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知语言学 语法的意义

语法的形式也具有意义。
语法的形式也具有意义。 | 照片 (截取): © Marco2811- Fotolia.com

近三十年来认知语言学和认知语法不断发展,并且对语言教学做出越来越大的贡献。这种发展可以称为范式转换:不再以形式和结构为中心,而是更多注重学习者的脑部构造。

认知语言学认为,语法和词汇构成象征单位的连续整体,具有语音/拼写(结构层面)和语义(含义和功能层面)两个极。词汇和语法结构均具有意义。结构-意义-连接过渡是流畅、连续的。一方面,虽然惯用语如“全心全意当德语老师”的象征性比较复杂,但是它具有某种特定的含义。另一方面,动词不定式中的介词“zu”虽然具有简单的象征性,但是其意义却很抽象:例如“Es ist gar nicht so schwer, sich sowas vorzustellen”(“想到这一点并不难”)。说话人很少留意到,语言的概念结构和概念内容一样在交谈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因为说话者通常只关注内容本身。因此,将语法作为独立于词汇之外的语言基本架构进行教学越发显得重要。

认知语言教学法

认知教学法模型有四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认知语言学,第二个层次是转移差异,第三个层次是语法隐喻,第四个层次是展示和传授。


认知教学法模式 认知教学法模式 | 图片: ©约尔格.罗杰/费伦.穆诺兹.苏纳(2014) 认知语言学认为(层次1),人类真实的日常经验象征性地体现在语言和语法中。在对内容结构化的概念架构中,经验和语言完成归类:移动、空间、重力、力量、阻力和其他。身体感知的经验,如上方、附近、下方、热、冷,出现在世界上所有的语言中。这种图式模式在不同语言中的表达方式不一样。例如德语说“在雨中”(Im Regen),而西班牙语和法语说“在雨下方”(bajo la lluvia; sous la pluje)。天气现象在西班牙语和法语中是临界于我们之上的物体,所以图式模型使用上-下进行概念化,而在德语和英语中,天气被视为容器。

西班牙语、法语和俄语中“雨”的概念化 西班牙语、法语和俄语中“雨”的概念化 | 图片(截图): ©约尔格.罗杰2017 德语和英语中“雨”的概念化 德语和英语中“雨”的概念化 | 图片(截图): ©约尔格.罗杰2017

对世界进行不同形式的概念化是认知语言教学法真正的课堂教学任务(转移差异,层次2)。使用学习者熟悉的图像进行展示更易于理解,即语法隐喻,例如使用图像展示不同的运动种类(层次3)。教学法的第4个层次涉及多媒体语言教学,例如使用动画解释情态副词。

动画中的语法隐喻

动画有助于实现可视化效果:动画可以让语法直观化、便于解释和学习,培养学习者的概念化能力。运动类的动画比较适合,因为运动在世界范围内广为传播和熟知,具有高大的形象和激励作用,并且易于转化为实践。运动和语言一样基于对世界相同的感知和成形原则。

此外,语法动画可以和行为教学以及戏剧舞蹈教育有机高效地结合:动画基于身体感受,通过移动、手势等容易进行模仿。例如我们可以借助障碍物的图式来表现情态副词,例如此处将它展示为一个被外力/权威(警察)移动的柜子。

  • 基于语法比喻的单个语法现象的新型简单动画演示 图片(截图):©迪丝瑞娜,卡纳莲尼 (EL-Bouz) (2016)
    基于语法比喻的单个语法现象的新型简单动画演示
  • 重复,借助箭头等图式符号加强和放大每个简单概念 图片(截取):©迪丝瑞娜,卡纳莲尼 (EL-Bouz) (2016)
    重复,借助箭头等图式符号加强和放大每个简单概念
  • )) 慢镜头再次重放,使用简单易懂的(元语言)解释 图片(截图):©迪丝瑞娜,卡纳莲尼 (EL-Bouz) (2016)
    )) 慢镜头再次重放,使用简单易懂的(元语言)解释

概念能力作为学习目标

在此背景下,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成功的语言学习不应只局限于语言的形式特点及其外延意义,也应该学习如何带有文化敏感性地去看待语言,认识到语言是对日常经验抽象和概念化之后的语言化结果。这种概念能力的习得理应被视为语言教学的高层次目标,需要学习者积极探讨概念性的差异——即处理好不同语言概念结构之间的转移差异——建立起母语和外语之间的对应关联。概念化差异成功融合后,其最终状态可以使用认知文化学的定义描述为转化差异。这样一来,认知语言教学法建立了与国情学之间的自然联系:一种语言文化的基础可以得到形象化、易于理解和持续性的解释。

因此,刚开始的语言转移差异对语言习得并无阻碍。相反,它是开启概念化语言意识的重要步骤,概念化语言意识对获得外语和母语中的概念化能力有着关键性的意义。

 

参考文献

瓦伦蒂娜.格拉德尔(2016): 《外语学习者通过电脑动画学习德语的认知语言学案例研究》。见:安图.史蒂夫维奇/多里斯.舍内费德(编辑): 《德语认知语言学协会年鉴》。柏林/波士顿: 德古意特出版社,第113-134页。

迪丝瑞娜,卡纳莲尼 (EL-Bouz) (2016): 《基于认知语言学的德语情态副词动画-互动认知语言学及语言教学中的多媒体学习方式》。 柏林/明斯特: LIT出版社

罗纳多W.兰盖克 (2008): 《认知语法基础》。牛津/纽约:牛津大学出版社。

珍妮特.利特尔莫(2009): 《基于认知语言学的外语学习和教学》。贝辛斯托克/纽约:帕尔格雷夫麦克米伦出版社。

约尔格.罗杰 (2013): 《多语言理论-习得-认知-跨文化-社会生态》。图宾根:Narr出版社.

约尔格.罗杰/费伦.穆诺兹.苏纳(2014):《认知和语法:基于认知科学的语法教学以语法动画为例》。见:跨文化外语教学杂志第19期,第二册,第119-145页。

约尔格.罗杰/朱丽亚.舍勒(2014):语法动画和多媒体学习的认知理论。出处:费利西亚.张/贝丝.巴伯(编辑):电脑辅助语言习得和学习研究手册。赫尔希/纽约:科学信息参考,第205-219页。

安德烈.泰勒(2008):认知语言学和外语介绍。见:彼得.罗宾逊/尼克C.埃利丝(编辑):认知语言学和外语习得手册。纽约/伦敦:路特雷奇出版社,第456-488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