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德语教师大会上的语言与政治 德语不等于德语

IDT的主题:“搭建桥梁”
IDT的主题:“搭建桥梁” | 照片 (剪辑):© 杰拉德·斯塔伦

第十六届国际德语教师大会(IDT)于2017年夏季举行。此前,国际德语教师协会(IDV)主席玛利亚娜·赫普(Marianne Hepp)谈到多语言能力、德语的不同变体以及进行针锋相对讨论的优点。

先提一个有些挑衅的问题:如果我们比较1967年首届国际德语教师会议与今年国际德语教师大会的主题,差异极大:从“德语作为外语的问题”到“搭建桥梁——用德语连接”,从问题(解决方案)导向到肯定正面的提法。今天的世界真的如此完美吗? 

我也问过自己这个问题。的确有些奇怪:“德语作为外语的问题”。我曾经询问过往任董事会的同事们:这点上,他们所指的确实是结构和语法的问题,例如句子中变位动词形式的规律位置。不是什么政治性质的问题。事实上,当时分裂的德国并不允许这样做,更不可能简单地探讨这样的问题。首届会议在慕尼黑举办,第二届在莱比锡。这也不是巧合,因为慕尼黑是歌德学院总部所在地,而赫德研究所位于莱比锡。所以,政治是在另一层面发挥作用。随后几年,其他国家也被纳入轮换,萨尔茨堡、伯尔尼和布达佩斯都主办过大会。

也就是说,通过选择城市来搭建桥梁?

完全正确。2017年的IDT选择桥梁作为主题。今天,我们不再希望从问题角度负面地看待德语教学,而是从连接的积极角度。这里的桥梁,自然是指连接理论与实践的桥梁,其实向来如此。不过这里新的含义是通往多语言能力的桥梁。德语不再被看作是与其他语言竞争,而是语言合唱团中的一个声音。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世界的语言文化彼此日益接近,许多国家使用好几种语言。

意思是现在更重视从文化视角出发?

当然是的。今天,我们有各种各样的主题,体现在9个专家论坛和36个分组讨论中,每届IDT都在扩展这种多样性。尤其引人入胜的主题是文化传播和国情研究、多语言能力研究、数字学习等。还有,学习中的多文化教学法、媒体教学法等等,都是吸引越来越多参与者的主题。

从语言政策的主题开始,这一决定是有意识地给政治家的建议,就像是在说:“我们来这里不只是为了互相交流,而是想要确定重点,提出要求”?

这项内容在IDT是新发展:曾经部分分开举办的专家论坛,被结合起来放在开始时举行。毕竟,会议目标之一是提出语言政策建议, 一年多来,11个专门工作小组一直在草拟这些建议。目标是通过这些建议,呼吁政治家们促进德语的全球发展、多语言能力方案、支持德语教师的职业活动。

那么,通过哪些方法来强化这些要求?

像这样的语言政策建议必须不断提出,并且需要耐心。当然,如果决策者自己出席或已经参加过活动,影响力会更大。

除了这些宏观层面协会导向性强的主题之外,微观层面也有新变化,即对教师工作的认识。您能解释一下具体是指什么吗?

这是指教学演示——一种全新的形式。来自世界各地的德语教师用短视频介绍自己在本国的课程。比如,来自印度的教师介绍:那里有50至80人的班级,教师必须提出针对人数多的授课群体的教学方法。视频显示每个国家的情况有所不同。教师们希望借此在国际上引发认为这好或者不好的讨论。

“引人入胜的讨论” “引人入胜的讨论” | 照片:© Colourbox

另外一个新发展也类似:双人演讲,两位发言人就同一主题做报告,随后进行讨论。这也是为了要让讨论向针锋相对的方向发展吗?

当然。这也是弗赖堡会议组织者提出的好主意之一。两位发言人先后谈论同一主题的不同方面,都从自己的角度出发。例如,瑞士人和匈牙利人谈论在完全不同的条件下实施的同一主题,这表明同一问题的处理方法有多不同。我们希望这能引发一些引人入胜的讨论。

我们已经谈论过历史的问题以及举办地的轮换。这是否也反映出一种趋势,就是更加强调德语的不同变体?现在,这种城市轮换和德语的区域性不同变体的观点之间是否联系更加密切了?

国际德语教师协会(IDV)非常重视这种想法。从一开始,总协会就一直致力于支持这方面的学校书籍政策。今天,我们看到所有学校书籍都涉及到德语的不同变体的主题。IDV早在2007年就建立了DACHL工作组,一个来自德语国家,即德国(D)、奥地利(A)、瑞士(CH)和列支敦士登(L)的工作小组,并且规模不断增加。此外,将其他一些德语在其中发挥作用的国家也纳入轮换原则同样重要。例如,匈牙利早在1983年就举办过一届IDT。这不是巧合,因为匈牙利也有德语语言聚居区。可以想象的是,未来选择的举办地,可能德语不是母语,但同样起着重要的作用。

这也会体现在会议议程方面,就像今年在弗里堡(法)/弗赖堡(德)?这座城市标志着德语和法语之间的语言边界,这点被特别强调出来。

是的。这在意大利博尔扎诺(德:博岑)的IDT就很明显。参会者非常欢迎在德语是几种语言之一的地区举行IDT的决定:这个地区就是几种语言共存。我清楚地记得一位印度女士说:“这就像在我们国家一样,只是我们有7种语言。这是我们的日常,很高兴看到这也适用于德语。”

最后再提一个当前比较现实的主题:IDT对难民以及由此导致的德语课程需求大的情况有多少兴趣?

我们特别就对该主题的兴趣询问了会员协会。事实表明,即使距离欧洲很远的国家,例如巴西,德语教师也对这个问题颇有兴趣。参会者想知道,德语国家提出了哪些解决方案。因为,其他国家也面临类似情况,例如劳工移民。或者相反,本国人民移民到其他国家,需要学习一门新的语言。IDT的议程体现了这种兴趣。这也是个很好的例子,说明IDT如何把握当前的趋势和兴趣,对教学的未来和德语作为外语专业产生影响。

玛利亚娜·赫普 玛利亚娜·赫普 | 照片:© 私人 玛利亚娜·赫普教授在意大利比萨大学语言文学系教授德语语言文学。自2009年起,担任国际德语教师协会(IDT)的荣誉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