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德国 “刚来这里的时候我有点紧张”

Meghna Sreedar
Meghna Sreedar | 图片 (截图)来源: Meghna Sreedar

世界各地的年轻人来到德国留学,他们遇到了哪些语言和文化方面的挑战?又会给有兴趣到德国留学的同龄人提出哪些建议?八位来自四大洲不同国家的学生讲述了自己的留学经验,还向读者分享了他们各自的学习秘笈。

安娜·罗佐姆 图片(截图):安娜·罗佐姆 “责任意识和主动性就是全部”——安娜·罗佐姆(17岁),乌克兰,机械制造专业第三学期,就读于波鸿

在一家私人性质的语言培训学校上德语课的时候,我听说了“大学桥梁”这个项目。单是申请过程就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之前我关于留学的想法并不很清晰,但现在必须很具体地阐明原因,讲清楚为什么去德国读大学对我来说这么重要。虽然我没有很多钱,但还是希望能够获得一流的教育。我觉得在德国这样一个以汽车工业著称的国家,一定有很多这样的机会。面试通过以后,我在波鸿和哥廷根参加了一个为期三周的STEM(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发起的一个教育项目,四个字母分别代表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译注)项目,项目内容包括语言课、大学参观,以及DAF和AS备考培训。在这期间,我逐渐明确了到波鸿鲁尔大学学习机械制造的想法。作为“大学桥梁”项目的参与者,我可以在读完十一年级后直接升入大学。在最初的几个月,每次上大课之前我都要花很多时间来预习功课,为了适应德语教学,首先必须学习大量的专业词汇。如果今天让我重新进入大学开始学习的话,我还是会选择加入一个里面有俄罗斯学生和德国学生的学习小组。我特别喜欢的一点是,这里很注重自主学习,作为学生你必须对自己的学业负责,在学习方面必须积极主动,这样才能最终完成学业。

法哈德·法拉吉 图片(截图):法哈德·法拉吉 “我勤奋学习,也从别人那里得到了很多帮助”——法哈德·法拉吉,31岁,伊朗,工商管理与市场营销专业第一学期,就读于维尔道

我原先在乌克兰学的是无线电专业,毕业后在伊朗生活了五年,从事的也是和专业相关的工作。以难民身份来到德国后,周围有认识的人跟我说,最好还是拿张德国文凭。所以我就有了重回大学读书的想法,我先是在成人大学学了三个月德语,拿到了B1证书,后来又通过了B2和C1考试。当时我已经掌握了好几门语言:英语、俄语、西班牙语、阿拉伯语、乌克兰语,当然还有波斯语,这一点对我学习德语帮助很大。能够听懂德语后,通过一个远程职业培训课程补习了经济学方面的知识,这样就能到大学里读市场销售和工商管理硕士。一开始我在语言方面遇到了很大障碍,“企业管理学”这样的词都不认识。第一个学期因为在功课上摸不着头脑,还补考了一次,但第二个学期就好多了。当时我通过成人大学找到一位退休老人帮我补习德语,邻居也帮我修改作文。我觉得德国的老年人比年轻人更好打交道。德语里面有各种规则,但是也有很多例外,在文化方面也是一样:有些人见了面会很热情地跟你打招呼,有些人一开始连看都不看你一眼。我一直在尝试认识更多的人。比如每周上完BWL(企业管理学)大课之后我都会找教授请教问题,看到我这么勤学好问,他也很高兴。课余的时候我会给其他难民义务做翻译,这对我学习语言帮助很大。

  卡洛斯·楚阿·姆比德特 图片(截图):卡洛斯·楚阿·姆比德特 “大学的图书馆里面有很多一流的教学资料”——卡洛斯·楚阿·姆比德特29岁,来自喀麦隆,企业管理专业第5学期,就读于帕德博恩

