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字 学习如何学习

学习德语,初(认)识学校
学习德语,初(认)识学校 | 照片(剪輯):© NOI Pictures - plainpicture

如何向学习经验少的人教授德语?关键要素是学习群体的动机、语言对比教学、有创意的学习环境。这对教师跨文化能力、方法和个人能力都提出特殊要求。

没有人可以指定最终学习成果,知识的消化或转移也不能强制或施压来实现。参加德语作为外语或作为第二语言课程的成年人虽然大都出于自愿:因为职业发展或个人原因想学习德语,其中一些学习者却缺乏内在驱动力。对于难民和移民来说,驱动学习的常常是外管局或就业中心的要求。如果学德语只是为了满足官方要求,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

一些人来上课,常常有意或无意地带着抵触心理。有些在本国已经功成名就,现在却被要求从零开始。即使在欧洲,终身学习也很少被作为目标追求,对他们而言则更是陌生。另一方面,年龄和智慧在德国社会似乎不被看重。还有些人可能在本国的学校经验就非常糟糕,随之还有对失败的担忧或羞愧。德国功能性文盲研究(2012)显示,随着读写能力提高,在学校期间的积极经验也会相应升高。 许多书写能力差的学生也声称,对学校课程不感兴趣。他们自述,缺课很多次都是生病造成的。教育专家安德里亚 林德称这种情况为“消极学校经验”:“学校经验的特点是一种将自己无助地完全托付给学校的感觉。”

如何在这种前提下启动积极的学习过程呢?

环境至关重要

如果能够联系已有知识,学习就会更加成功。学习经验少的人几乎不掌握任何学习策略,因此应该把学习与他们的生活情境相联系。有意义有趣的教学资料往往来源于日常生活:真实的信件比虚构的教科书文章更能激励动机。对于书写不好,学校经验差的人,把母语的口头表达也纳入学习考虑尤为重要。这样他们能够积极投入,提出自己的建议主题,体验到作为母语“专家”的价值,实现自我。

所有四种阿拉伯语形式的字母b 所有四种阿拉伯语形式的字母b | 照片:© GIZ e.V.

这种情况下,二语习得的对比方法证明是成功的。以德语和母语共同点为基础的教学法,可以在学习中借鉴已有知识。用这种对比法的德语作为第二语言课堂能够让学生更容易理解德语的语言结构。例如,阿拉伯语、土耳其语和德语中都有字母L,发音相同。因此这个字母很容易学习。相反,阿拉伯语和土耳其语中都没有字母ß,因此,它在学生学习字母的进程最后才出现。

等同假说的代表人物苏珊 艾尔文—特里普和亨宁 沃德认为,母语的规则和要素会自动转嫁到第二语言。诺姆 乔姆斯基在语言习得理论中也指出,第二语言的语言技能与第一语言的直接相关。 相应地,语言的相似性导致积极转移,而对立和差异会干扰阻碍学习。为了应对扫盲工作中的这个挑战,ABCami 项目的工作人员与土耳其语和阿拉伯语的学习者共同制作了声母表。那些通常只接受过很短时间教育或者根本没有受过学校教育的成年学习者中,有不少人参加过其他德语课程,成果寥寥,他们证实,这种学习让他们现在终于理解语言了。

ABCami 项目的德语-阿拉伯语声母对照表 ABCami 项目的德语-阿拉伯语声母对照表 | 插图:© GIZ e.V.

此外,学习空间环境也能够让学习者“找到感觉”。让人联想到学校教室的学习环境,会对诸如坚持之类的学习态度产生负面影响。很少动笔写字的人,兴趣和关注点也不同。俱乐部,甚至教堂和清真寺都可以成为德语学习场所。ABCami项目的学习者说,在世俗的环境中学习感觉不舒服。而在清真寺教区学习能感受到对自己努力的赞赏,还可以在那里祷告。另一方面,教区也通过这种方式为扫盲这一世俗主题开放自己。

学习教学

对于不习惯学校学习的人而言,教师尤为重要。除了耐心,同情心也不能忽视。如果我不擅长做某件事,会有什么感受?羞愧和害怕会导致学习者退出,因此课堂上一定要避免这些情绪出现。跨文化能力也很重要。了解学习者的学习背景能够让老师以更个性化的方式接触学习者。

教学能力方面对教师也有特别要求。不仅要了解、会使用各种教学方法,而且要将其置于跨文化背景。很多学校系统对于要求学习者独立工作,自我控制的小组学习和“站点式”学习方法都不熟悉。如果让自我组织学习,学习经验少的人就很容易觉得自己被过分要求。他们通常也不认为这些课堂形式是在“上学”。例如,早上常规的自由作业时间,学习者都会晚到,因为他们认为这之后才是正式开始的课程。相反,复习是众所周知的练习形式,也受欢迎,能提高学习成绩。

与不习惯学校学习的学习群体一起工作,教师也在不断学习。学习过程会一次次地要求他们观察、反思、调整自己的行为。这个过程会导致不确定性,但是也会提升教师自己的行动能力。
 

参考文献

Chomsky, Noam (1965): Aspects of the Theory of Syntax. Cambridge, MA: The M.I.T. Press.

Grotlüschen, Anke/Riekmann, Wibke (Ed.) (2012): Funktionaler Analphabetismus in Deutschland. Ergebnisse der ersten leo. – Level-One Studie. Münster, New York, Munich, Berlin: Waxmann.

Günther, Britta/Günther, Herbert (2004): Erstsprache und Zweitsprache. Einführung aus pädagogischer Sicht. Weinheim: Beltz. 

Linde, Andrea (2008): Literalität und Lernen. Eine Studie über das Lesen- und Schreiben-lernen im Erwachsenenalter. Münster, New York, Munich, Berlin: Waxmann.

Marschke, Britta/Brinkmann, Heinz-Ulrich (Ed.) (2014): Handbuch Migrationsarbeit, 2nd edition, Heidelberg: Sprin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