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作业 为什么没人讨论...家庭作业?

作业属于课堂
作业属于课堂 | 照片 (剪辑):asife © fotolia

家庭作业看起来依然不被外语课堂重视:人人都认识它,使用它,但是没人愿意认真思考它。数字化的家庭作业提供了自由空间,为外语习得提供动力,大有裨益。

德语作为外语的学习受到制度影响,很多情况下家庭作业是课堂固定组成部分:原有的课堂时间之外,作为课堂延续,学生继续通过完成作业的方式学习,任务大多由教师布置,结果也由教师检查。

功能:为何先要熟练?

过去几十年,德语作为外语课堂的作业实践似乎鲜有变化:教师虽然会定期布置大量作业,但是作业在整个预习、上课和课后复习过程中往往缺乏具体的、有意义、易理解及周密计划的价值。” (Standop 2013: 17)。教师通常在复习阶段布置作业。作业用来练习和检查新学材料、消化知识或灵活运用所学内容。

只有个别老师会放弃布置家庭作业来延展或补充课程,完善或深化所学知识(Standop 2013: 50)。但是这样就白白浪费了宝贵的潜在性。因为家庭作业也能在比如预习的时候,让学生回想起已有知识。这能让之后在课堂里听读课文变得容易,也能让学生抱有期待,更有动力学习新内容或者自行提前掌握新知识和新见解。

与之密切相关的是,作业可以(进一步)促进发展自主能力(Pauels 2003):作为教学元素,作业要求学生独自通过外部条件锻炼自控能力,比课堂教学更有效。面对这一要求(及潜能),学生通常只能靠自己。因此,应该多思考和讨论如何有意义地设计和利用作业时间。

课堂与家庭作业环环相扣

如何布置出有效和能激励学生的家庭作业,首先基于教学组织方面。除了课堂与作业之间要环环相扣,反馈也是关键。

如果教师布置的作业只是课后的后续准备,既不会检查,也不在下节课讨论,那么对于学生及课堂而言,作业大都没有任何实际意义。学生不完成作业或敷衍了事的可能性大大提高。但是如果作业用于预习,环节自然相扣。如此以来,学生不仅为自己,也为其他学生准备课程内容,承担更多责任,包括为让课堂顺利进行负责。为避免影响教学质量,学生必须认真准备这项需独立完成的工作。教师应该在课堂上介绍有益的策略,和学生一起加以练习(Aßbeck 1998: 374)。

教师应该为作业给出具体实际的反馈 教师应该为作业给出具体实际的反馈 | 照片 (剪辑): © Bernhard Ludewig/Goethe-Institut

反馈家庭作业

实证研究表明,学生如果认为能得到详实的反馈,就更愿意完成作业。这不仅是因为学生期待作业被批改,另外他们认为真实具体的反馈是一种认可,表示老师对他们的成果感兴趣(Stand 2013:275)。就终身学习的角度而言,也应该激励学生寻求反馈或自己组织反馈。

激发动力的家庭作业

不仅教学组织,社会情感也在家庭作业中起着重要作用。这包括学生的学习动力:原则上如果课堂能激发学生动力,那么作业也会激励到学生。提高学生动力也可以利用特别设计的作业,这就要求设计家庭作业时遵循与课堂相同的原则。如果设计行动导向的作业,就应该激励学生实际运用语言。完成可选择的作业,一起探讨有意义的作业也能产生积极影响(Pauels,2003)。

兴趣导向的网络调研可以提升学生完成作业的动力——前提是可以在课堂讨论调研结果。 兴趣导向的网络调研可以提升学生完成作业的动力——前提是可以在课堂讨论调研结果。 | 照片(剪辑):xalanx © fotolia

数字媒体辅助下丰富多样的家庭作业

我们可以很好地利用混合学习法(即面授课与在线课程结合)重新思考家庭作业。这里不仅是指利用数字媒体完成作业,还在于确定调节点,通过调节作业和面授课程的时间比,整体上把混合学习设计的更丰富(更有效)。以下用三个例子说明:

学习地点
家庭作业可以用来实现真实交流和情境学习,例如去接触掌握目标语言的人。这既可以在外语论坛等虚拟网络场所,也可以在学生所在城市的火车站等真实环境完成。在学习平台上的共同合作以及对移动设备的运用,学生可以在这些地方做作业,甚至可以得到即时帮助。


互动和工作形式
学生在现实中仍然是独立完成作业,但是虚拟场合则展现出全新情况。例如,用社交媒体增加家庭作业的合作形式(无需太多组织工作)。音频和视频聊天、编辑维基或谷歌文档等文本,几乎可以实时共同处理文本或讨论内容。教师可以辅导学生完成作业,起到学习助手的作用:他们可以在特定时间段同步进行,或者不同步,即有时间延迟,单独给学生于反馈。

个性化学习
家庭作业非常适合差异学习。例如根据学习水平和学习偏好,让学生自由选择用哪种媒体实施项目任务。也可以利用学习平台,让所有人都能看到结果,并得到部分反馈。

多花些时间仔细观察外语教学中的作业,很快就会发现,仍有宝藏尚待发掘。很多情况下,仍然需要教师和学生转变观念、转换思想。教师应该(也)设计不同作业,给学生更多发挥空间,使用数字媒体。这样可以鼓励学生对作业提供的自由学习空间负责,独立设计这一自由学习期。家庭作业就不再会是鸡肋。
 

参考文献

Aßbeck, Johann (1998): Über die Funktion von Hausaufgaben. In: Jung, Udo O. H. (Hg.): Praktische Handreichungen für den Fremdsprachenlehrer. 2., verb. und erw. Aufl. (= Bayreuther Beiträge zur Glottodidaktik; 2). Frankfurt am Main: Peter Lang, S. 371-376.
                      
Pauels, Wolfgang (2003): Hausaufgaben. In: Bausch, Karl-Richard/Christ, Herbert/Krumm, Hans-Jürgen (Hg.): Handbuch Fremdsprachenunterricht. 4. Aufl.. Tübingen und Basel: Utb Francke, S. 317-320.
 
Standop, Jutta (2013): Hausaufgaben in der Schule. Theorie, Forschung, didaktische Konsequenzen. Bad Heilbrunn: Julius Klinkhard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