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随堂记录 为记笔记做准备

记录所听到的内容,同时批判地评论
记录所听到的内容,同时批判地评论 | 照片 (剪辑): © kasto – Fotolia.com

大学学习和职场,记笔记不可或缺。但是,记录是种复杂的语言行为,尤其需要特殊的认知能力和策略。以下思考将展示如何在德语作为外语课堂训练记录笔记。

  学生聆听,建立现有知识和新知识的联系,筛选重要信息,做好记录,辅助记忆,供未来使用。所有这些都是日常大学生活及未来职业中理所当然的行为。

  但记笔记究竟是怎样的过程?有哪些语言和认知的要求?如果要用外语来完成听-看-理解和创造性行为,例如互动和做笔记,会有哪些额外的困难?这些将会以在一堂讲座课上记录笔记为例予以说明。

  记笔记是一种文本和知识整理的工作技巧。笔记本身就是一个听写记录,与未来的使用目的相关,例如自己的论文、学期论文,甚至是笔试准备。

语言认知技能

  做笔记时,学生要能把听到的内容,借助讲稿或复制的演示文稿,与书面或视觉输入比较。另外,应该能够理解非语言和半语言符号,适当予以评判。这尤其适用于研讨课或讲座后的多人讨论。这些符号具有文化特殊性,从外语和外国文化角度看,并不总能被明确无误地理解。

  大学阶段至关重要的还有,学生明确科学论述内的语言行为,即论证、证明或反驳的功能。除了学业相关的文本类型等功能,学生还应该能够在听(和做笔记)的同时,识别并理解科学语言以及文本建构的元素。只有这样,才能推测何时在提出讨论问题,或者何时可以做出其他推测。除了确认讲话的关键词和重要信息,学生必须能够识别和推测话语小词及手势、面部表情或声调的非语言和半语言标记。帮助学生更容易理解立场和各个论证,并将其与讲话人对号入座。另外,学生必须能够拟定建构手段,例如构建报告或演讲的衔接元素,为随后的阐述推导假设。这反过来有利于理解接受。

联系现有知识

  这里还要求学生把所听到的内容与现有知识及假设结合,根据所听内容与自己提出的问题做相关性检查。这时有必要减少参考文本(即讲座)数量。重要的是,区分重点和非重点,同时区分新知识和确定已有的知识。这时必须选择应该记录哪些内容。

记笔记

  学生决定记录内容后,要在头脑里准备,凝练语言,改写这些内容。借助个性化的缩写、笔记符号和标志,节省时间,有效书写(使用用平板电脑或手写)。此外,学生应当书面记录下论证结构:通俗易懂地记下论点、对立论点、论据、对立论据,需要大量子能力。还必须决定,笔记用母语还是外语记录,这主要取决于笔记之后的使用目的。语言的选择也会影响记录笔记的文字系统。

笔记用于备考笔试。 笔记用于备考笔试。 | 照片 (剪辑): © Robert Kneschke – Fotolia.com

声音和烟雾 – 言语的瞬时性

  鉴于口头表达的瞬时性,书写时保持警惕非常重要,以避免线索丢失和错过紧随的信息。与阅读和摘录不同,所听信息不能重复收听。不过,可以在听和记的过程中,批评性地评论笔记,把个别观点放置在更大的背景下,交叉引用。在此基础上,学生可以提出新的或深入的问题。

  总体而言,笔记的挑战在于“不同交际任务之间的脑力分离”(Ehlich 2003:19)。也就是说,学生必须在得不到重复的情况下,同时实现完全不同的语言和认知行为。因此,在外语环境里听讲座课或研讨课无疑是一种脑力负担。

为笔记做准备

  在大学,记笔记通常与学业考试要求紧密相关。因此,B2和C1级别语言课程里,教授这一能力的任务和练习时,应当在内容和情境上联系笔记真实应用情境及功能。

  学生必须学会,使用所做笔记帮助备考笔试,从而更容易给出考题的贴切答案。虽然,泛听、选听、精听和记录所听内容是初级到C1级别德语作为外语和德语作为二语课堂的固定内容,但课堂上很少会详尽教授如何有效做笔记,以备考未来某考试。例如,听力理解的许多练习形式要求学生把信息整理分类或回答给定的问题。而备考笔记则要求学生选择考试相关的内容。重要的是,学生能独立区分并预见与之后考试成绩相关的主要和次要内容,预见所听内容中可能会出现哪些答案。

  因此,教师应首先向学生介绍结构化的包含简要基本信息的笔记。这些需要结合具体实例,帮助未来的大学生推导出编写个人笔记的标准。教师可以使用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 Angebot (慕课) 大规模公开课堂提供的在线讲座来完成。许多德国高校的不同专业都免费提供导论讲座课在线课程,有些还提供补充材料和幻灯片。

高校在线可用德语讲座是很好的练习材料。 高校在线可用德语讲座是很好的练习材料。 | 照片:© 维也纳应用艺术大学

以下文档总结了高校在线讲座90分钟课程做笔记的整个过程:    我们认为,重要的是,整合学业相关的工作技巧,如讲座课或工作会议笔记,将之固定在大学预备或大学期间的德语作为外语课堂。因为这些技巧不会自然而然地出现在学业里,(德语作为第一语言的学生也是如此)。相反,如例所示,应该系统地行动导向地将之纳入课堂。这样才能帮助外国学生有效地组织学习,应对知识整理的巨大工作量。
 

参考文献

Arras, Ulrike (2015): Mitschreiben als hochschulrelevante Sprachhandlung – kann das eine Sprachprüfung testen? In: Knapp, Annelie/Aguado, Karin (Hg.): Fremdsprachen in Studium und Lehre – Foreign Languages in Higher Education. Chancen und Herausforderungen für den Wissenserwerb – Opportunities and Challenges for the Acquisition of Knowledge. Frankfurt am Main: Peter Lang, S. 209-245.

Banzer, Roman/Kruse, Otto (2011): Schreiben im Bachelor-Studium: Direktiven für Didaktik und Curriculumentwicklung. In: Berendt, Brigitte /Voss, Hans-Peter/Wildt, Johannes (Hg.): Neues Handbuch Hochschullehre. Lehren und Lernen effizient gestalten. G 4.8. Berlin: Raabe Verlag, S. 1-37. 

Ehlich, Konrad (2003): Universitäre Textarten, universitäre Struktur. In: Ehlich, Konrad/Steets, Angelika (Hg.): Wissenschaftlich schreiben – lehren und lernen. Berlin u.a.: De Gruyter, S. 13-28.
 
Graefen, Gabriele/Moll, Melanie (2011): Wissenschaftssprache Deutsch: lesen – verstehen – schreiben. Ein Lehr- und Arbeitsbuch. Frankfurt am Main: Peter Lang.

Oertner, Monika/St. John, Ilona/Thelen, Gabriele (2014): Wissenschaftliches Schreiben. Ein Praxisbuch für Schreibtrainer und Studierende. Paderborn: Wilhelm F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