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数民族和多语能力 第三代德裔移民:掌握多种语言、拥有多元文化身份的世界公民

国际少数民族会议围绕多语议题展开
国际少数民族会议围绕多语议题展开 | 图片(截图)来源:© Kerekes Zoltán – 歌德学院布达佩斯分院

对少数族裔来说,多语能力和多元文化身份可以为个人发展提供丰富的资源和广阔的前景。那么在德裔少数民族眼中,掌握多门语言究竟会为自己带来哪些益处?”第三代移民之窗”的采访视频对此做了生动呈现。

为期两天的少数民族国际会议——“欧洲多语背景下作为少数民族语言的德语:前景与挑战”于2017年7月举行。此次会议由歌德学院布达佩斯分院与布达佩斯安德拉什大学、匈牙利德裔少数民族自治州委员会共同举办,主要围绕如何提高教育、文化和青少年工作领域内德裔少数民族的语言能力而展开。除德语教师和培训人员外,与会者中还包括来自中东欧十六国德裔少数民族的政府决策人员及青少年组织代表。

会议决定,今后将在少数民族地区各学校间构建一个更成熟、完善的网络,以系统性地合力推进对德裔少数民族的扶持工作,同时进一步加强双语教学。会上将幼儿园及小学阶段的德语教学、跨地区少数民族德语教师培训、以及德语作为专业课的拓展作为今后工作的重点。在高校教育方面与会者一致认为,教学大纲的公布、教材的使用和交流以及奖学金项目都具有重要意义。

了解德裔少数民族现状的窗口:“第三代移民之窗”


通过“第三代移民之窗”的人物采访可以了解到,德裔少数民族青少年和青年人是如何运用自己的多语能力的,以及对他们来说,德语在形成身份认同方面具有哪些作用。在采访视频中,来自德国九个新联邦州的“第三代” 少数族裔代表回答了以下几个问题:德语在今天的日常生活中占据着一个怎样的位置?相对于他们对德裔少数民族有很强的归属感的祖父母一代,这些年轻人又是如何来看待德语对自己的生活及身份认同的意义的?在当下欧洲社会,多语能力是否被视为一种珍贵而有益的文化遗产?

面对这些问题,视频中的被访者流露出了不尽相同的情感:有的人对自己的西里西亚民族身份充满自信,有的人把萨克森方言当做一种“家族语言”,有的人胸怀世界,骄傲于自己在语言和文化上的双重身份,有的却对本民族语言和文化只有零星模糊的记忆。文化和语言之根虽然构成了这些青年人成长背景的一部分,但他们却是生活在一个多语言融合的欧洲,并且都对自己所继承的多语文化遗产有着清醒的认识。

德裔少数民族的历史

自十二世纪起,大批德裔农民、工匠和商人响应统治者号召,长途跋涉迁居到中欧东部、东南部及沙俄帝国境内。他们在那里辛勤劳动,建起村庄和城市,在建设家园的同时也创造出了属于自己的文化。时至今日,这些人的后代仍作为德裔少数民族散居在中欧东南部及中亚各国。这些少数民族所经历的,是一部颠沛流离、催人泪下的历史:

1989年柏林墙倒以前,哈萨克斯坦北部生活着大约120万德国人,如今仅余20万人左右;1940年,斯大林一声令下,对前苏联境内欧洲部分的德裔人口进行了强制移民;东欧剧变后,面对卷土重来的纳粹主义风潮和停滞不前的经济状况,生活在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境内的德国人不得不再一次背井离乡……

波兰的国土在历史上曾多次遭邻国肆意分割,国界几经变更。早在中世纪就已有德国人在西里西亚、波美拉尼亚、勃兰登堡和普鲁士定居。在二战之后的所谓“西迁”过程中,波兰的德裔少数民族人口一部分被驱逐出境,另一部分从五十年代起开始陆续移居联邦德国。

德国政府对德裔少数民族的扶持

幼儿园和小学阶段的德语教学将被作为日后的扶持重点 幼儿园和小学阶段的德语教学将被作为日后的扶持重点 | 图片(截图)来源:Jörg Müller - Goethe-Institut 自1998年起,歌德学院受联邦政府委托,通过举办语言班、德语教师培训及各种文化项目对生活在俄罗斯、捷克、波兰、哈萨克斯坦、斯洛文尼亚、匈牙利、罗马尼亚、格鲁吉亚、乌克兰、斯洛伐克及摩尔多瓦共和国境内的德裔少数民族进行扶持,其中包括邀请儿童文学作家安妮特·韦伯(Annette Weber)在各国举办巡回读书会,举办以制作教学资料为主题的工作坊,等等。所有活动均以传播德国国情知识和介绍当下德国社会现状为主旨。此外,歌德学院每年还会安排语言辅导教师在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克兰等国的合作机构为当地教师提供为期九个月的德语教学培训。此外,歌德学院还在各地的德裔少数民族聚居区组织实施各种语言和国情项目,以传播一个生机勃勃的德国形象,并通过课堂以外的活动激发当地青少年对德国及其文化的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