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媒体上的真实交流 告别情景模拟

数字媒介有助于将更加真实的交流引入课堂教学。
数字媒介有助于将更加真实的交流引入课堂教学。 | 图片(截图)来源:WavebreakmediaMicro © Adobe Stock

在当前的外语教学中,交际过程常以情景模拟的方式进行,其目的却在于构建出一种以真实人物之间的真实互动为核心的教学场景。在此方面数字媒体可以发挥重要作用。

抛开课堂上老掉牙的外语教科书,告别远离现实生活的情景模拟,借助数字媒体将真实的对话伙伴“请”进教室,通过一种真实的方式,围绕各种贴近生活的主题来学习语言——这些听上去似乎十分简单。莱纳·多纳特(Rainer Donath)早在1995年就谈到:我们通过课堂上的情景模拟“所构建出来的,是一种无论在语言上还是文化上都同另一国家的现实相去甚远的交际场景,一种稻草人式的存在”(Donath,1995:46)。因此他建议“用一种与现实相关的交流来取代教科书上那些过时、扭曲、甚少真实的二手信息”(Donath,1995:46),并由此发起了一系列通过电子邮件来进行交际的教学项目。然而实践证明,听上去似乎简单易行、很有说服力的方法,在细节上却十分复杂且问题重重。首先,对“真实”这一概念应作何理解便是一个难题。

何谓“真实”交际? 

在外语课堂上,不真实的模拟交际总是占据着主导,面对这一状况,教学领域对真实交际的呼声也越来越强。在一档名为“德语入门”的电视教学节目中,罗里奥特(1992:94)以一种漫画般的方式准确地展现出模拟交际的荒诞性:
 
维克多:我叫维克多,体重82公斤。
他:我叫赫伯特,我乘坐的火车19点26分发车。
她:这是我的丈夫。
他:这是我的裤子。
维克多:这是我的公文包。
 
在极个别情况下,课堂上的语言交流与课堂以外的真实交际场景几乎没有任何相似之处,它仅仅是服务于一个预先制定的教学目标(例如讲授代词的用法),没有任何内在的对话动机可言,充其量只有一个刻意制造出来的话题。而对学生自己的实际生活来说,这样的交际不仅内容空洞而且毫无意义,甚至是可有可无的。
 
相反,在朱迪特·宾德根斯-柯斯滕(2013)的理论基础上,我们可以对交际的真实性作出如下概括:当语言交际不以教科书上提供的刻板样式为参照,而是同语言和文化现实相结合,那么从语言学和文化角度来看,这样的交际便具有真实性。当交流动机真实存在,且交流的目的不仅仅在于完成某个课程目标,而是对参与者本人来说也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时,那么这样的交际从功能上看即是真实的。
 
从上述浅显简要的概括当中,能清楚地看出真实交际与课堂交流之间常会出现的矛盾和不一致。交际过程越是围绕一个死板的教学目标展开,学习者就越是难以感受到它的真实性。在这样一种背景下,可以将虚拟交际作为一个契机,借以在语言、文化和功能层面尽可能地提高外语教学的真实性。

