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学和文化 从文学作品中获益

书本开启世界
书本开启世界 | 照片: © Schuster – plainpicture

在阅读文学作品的时候,如果不将其视作对现实生活的复制,而是首先关注文本与语言、文体与含义之间的游戏,你便会发现文学作品中蕴含了大量对语言与文化的反思。这个理由说服我们在对外德语课堂上换一种方式来对待文学。

回顾外语教学史,我们会发现文学的地位与角色发生了很大变化。直到上世纪六十年代,以获取象征性资本为目的的外语课着重于培养学生阅读经典文学作品的能力。随着商品与人的流动性逐渐增强,相应产生了全新的交际要求,这种情形也随之改变:现在的外语课以培养学生日常生活与工作中的语言行为能力为目标。这个新的学习目标就是交际能力。像文学赏析这样的精英素质教育似乎对提升交际能力并无裨益。得益于八十年代诞生的“接受美学与跨文化”文学教学法,文学作品直到今天依然是交际型外语课程的一个组成部分;但是它的作用仅限于提供各种话题和作为国情知识的载体。而对于文学写作的文学性——能够引起读者对文字本身、文体和结构兴趣的这部分特点,外语课程持有保留态度,只部分地接受了下来。在外语学习——语言和文化相关的学习中,对文本的文学性处理有着无尽的潜力,有待我们去发掘。

是开启交流的话题还是象征能力

针对上述问题,目前存在着相互矛盾的发展趋势。一方面,文学作品在当前的德语教科书里几乎只充当对话的话题;文学的跨文化视角已经完全在教科书中消失殆尽。尽管这种视角也并非不无问题(这种固有的文化比较视角可能会进一步地加强、而非打破程式化的观念):随着文学在外语教学中的逐渐淡出,语言首先被看作为一种工具,这种情况下研究文学无法对这类语言工作起到任何根本性的帮助作用。恶性循环中,文学的地位就愈发不保。这也影响了2001年发布的《欧洲语言共同参考框架》 (GER) ;参考框架中明显无视了 “符合美学要求的语言运用”这一要求(参见内容精简版的同名章节4.3.5)。

只有看第一眼时,文学才具有民族性;其实不存在“不爱国的艺术”:“和所有好的事物一样,文学也属于整个世界”(歌德)。 只有看第一眼时,文学才具有民族性;其实不存在“不爱国的艺术”:“和所有好的事物一样,文学也属于整个世界”(歌德)。 | 图片: © Thielking – plainpicture

另一方面,一段时间以来出现了一股逆势潮流,提高了文学作品在外语教学中的地位,而这种逆向变化的原因正是源于文学作品的美学层面。这一主张并不一味要求一切倒回到外语教学交际能力转折之前,而是主张继续向反思语言文化的象征能力(克莱尔·克拉姆契Claire Kramsch) 发展。这个新概念的提出反映了社会现状:世界和与此相关的交际要求已经变得愈发混乱与复杂;描述这一现状的关键词有:全球化、互联网、多元文化和多语言性。同时,这一新兴的概念也是历经改变后的理论世界中的一位成员。这个改变后的理论世界包含了多种理论,其中包括:语言和文化转向、后殖民主义和非本质文化概念等。这些理论的基础在于洞察语言在构筑现实与秩序、归属与排斥、感官与含义时的核心作用,并认识到人们虽然能够将语言作为工具使用,但只能部分地掌握与控制语言。文学作品正是通过语言的文学性来清晰展现语言建构基础的表意过程,并起到文化反思的作用:文学通过揭示语言的本质化(将“德语”视作同质的语言)和文化关联化(对“文化”立场与观点的认同),令所谓的固定含义变得模糊不清,质疑理应一成不变的标准,尝试新视角,一言以蔽之:文学给我们带来反思的空间。

《交际德语教程A2》中由埃尔克﹒艾普(Elke Erb)撰写的文章《运动与静止》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通过精心安排的词句和巧妙运用的关键词,作者令阅读文章的学习者完全认识和感受到:在当今时代,运动同时也可能是静止,反之亦然。这个例子展示了语言的能力。当我们将它用于文学中时,语言可以表达难以拆解的矛盾、模糊与对立;而这些正是非文学语言所难以表达的。遗憾的是,由于该教材的定位是培养交际能力,书中并未接受艾普这篇文章有关语言文化反思的提议。不过,文后列出的文献介绍了大量方法,用以提高学习者对文学作品这种独特能力的敏感度;最重要的是这些方法论能够帮助所有语言水平的学习者将这种能力归为己用,提升自身的语言与表达能力。

这个例子之所以有趣,还在于它表明了文化反思几乎等同于语言反思,反之亦然。这也进一步表明,文学与语言范畴之间的分野正在逐渐消失:因为文学已经丧失了它所谓超越(普通)语言的“彼岸”特性。拥有这种“超乎寻常”特性的文学作品只可以也只允许使用于外语学习的高阶课程,需要语言学习者达到较高的语言水平。相反,我们可以看到文学来到了语言的基础层面,并且是学习外语的大好资源,因此从一开始就应该将其纳入外语课的教学内容。

从课上学文学到文学课

如果把这些想法落实在对外德语的课程中,那我们就会从在德语课上学文学转变为上德语文学课。德语文学课的特点是从美学视角看语言。这就意味着评判语言不再使用规范性的错对概念,而是讲求审美角度的成功或不成功。因此,当(例如文学作品的)语言偏离规则或惯例时,要先考察其功能性。这些偏离可能是失败的,也就是表达未果;但也可能是成功的,意味着带来新的表达与反思的可能性。也许把德语文学课这个想法谨记在心就足够了,目的还是为了让德语学习者能够以更具反思性和讽刺性、同时也更轻松、更自由和更有创意的方式来学习德语。

文献

米歇尔·朵布什达特/瑞纳特·里德纳(主编) (2011年): 外语文献 (= 德语;第44册). 伊斯马宁: Hueber出版社。
 
尼古拉斯·欧宇巴/香内拉·瓦尔纳:《对外德语和德语作为第二语言的文学阅读室》,《学习阅读文学作品B1/B2》。 由米歇尔·朵布什达特/瑞纳特·里德纳出版, 斯图加特: Klett 出版社。
 
克莱尔·克拉姆斯(2006年): 《从交际能力到象征能力》。见:《现代语言期刊第90年卷》,第2册,249-252页。
 
哈内斯·施瓦格(2013年): 《通过文学作品进行文化相关的学习》。见:《德语学习期刊第29年卷》,第2册,61-77页。
 
哈内斯·施瓦格 (2015年): 《从头开始——通过文学作品进行文化相关的学习》,见:《德语》,第52册, 22-27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