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文化教学 跨文化学习过程新思考

文化不是具有明确界限的网络。
文化不是具有明确界限的网络。 | © vege - Fotolia.com

文化之间没有明确界限,其内部也不是同质的。它们更多由人与人之间的动态关系与互动定义。—— 这些新发现对于设计跨文化学习场景有何意义?这些认识如何能付诸实践?

文化与文化间性在不断变迁:无论经济、生态、物流还是媒体技术,全球化网络随处可见。当前,不仅政治结构似乎再次得到强化,世界各地的分界与排外性也在持续增加,移民运动逐渐减缓。所有这些都发生在无法以几十年前的方式孤立自己的网络之中。无论广义还是狭义地去定义,文化现在并不依靠本身,而是通过与其他文化参与者领域关系的质量获得自己的身份。参与者领域这一表述主要指人的联网,但也越来越多指非人类的行动方,例如物联网。

文化更开放、动态、彼此交织。从这个视角持续思考,最终就获得跨文化性的概念。这个概念基于以下假设,即文化是实际上无法彼此界定的混合形式。哲学家沃尔夫冈·威尔士(Wolfgang Welsch)在20世纪90年代大力推广这种跨文化概念,以对抗文化间性的解释,后者主要强调结构,其特征是文化比较。按照威尔士的观点,文化间性会引起文化之间的划分,表明文化同质性。这种解释导致无法让人接受的泛化,形成文化定势。也就是说,与跨文化教学的实际意图恰好相反。这种批评是有道理的。但是,跨文化性的概念也有弱点。不分边界的跨文化视角并不反映边界界定、结构性冲突、权力利益的实际情况。目前的讨论需要重新思考文化与文化间性,尝试将结构和过程关联在一起。这里的文化代表结构视角,文化间性代表过程视角——犹如一枚硬币的两面。

已改变的跨文化研究基本假设

即使现在要求重新定位文化间性研究和文化间性学习的人提出的论证观点差异很大,他们的基本假设却是一致的:在习俗、协议或法律支持下,文化的基础是其参与者已成惯例的行为规则。由于人们常常感到自己不只从属于一种文化,而是多种文化, 这些过程很复杂。达成一致的过程越多样,就越无法将文化描述成同质的、界限明确的网络。因此,自有的和陌生的相互交织,只会变成一张熟悉程度和陌生程度各异的图谱中存在的角点。当不熟悉和不确定占主导地位时,就是所谓的文化间情况。这是因为,这种情况下,没有任何确信的行为和活动的准则。有能力的文化间行动就是,能够在考虑到参与互动合作伙伴立场观点的同时,谈判讨论出规则。如果成功,这种结构化就能让文化间进程接受文化主义起初的脆弱形式。尽管文化间行动肯定也能导致误解,但是首先应该将其视作发现新事物、发觉未知潜力的机遇。

跨文化行动是指讨论规则时顾及他人的立场观点。 跨文化行动是指讨论规则时顾及他人的立场观点。 | © Trueffelpix - Fotolia.com

对跨文化教学的影响

在基础理论假设已经改变的背景下,重新思考跨文化教学已有的方法显然很有必要。那些包含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Dos & Don´ts)的练习,将文化缩减为民族文化、试图用维度模型或标准化假设做出解释的任务,与新范式之间很难协调。设计两种相互对立,同时各自同质的文化的角色扮演和模拟练习,用单因解释文化间误解的“文化同化练习”,也是如此。

迄今为止,考虑到上述变化的跨文化学习练习类型尚不丰富。相应的倡议,包括歌德学院跨文化训练的方案设计已经启动。总学习目标包括:
  • 面对不明确和无把握情况时建设性的处理方法
  • 反思观点并采取相应行动
  • 理解差异,不仅着眼于误解,而且先考虑机遇和潜力
  • 识别并实践协同效应
  • 发展权力不对称意识,权力不对称在跨文化行动中会通过不同语言能力产生
  • 将文化理解为不能明确划分界限的、多元、潜在开放的网络
  • 在全球历史背景中理解文化的发展
  • 自己有动力参与并且也激励他人从事跨文化活动

数字媒体的潜力

从方法论和教学法角度看,教学的目标是使学习者渴望经验,了解如何自主发现各种不同的文化网络。教师也需要一些方法,用来讨论跨文化主题,发起跨文化活动。这种情况下,数字媒体能提供的可能性还远未用尽:虚拟教室能够让全球学习者和学习群体在虚拟的模拟游戏中互动,在项目中协同完成现实主题。这种方式里尽管使用多样的语言,存在时差和不确定性,仍然能够即时实现协同合作。利用屏幕录像,学习者可以跨越国界,在虚拟空间分析这些进程。这样的学习场景为上述所有学习目标提供衔接接口。

数字支持的发现型学习也类似:谷歌地球和街景视图让迥异的发现之旅成为可能,全球用户发布的图像和评论,同时也记录了对同一情况的不同视角。

非数字学习场景也可以轻松开发新的跨文化学习的练习:“积极事件(Positive Incidents)”是指参与者的潜力在其中共同发挥作用的事件,它们并不建立在误解基础之上。任何事件参与者都无法单独引起在事件中新产生事物。这些练习也包括:顾及到参与者多重身份的角色扮演;记录跨文化协同合作潜力的案例研究,最重要的是强调彼此重视、有意合作的共同合作项目。糖塔游戏就是其中一个例子:

这些新的练习类型目标都一致,即从自我批评的视角出发,将跨文化行动看作共处、与文化行为者领域联网的机会来理解和实践。同时还应当接受本地和全球的价值等同。

 

LITERATUR

Bolten, Jürgen (Hg.) (2016): (Inter-)Kulturalität neu denken. Sonderheft des Interculture Journal. Bd. 15, H. 26.

Haas, Helene (2009): Das interkulturelle Paradigma. Passau: Stutz Verlag.

Helmolt, Katharina van/Berkenbusch, Gabriele/Jia, Wenjian (Hg.) (2013): Interkulturelle Lernsettings. Konzepte – Formate – Verfahren. Stuttgart: ibidem.

Thiagarajan, Sivasailam/Bergh, Samuel van den (Hg.) (2014): Interaktive Trainingsmethoden. Thiagis Aktivitäten für berufliches, interkulturelles und politisches Lernen in Gruppen. Schwalbach/ Ts.: Wochenschau Verlag.

Welsch, Wolfgang (2009): Was ist eigentlich Transkulturalitä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