之前我已经在喀麦隆取得了学士和硕士文凭,但我还是想到德国来读大学,因为这里的教育质量更高,而且不收学费。我在国内大学参加了德语培训班,一直学到B1,之后又在帕德博恩大学拿到了C1证书。刚进大学的时候很难听懂大课,但这种状况很快就有所改善。一开始我觉得有点孤单,因为我在汉诺威只有一个认识的人,他是我们家的一个朋友。不过我在球场上也认识了几个德国朋友,和他们聊天对我学习德语帮助很大。遇到生词的时候,我在学习小组里认识的同学都会帮我。我还在第一时间找到了帕德博恩的非洲留学生联合会。考试的时候必须用德语来表述观点,一开始对我来说很难。而且我还必须提高自己的英语水平,因为在专业里面也会用到英语。要想在德国留学就必须具备一定的德语或英语基础,还必须井井有条,每个学期开始前都要定好自己的时间表,有条不紊地安排学习。教授们不难打交道,他们都很和蔼。这边的校园生活井井有条,比如我现在就已经知道这一年当中会有哪些活动。图书馆里面提供大量的电子书和各种各样的教材,能帮助学生更好地学习自己的专业。教学活动一般都有辅导老师,这为我们学习实践操作提供了很大帮助。

莉亚·克内泽维奇 图片(截图):莉亚·克内泽维奇 “学术语言不同于日常生活用语”—— 莉亚·克内泽维奇,21岁,来自克罗地亚,政治与法律专业第五学期,就读于明斯特

我十一岁的时候跟随父母从德国搬到克罗地亚,在那里上了一所PASCH学校,之后的几年又参加了歌德学院的几个项目,到德国上大学的意愿也随之越来越强。虽然我把德语看做是克罗地亚语之外的第二母语,但一开始的时候,用德语做作业、写司法鉴定对我来说还是挺难的。而且我还得同时加强口语方面的练习,因为写论文做报告所用的文体和日常语言还是有区别的。于是我每天晚上利用学校发的讲义和网上的资料,还有我在克罗地亚上语言班时候的学习资料来扩充自己的语言知识。我还一边在图书馆里研究德国的政治体制,而那些知识对德国同学来说都是再熟悉不过的。我还学到了很多方法,比如怎么做作业写文章的时候怎么分段,一篇好的报告在内容和格式方面有什么样的要求。我的教授告诉我说,学习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而是一个持续一生的过程。他的话给了我很大动力。除了理论以外,在德国大学里面还能学到很多实践方面的东西,而且在课题方面没有限制,这一点很棒。每个人都可以形成自己的观点并加以表达。无论是一开始在克罗地亚的时候,还是现在在德国,我都喜欢主动去和陌生人打交道,跟别人聊天、请教,而不是等着别人来找我,这一点对我帮助很大。

彭文琦 图片(截图):彭文琦(音译) “学语法只能不断地巩固、巩固、再巩固”——彭文琦,20岁,来自中国,机械制造专业预科,就读于维尔道

“德国制造”在全世界都是个响亮的名字,所以到德国读机械制造一直是我的一个梦想。出国前我就已经开始在一所语言学校学习德语了,来到德国的时候已经通过了B1考试。德语的语法和词汇对我来说很难掌握,尤其是可分动词。但我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反复不断地巩固,巩固,再巩固。我的德语老师很棒。在这里德语是我的交际语言,日常生活中也有机会说德语,比如在购物的时候。一开始我有点紧张,因为不知道在这儿能不能交到新朋友,但现在我认识了几个巴基斯坦和阿塞拜疆的朋友,挺开心的。为了能多结交一些人,平时我也会去打打篮球。

