反复出现的、以经验为基础的发展过程”。
  • “压力测试”(Stresstest)— 2011年年度词汇 © Tom Bayer – Fotolia.com
    “压力测试”(Stresstest)— 2011年年度词汇
    起初,“压力测试”这个概念在人类医学领域用来表示各种物理和心理负荷测试,后来被逐渐被用于其他领域和语境。该词在2011年尤其被广泛应用,以至于评委认为应将“压力测试”列入“日常语言中的固定词汇”。而引起争议的斯图加特火车总站新建工程(斯图加特21项目)也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2011年,该项目在公众中引发了广泛争论。当时外部评估专家对该项目的审核也被媒体称为“压力测试”。
  • “愤民”(Wutbürger)— 2010年年度词汇 © Friedberg – Fotolia.com
    “愤民”(Wutbürger)— 2010年年度词汇
    “愤民”是个新造的词汇,它最早出现在2010年德国“明镜”杂志上的一篇同名文章中。这个概念表达了市民阶层对政府在决策时独断专行的抗议情绪。德国语言协会在评选理由中称“这个词记录了公民对拥有选举权之外还希望在重大社会和政治项目中享有发言权的巨大需求。”
  • “以旧换新补贴”(Abwrackprämie)— 2009年年度词汇 © redaktion93 – Fotolia.com
    “以旧换新补贴”(Abwrackprämie)— 2009年年度词汇
    2009年,德国开始实施所谓的“环境补贴”,以扶持遭受2007年金融危机打击的本土汽车工业。到2009年9月为止,凡是购买新车并满足一定条件的顾客,都可因旧车报废而获得2500欧元的补贴。于是,之前只用于在航运业的“以旧换新补贴”一词很快就被广为使用。紧接着,私营企业也纷纷推出“以旧换新补贴”,比如针对家具、洗衣机或自行车等。评委认为,该词应用范围的扩大是获选的关键理由。
  • “金融危机”(Finanzkrise)— 2008年年度词汇 © Rawpixel.com – Fotolia.com
    “金融危机”(Finanzkrise)— 2008年年度词汇
    今天看来,我们很难理解“金融危机”以前为什么不属于标准词汇。实际上,这个概念直到2008年初才开始被德国公众所熟知和讨论——作为对美国房地产市场崩溃及其系列后果的反应。德国语言协会在评选理由中称,这一表达“总结并体现了银行、房地产和金融行业惊心动魄的发展过程,同时涵盖了房地产危机、信贷危机、流动性危机和经济危机等多个方面。”
  • “气候灾难”(Klimakatastrophe)— 2007年年度词汇 © spuno – Fotolia.com
    “气候灾难”(Klimakatastrophe)— 2007年年度词汇
    德国语言协会的评委在评选时首先考虑的是那些当年具有重大社会意义的话题。而他们认为“气候灾难”一词在这方面具有特殊的重要性:“这一概念简洁有力地体现出气候变化所带来的威胁性发展趋势。”该词由“气候”和“灾难”两个词组成,它以语言的形式将几十年来关于地球气候变化的问题与这一发展趋势可能带来的灾难性后果结合在一起。
  • “球迷大道”(Fanmeile)— 2006年年度词汇 © Ingo Bartussek – Fotolia.com
    “球迷大道”(Fanmeile)— 2006年年度词汇
    该词大量出现在2006年足球世界杯期间。当时,德国各地被称为“国际足联官方球迷公园”的体育场所全部向公众提供现场直播。该活动的初衷是让那些没有球票的球迷也能同时观看比赛。但这些球迷公园很快就失去了原先比赛替代场地的特征:在“球迷大道”上,成千上万来自世界各地的热情球迷相聚在一起,最终形成了“共同观看”(Public Viewing)的盛况。
  • “联邦女总理”(Bundeskanzlerin)— 2005年年度词汇 © Bundesregierung/Guido Bergmann
    “联邦女总理”(Bundeskanzlerin)— 2005年年度词汇
    2005年11月底,安吉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当选联邦德国首位女总理。如今,人们已经非常注重在职业和个人描述中注明表示女性的词尾“-in”。而在2005年,德国语言协会认为联邦总理一词的女性形式是上述语言变迁的重要信号。评委在评选理由中称“在二、三十年前,即便是女性担任政府首脑,也仍会使用阳性的Bundeskanlzer一词来表示。”
 

简洁度比出现频率更重要

       谈到语言变迁:年度词汇必须总是单个概念吗?2015年,英国“牛津词典”编辑部就把一个含泪的笑脸表情符号(Emoji)选为年度词汇。

       我们评选的依然是传统意义上的年度词汇。只有在热点词汇名单的第十位上有时会出现名词短语或句子。不过,我认为把一个表情符号选为年度词汇的想法不仅风趣,而且很有创意。

       除了语言上的特殊之处以外,被提及的频率是否也是评选年度词汇的一个重要标准呢?

       最重要的评选标准并非表达频率,而是词汇的简洁度。尤其是当词汇具有很高的语义内涵时,它就是简洁的。比如说,“Flüchtlinge”(难民)一词涵盖了难民问题的各个方面。它不仅是政治热点话题,同时还牵动了全社会的关注,几乎在各个领域中都有反映。

       但恰恰是这一理念也给您带来了许多批评的声音。您能理解这些批评吗?

       实际上,每年对年度词汇都会有许多争论。我们会收到许多读者来信,表示不同意我们的选择,因为他们不认识这个词,或是自己有其他选择。有时,某个选出的年度词汇被认为过于无聊,恰恰是因为太顺理成章了,比如2009年的“以旧换新补贴”(Abwrackprämie)。要不就是某个词太不为人所知,因而遭到了批评,比如2010年的“愤民”(Wutbürger)。不过,如今这个概念已经成为固定的日常用语了。当然,无论是我们的评委,还是广大公众,都难以预言语言会如何发展以及某个词汇今后是否会广为人知。

年度恶词

       对您而言,重要的是在评选时不做价值评判或建议。不过,从1991年起同时公布、也是德国语言协会最早提出的所谓“年度恶词”评选却并非如此,2015年选出的是“善人”(Gutmensch)。这两项评选有哪些不同?

       年度恶词评选的是公众场合中在事实方面不当或不人性化的语言表达。而年度词汇首先不是选择不当表达,而是更多关注那些能够记录历史、语言本身有趣、同时发人深省的词汇。

       那么其他国家也有年度词汇评选吗?

       早就有其他国家模仿我们评选年度词汇了。这些词汇也让我们能够了解其他国家当年有哪些最新的社会和政治话题。比如奥地利从1999年起评选本国的年度词汇,2015年是“欢迎文化”(Willkommenskultur)一词获选。瑞士则在2003年通过公投决定开始评选年度词汇,2015年评出的年度词汇是“过度医疗”(Überarztung)。此外,美国也从1991年开始评选年度词汇。

 德国语言协会(GfdS)总经理埃维斯博士| © 德国语言协会 德国语言协会(GfdS)总经理埃维斯博士| © 德国语言协会 | © 德国语言协会        埃维斯博士自2010年起担任德国语言协会总经理,该机构是一家从事德国语言维护与研究的协会组织。在此之前她曾先后担任美因茨大学语言学专业助教和记者。
 

请加入我们的讨论

       您个人的年度词汇是什么?请用评论功能与我们分享您选出的年度词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