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研究 头脑中的语义网络

词语相互制约
词语相互制约 | 照片(剪辑): © 彼特·瓦克拉维克(Petr Vaclavek) - Fotolia.com

为什么我们经常在对话伙伴说完一句话之前,就已经知道他想说什么?为什么很多术语即使第一次听到也能理解?这对于外语学习和翻译有什么重要意义?

我们在学校里就已经学过名词、形容词和动词,也了解通过组合或者从其他语言中借用会产生新的德语词,比如找“Elektrorasenmäher(电动割草机)”的英文翻译或想解释创造的新词如何在我们自己的语言中占一席之地,例如“whatsappen”(发whats app信息)。 再比如,问候语和固定表达中,词语常常与其他词结合使用,也不仅只有语言学家了解。一个句子,如果以“要么”开头,人们就会立即推测后面还有个“要么”;如果听到动词“烘烤”,就会自动联想到蛋糕。不过,词汇比通常推测的更为动态和复杂,曼海姆德语研究所(IDS)在2017年3月年度会议上得出以上结论。

猜测对方会说什么

语言学家分析谈话笔录时发现,听者往往会打断对方,把对方的句子补充完整。他们推测,为了更好地理解对面正在说话的人,我们会努力猜测对方要说什么。德语研究所主任路德维希·M. ·艾辛格(Ludwig M. Eichinger)教授解释道:“我们听到一个句子主语是‘电车’,就会预测描述这是种运动。因而,就能理解‘电车在街角发出刺耳的声音’,即使这个句子没有使用任何表示运动的动词。”词语之间相互制约,句子开头会激发对句子走向的特定预期。艾辛格教授说:“单词不是作为呆板的元素放置于句子结构中的,而是彼此连接成语义网络。我们的记忆被组织成网络,属于同状态的词就存储其中。”因此,某些词常常与其他词一同出现,我们可以对可能出现的结果尽情地假设预测。开发新词汇和固定用语时,现有结构和模式得以扩展。艾辛格也发现:“自从“Ziemlich beste Freunde”(《无法触碰》直译:几乎最好的朋友)这部电影成功上映以后,经常能听到‘几乎最好的’伙伴、‘几乎最好的’邻居或‘几乎最好的’职培生的说法”。

单词陌生,但能理解

这也解释了人们为什么能够推导出许多单词的大致含义,即使其中只有一小部分他们能够积极使用。“15年前,一部十册的杜登字典包含大约20万词条。今天,借助新的计算机程序,我们可以翻阅更大的语言量。同时还会发现,德语这样的语言大约包含500万单词。其中相对少量的词出现频繁,很多词都极少出现。然而,我们通常仍然能理解它们,因为理解是根据其出现的语境”,艾辛格解释说。一个起初是新词的词,如说话用“Kids”(小孩),不用“Kinder”(孩子),听者不需要进一步解释,通过整体联系就能理解。而在定义词义时,我们会借助理想情况下听者已经认识的其他词,提供理解词义所需的必要语境。

外语学习和翻译的词义网络

几十年来,德语作为外语的教科书和教师们一直使用词义网络结构,他们不是孤立地而是在语境中引入词语。最新动向是大型电子语料库可以用于课堂,进而仔细研究例如某些动词用法。艾辛格强调说:“德语研究所基于德国参考语料库DeReKo的在线德语词汇信息系统(OWID),柏林-勃兰登堡科学院德语数字字典或者莱比锡大学词汇门户等电子资源库,可以在世界各地免费登陆使用,为词汇工作提供了新的可能。”

除了语言学习者,翻译也能由此获益,因为很少出现一个概念只有一个适当匹配的情况。例如“法语中的‘fleur’一词可以译成德语的‘Blume’(花朵)或‘Blüte’(开花)”。电子字典为这样的词语提供可使用信息 。”艾辛格说。总而言之,德语能够构建复合词,比许多其他欧洲语言更精确。


In addition to language learners, this can benefit translators because it is rare that there is only one appropriate match for a term. “The French word ‘fleur’, for instance, can be translated into German as ‘Blume’ [flower] or ‘Blüte’ [blossom]. Electronic dictionaries provide information about such possible uses of words”, says Eichinger. In general, he adds, German is more precise than many other European languages because of its possibility of building compound w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