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竞赛 学习德国辩论文化

青少年大都自己决定想要辩论的话题。
青少年大都自己决定想要辩论的话题。 | 照片(剪辑)© 青少年辩论/赫尔提基金会

“青少年辩论” 学生竞赛不仅让德国青少年受益匪浅,德语作为第二语言和德语作为外语的学生也同样收获颇丰。现在,柏林的一个试点项目将在德国各地的“国际准备班”和“欢迎班”推广应用。

学校的一天应该从德语课开始吗?柏林的交通工具应该免费吗?自2001年起,联邦总统主持下举办的青少年辩论赛,面向中学生,讨论此类问题。教师接受相关培训,获取资料,帮助学生学习论证,注重事实,通过说理在辩论中说服他人。学校最佳辩手也有机会参加地区级、州级和国家级竞赛。

德语学生在国内外辩论

德国国外以及柏林欢迎班的一个试点项目的经验也表明,这种学习形式不仅对母语者有用。“国际青少年辩论”是自2004/2005学年起在中东欧地区十个国家举办的国际竞赛。中国、西班牙、葡萄牙以及南美洲六个国家也为德语学生组织辩论赛。2016年春,来自9所中学12个语言学习小组的大约150名学生有机会在一次市级竞赛中体验这种形式,一争高下。

与母语参赛者不同,第二语言和外语习得者在国际准备班不仅学习如何找论据、架构演讲,也学习如何在德语竞赛中恰当地表达自己。“词汇练习帮助学生处理复杂的主题。他们能够使用间接引用的语法形式参考引用他人的演讲。以欧洲共同参考框架各语言级别为依据的固定短语卡片,让学生学习引导句子或总结段落的典型表达” ,赫尔提基金会青少年辩论项目经理安斯噶·开曼解释说。

校际培训与竞赛

现在,这个项目要向德国各地的德语作为第二语言习得群体推广。安斯噶·开曼介绍说,八个联邦州已经决定引进这种方法:“青少年辩论很受直辖市欢迎,因为那里的移民学生人数占比高,并且因为距离短,组织下午共同训练或竞赛活动相对简单。”面积大的联邦州,例如北莱茵-韦斯特法伦州、巴伐利亚州或者巴登-符腾堡州更多面临的是青少年难民居留许可受限的问题,因此他们计划一开始先聚焦在一座大城市施行这种方法。梅克伦堡-前波莫瑞州规划的是地区培训。

克劳迪娅·海白岚是推动该项目的教师之一。2011至2014年,她以德语教师身份在中国参与过竞赛。现在,她在斯图加特一个国际准备班开发了引入辩论的单元示范课,不久后会在教师培训中介绍。她说,对于所有青少年而言,从不同方面处理话题,接受他种观点,当然是种挑战。但是,辩论文化在其他国家并不都像在德国这样举足轻重:“我在中国的学生起初寻找论据时总在不断地问,正确答案是什么。后来,他们才意识到没有所谓正确答案。见证这样的思维过程对我来说是很棒的经验。”

参加竞赛,打开新视角

青少年大都自己决定想就哪些话题进行辩论。在社会或政治热点问题方面,遵守规范的辩论往往比公开讨论更能提供好的讨论机会。“许多难民学生的原生国家男女不平等。通过这种半游戏、半竞技的气氛,他们更容易接受女孩子发言,男孩子倾听。” 安斯噶·开曼说道。

青少年辩论也为注重论证论据的语言考试“德语语言证书”提供充分准备。当然,除了考试之外,竞赛也能对参与者的学业发展有显著影响,克劳迪娅·海白岚说:“通常欢迎班或准备班都挂靠在实科中学,只要学生们能受到学校教育,大家就很高兴。青少年若在竞赛中证明自己的语言和智力能力突出,可能更容易进入文理中学,这对他们未来的生活道路有着深远的影响。”

 

Silva Alsuliman Photo (detail): © Private “学校课堂上,我们经常需要收集赞同和反对某主题的论据。叙利亚的学校里很少涉及这类内容。所以,欢迎班上就能学到这些,让我受益匪浅。”
席尔瓦·阿苏里曼16岁从叙利亚逃到德国,在欢迎班期间参加了青少年辩论,还在柏林试点竞赛中获胜。她现在柏林一所学校11年级的常规班学习,每天都能从辩论培训中受益。


Ivan Michna Photo (detail): © Private “感谢青少年辩论,让我有机会去东欧,结交了许多新朋友。我的大学学习也因此受益,工作中也显示出巨大优势。以事实为纲的论证能力是无价的。”
伊万·密西纳从二年级开始学德语,在文理中学加入青少年辩论队。2014年在捷克国家辩论赛中获胜,进入国际总决赛。现在他在布拉格学习法律,想成为一名律师。

青少年辩论是联邦总统倡议并支持的一项活动。合作方包括赫尔提基金会、罗伯特·博世基金会、麦卡托基金会和海恩茨-尼克斯多夫基金会以及文化部长会议、文化部及联邦各州议会。国际青少年辩论——中东欧国家竞赛——是歌德学院、“纪念、责任与未来”基金会、非营利组织赫尔提基金会以及德国国外学校教育司的合作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