梅赫娜·斯利达尔 图片(截图):梅赫娜·斯利达尔 “我在预科班上学到了很多专业词汇”—— 梅赫娜·斯利达尔,20岁,来自印度,信息学专业第二学期,就读于慕尼黑

我在国内上的是一所PASCH学校,因为那所学校离我住的地方不远,而且我也很喜欢学外语。我们的学校还有老师都很热衷于参加歌德学院组织各种项目和活动,我也很乐意成为其中的一份子。后来我拿到了一个青少年课程的奖学金,那个项目地点在萨克森的一个小城市。我在那里结识了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中学生,还参观了哥廷根的几所大学,了解到很多关于德国大学的信息,于是觉得来这里留学是个不错的选择,因为技术专业也是我的兴趣所在。现在来这边已经有一年了,一开始我还上了一个预科班,和别的同学在一起学习科技文章的阅读和写作,这对我的语言帮助很大。从一开始我就没有遇到什么特别的困难,因为在国内上学的时候我们在课堂上只说德语,写文章也都是用德语。来到德国以后我的德语水平也一直在不断提高。几百名学生坐在一起上大课,这样的场面我之前从来没有见过。但只靠听讲座是不够的,还得自己钻研资料,所以必须非常积极主动才行。

亚历山大·弗拉索夫 图片(截图):亚历山大·弗拉索夫 “谁能主动多用德语和人交流,就能”—— 亚历山大·弗拉索夫,来自俄罗斯,生物学专业第三学期,就读于波鸿

从七年级我就开始学德语了,那时就有了到德国读书、接受一流的教育的想法。我是从网上看到“大学桥梁”这个项目的,于是就写信阐述了自己的申请动机。面试通过以后,我和来自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乌克兰、格鲁吉亚的学生们一起参观了鲁尔地区的几所大学,还参加了DAF和AS考试。提交了中学成绩之后,我收到一张入学通知,接着来德国留学了。读预科班期间,我和德国同学还有其他国家的留学生一起复习了数学、化学和物理。在“大学桥梁”的一次讨论课上,我们了解了德国大学关于学业方面的制度。如果是在俄罗斯读大学,生物专业的学生还必须修历史学分。但在这里不一样,只需要学和专业相关的一些科目就行了,比如化学、数学和物理什么的,我觉得这一点挺好。一开始的时候我在语言方面遇到了很多困难,结果第一个学期的生物考试不及格,但第二个学期就没问题了。平时我和德国人交流很多,也看德语新闻,这对我很有帮助。重要的是你有很强的意愿,是真的想在这里读书,同时你还要投入大量的时间来阅读专业书籍,这样才能最终顺利完成学业。

尼克尔·阿朗尼巴 图片(截图):尼克尔·阿朗尼巴 “要敢于在人多的场合开口说德语”——尼克尔·阿朗尼巴,25岁,来自玻利维亚,国民经济学与政治学专业第八学期/拉丁美洲区域研究第一学期,就读于科隆

我在玻利维亚上的是一所德语学校,从三年级就开始学德语,最后拿到了德语中学的文凭。十六岁时我参加了一个中学生交流项目,在慕尼黑的一个寄宿家庭生活了四个月。这对我来说就像是走进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但这个地方我很喜欢。于是我就很想到德国来读书。在玻利维亚的时候我上过职业学校,毕业后为了攒钱出国还工作过一段时间。一进入科隆大学我就发现它很国际化,能在这里读书简直太棒了。拉美留学生联合会第一时间就接纳了我,给了我很大帮助。刚来这边的时候很难,因为首先你必须在语言上适应。一开始上大课的时候不是全能听懂,尤其是有的老师讲话带口音。经济学专业里面要用到很多国际通用词和英语词,这对我来说倒不难,但我的政治选修课里有很多专业名词,以前见都没有见过,所以不得不从头学起。发给我们的讲义上面会列出很多词汇,便于课后复习巩固。考试的时候是允许查字典的,但我从来没有查过,因为怕耽误时间。在一个有些规模的大学里读书,你必须性格外向,敢于在大课上或是讨论课上发言。一开始我对学业和生活的安排问题没有太放在心上,第一次独自一人去找住处、吃饭、处理各种事情,这些对我来说都是不小的挑战。现在我知道了,系学生会提供学业安排方面的帮助,所以我建议留学生从一开始就到这些组织去寻求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