真实交际VS教学设计

学习者可以通过语音或视频的方式与他人进行真实交流 学习者可以通过语音或视频的方式与他人进行真实交流 | 图片(截图)来源:twinsterphoto © Adobe Stock 从以用户浏览为主的Web1.0到用户参与内容生产的社交媒体即Web2.0的转变,是互联网上影响最广泛的发展成果之一:在多纳特发起电子邮件项目的时代,聊天、论坛和视频会议还只是技术怪咖们的专属游乐场,或是门外汉眼中充满神秘的新奇事物,而如今这些都已成为Facebook、Instagram、Snapchat、Youtube、Twitter和Whatsapp用户们的普通日常。从技术上看,在外语教学中引入真实交际过程从未像今天这样简单:如果想在互联网上发起一个合作写作计划,邀请多名用户共同撰写一篇文章并展开讨论,只需创建一个带有共享选项的Google文档分享链接即可。fanfiction.de这样的网站可以作为互联阅读的起点,用户在这里不仅可以分享文学创作,还可以改编最新的热门电影游戏,或就有关话题进行在线交流。对众目睽睽的开放式网络心存疑虑的人,则可以利用诸如lectory这样的商业平台进入一个可以与其他用户一起读书、注释和讨论的封闭空间。Facebook上的个人主页和群组吸引用户进行交流,甚至单个的话题标签也可以用于语言学习:例如在Instagram上活跃着一个集中在#basicgermanwords话题下的社群,专门收集和讨论关于“Hähnchengrill”“Glühwein“等德语词汇的美图。利用Wordpress平台可以很方便地创建博客,将上述多种功能结合在一起:作为读书日志或文件夹的虚拟替代形式,博客成为教室在虚拟空间的延伸,且整个互联网的用户都成为其潜在读者(参见Schildhauer 2015)。利用WhatsApp等一些倍受欢迎的聊天工具可以发送语音消息,这种口头交流方式虽然在时间上有延迟,对于外语学习却完全可以是一个有利因素:学习者因此有足够的时间来组织语言,不必立即做出回应。如今,使用任何一部智能手机都可以轻松进行视频会话(如Skype, Facetime, Hangout等等)。
 
相对于技术上的简单易行,如何通过有效的教学手段对真实交际过程予以指导则是个艰巨的任务。对教学人员来说,最突出的难题在于,如何安排课堂活动才能让学习者感受到一种真实、自然而非刻意营造的交流场景。一般情况下,这一点可以通过设置共同的会话主题来实现,比如会话双方都感兴趣的事物,或是地方特色、热门话题和相同的课堂教学内容,等等。同时还须注意,数字媒体上的真实写作往往介于口语和书面语之间,因此不必根据杜登字典上的标准用法来评判一段聊天记录。真实交际的另外一个典型特征是,教学人员会因此失去对现场的掌控:学生可能并不会按照课堂上要求的那样,通过电子邮件来发送个人简介,而是直接在WhatsApp上发送消息,给出自己Instagram个人主页的链接,或是在“官方”视频会话之外绕过教学人员在Twitter上发帖,对会话情景做出评价。极个别情况下,真实交际还可能意味着会出现比如作为会话双方的德国学生和法国学生主要用英语进行交流的场面。

技术与教学法

从技术角度上看,创建真实的交际场景从未像今天这样能够借助数字媒体轻易实现。而相比之下,如何保持课堂教学中语言交际的真实性则始终是一个令人困惑的难题。多纳特曾呼吁摈弃外语教学中的模拟交际,而这或许就是他的这一主张在时隔二十多年后仍然具有现实意义的最重要原因。荣获2018德国“教学创新奖”的德国与荷兰视频会话教学项目GLAS(参见Langela-Bickenbach 2015)证明,真实的交际完全可以在外语教学中实现。
 

参考文献 

Bündgens-Kosten, Judith (2013): Authenticity in CALL: three domains of “realness”. In: ReCALL 25, H. 2, S. 272-285.
 
Donath, Rainer (1995): Schluß mit den Simulationen im Fremdsprachenunterricht. In: Computer&Unterricht 5. Jg., H. 18, S. 46-51.
 
Langela-Bickenbach, Adriane (2015): GLAS-klar! - Austausch und Videokonferenzen mit der niederländischen Partnerschule. In: nachbarsprache niederländisch, H. 30, S. 4-25.
 
Loriot (1993): Deutsch für Ausländer. Ein Fernsehkurs. In: Ders.: Menschen, Tiere, Katastrophen. Stuttgart: Reclam 1992, S. 93-94.
 
Schildhauer, Peter (2015): Blogging our Way to Digital Literacies? A Critical View on Blogging in Foreign Language Classrooms. In: 10plus1: Living Linguistics, H. 1, S. 182-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