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法 教师培训中的多语言能力

我们如何让老师进一步了解多语言性?
我们如何让老师进一步了解多语言性? | 照片(截图): © contrastwerkstatt - Fotolia

老师在课堂上如何运用好学生的多语言潜力?将参加国家教师资格考试的师范专业学生应当如何应对未来课堂上可能出现的多语言情况?这些准老师们在学习阶段该做好哪些相应的准备?德国乃至整个欧洲的学者和实践专家都在探究这些问题的答案。

德国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雇佣第一批工作移民的时候,移民家庭的孩子就已经能够在德国中小学用自己的母语上课。但这类非德语课程遭到了“继子”般的待遇,它们并没有获得足够的重视,也没有与常规课程衔接。很早以前,多语言能力就已经成为教学法大纲的组成部分,在外语专业学习中扮演着重要的作用。

德国在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测试中遭遇滑铁卢之后,各个德国联邦州、大学和教育机构开展了越来越多的项目,鼓励德国中小学在语言丰富性、多语言能力领域有所进步,应对学生个体中出现的多语言现象和多语言需求。学校应当促进非德裔家庭孩子的语言发展,使之不但能熟练掌握德语,而且也能提高自身的母语能力,从而在两种语境中都能达到高等学校学习的语言要求。我们在课堂上应加强学生家乡话和家庭交流语言的语言能力,同时也需要提高他们的外语能力。除了日常语言能力之外,学生也应当具备高校学习和专业学习所需的语言能力。

有移民背景的青少年语言促进项目(德语简称:FörMig)是德国联邦政府和联邦州教育规划与研究促进委员会(BLK)的一个研究项目。工作团队发展了一套针对“贯通式语言教育”的模式,旨在促进青少年从幼儿园到大学整个成长阶段的学习语言能力。在这个项目框架下已经开展了多个实践项目,但项目仍没有达到广泛普及的程度。

伊丽莎白•盖思娜在卡塞尔阅读论坛上表示:“从幼儿阶段到成人教育,我们已经成功开展了许多项目。但是,‘贯通式语言教育’的教学大纲和成功案例中的闪光点并没有汇聚成为一个整体策略。相反,不少项目中途而废,没能继续下去。

懂得欣赏多语言性,学习运用多语言能力

尽管如此, 语言教育、语言能力培养和德语作为第二母语的问题目前已经成为教师培训和进修的议题。德国柏林洪堡大学国家教师资格考试学制 “德语教学法和德语作为第二母语” 专业领域的负责人贝亚特•吕特克教授说:“目前跨领域的教师培训已经包括了多语言性和多语言能力的内容。”

目前学者和实践专家正在讨论应当如何让老师和师范专业的学生进一步了解多语言性的问题,并希望确认该领域的重点内容。吕特克说,“很重要的一点是要让示学生敏感地认识到专业学习对语言的要求,让师范专业的学生明白在教授语言文化异质的班级时应当采取哪些教学方法和行为。目前的研究围绕着以下问题展开:师范专业学生面对一个多语言学生群体时应持有怎样的态度;老师在备课过程中如何关注学生多语言资源的问题。”美国已经制定了教学大纲,让很多移民在课程引入和预备阶段以及组织课堂学习任务的阶段使用他们的母语西班牙语。德国“有移民背景的青少年语言促进项目”也提供了不少直观的案例。

在吕特克所负责的柏林项目“语言 – 教育 – 机会”中,语言教学专家和专业教学法专家一同编制了教学材料来改善教师培训中语言教育和德语作为第二母语的教学设置。“师范专业的学生和培训生可以借助这些资料了解如何培养学生完成从日常用语到专业语言能力的华丽转型,以及方法论(例如宏支架模式和微支架模式)在这个过程中可以起到的作用”,吕特克解释道。另外,这些资料也给出了不少促进语言培养的具体例子,告诉我们如何将母语潜力、专业学习和德语作为第二母语的学习有效地结合在一起。有移民背景的青少年语言促进项目也为教师进修提供了一系列有关对话式朗读、学习任务的解析和处理以及单语、多语儿童书面语学习的资料。

学者和实践专家在国际范围内的交流

第七届以“多语言作为机会”为主题的国际论坛将于2017年7月在卡塞尔举办,活动主办方为欧洲研究机构联合会。大会邀请了来自比利时、德国、芬兰、奥地利、波兰和瑞士在青少年多语言能力培养方面颇有建树的实践专家和学者参加。 联合会总经理盖思娜表示:“不同国家的框架条件不尽相同。因此我们并不希冀开出一张普世良方,而是希望制定一本有关多语言性的地图册,这张图册有待在2017年卡塞尔大会上得到进一步的完善和修订。”

瑞士和比利时的学者正在研究如何根据文本语言的难易程度进行分阶,让所有的学生都能理解文本的内容。开展这些项目的过程中,专家有意寻求有移民背景的师范专业学生参与。 盖思娜说:“这些师范学生是教育的受益者,他们在德国的教育体系中取得了成功。这些学生有意愿帮助移民家庭的孩子提高学习成绩。他们也很想帮助我们,让大家更加关注多语言的潜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