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语教学的未来 全盘数字化?

选择适合自己的个性化语言学习方案
选择适合自己的个性化语言学习方案 | Foto: Wavebreak © plainpicture

五十乃至一百年后的我们将如何学习外语?数字媒体在未来的外语教学中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今天我们能真正回答这些问题吗?

预测外语教学在遥远未来的发展状况无异于痴人说梦,仅凭现有的研究成果,是无法来对五十到一百年后的发展做出准确判断的。正因如此,著名的校园数字媒体应用报告“Horizon-Report”最多也只预测未来五年的发展趋势。

尽管疑虑不可避免地存在,我还是想自告奋勇地来对未来做一番预测,但在这里有两个前提需要说明:首先,我给出的预测结果不止一个,而是三个;其次,需要特别指出的一点是,文中所谈只是我本人就外语教学未来发展趋势而发表的一家之言,并非经过严格科学论证的研究成果。

“根本性变革”现实吗?

外语教学领域的根本性变革并不会由于某种“新”媒体的应用——无论它具有什么样的形式——自然而然地出现。只有当新的理论方法(如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交际理论)问世,或者现有理论以另外一种方式得到运用,又或是被更加长期和全面地付诸实践,这样的变革才有可能发生。一段时期以来,外语教学改革一直陷于停滞状态。我认为这在很大程度上与不同要求之间相互冲突、互为掣肘有关。例如一方面是注重培养应试能力的标准化要求,一方面则是以学生为导向、调动主观能动性和/或因材施教的教学主张。我不认为这一矛盾在不远的将来会有所改观。主流的方法折中主义——即所谓“全盘奉上、各取所需”——的确有助于教育机构、教师和教材出版社适应当前不尽如人意的教学状况。但如果这一状况维持不变,则未来五十年的外语教学必将和今天的情形相差无几。

Neue Routinen werden entwickelt, indem mentale Blockaden überwunden werden. Neue Routinen werden entwickelt, indem mentale Blockaden überwunden werden. | Foto: © jungeblodt.com 即便是数字化转型也不会给这方面带来任何改变,因为数字化并不是一套(新的)理论方法,它只能对宏观和微观教学方法起到一定的辅助作用,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引入新颖或另类的活动形式,从而有助于以另外的方式来更好地实现某一套教学方法中的特定原则。寄望于技术能够带来彻底改变的想法在笔者看来并无任何建设性可言:如果人们只是对当前运用的媒介或技术手段加以替换,除此以外不做任何改变,则不会取得任何实质性进展。此外,各种数字媒体可以作为一切外语教学原则及方法的辅助性手段,既然数字化可以有效地用来强化某些特定教学原则,便也可能进一步加深当前的方法折中主义。

只有转变常规的教学方式和学习习惯、改变或摒弃固有的行为模式,制定新的规则,才能为外语教学改革创造条件。所有参与教学实践的主体都必须积极参与这一转变,唯有如此,未来的外语教学面貌才有可能真正焕然一新。

对渐进式变化的展望

我确信某些发展是必然的,问题在于它们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但无论如何都会出现一些渐进式的改变,尤其是在教学管理以及课堂内外的个性化学习媒介的研发方面。
  • 数字工具将会进一步改变(并最终简化)教学管理模式。数字花名册、考务管理系统、教育机构用于管理各项流程的软件系统、为学生提供教学资料和在线辅导的网络学习平台,将会在未来得到更高程度乃至全方位的普及。
  • 这一发展将有助于收集更多关于学习者及其学习情况的数据(学习分析,即所谓“Lerning analytics”),同时也为外语教学研究提供不同于以往的其他数据,这在某些领域将会带来新的认识。
  • 这些认识将被用来编写更易于理解的学习资料,以达到个性化学习之目的。
  • 对采用目标语言编写的教材以及潜在的目标语言传播方式的使用将会进一步简化;媒体多模态(Multimodality)将会进一步提高和细分。
  • 免费教材的数量将进一步增长(在此对教材的质量暂且不做讨论)。
理论上,后三种趋势将为自主学习开辟出更多途径。

Tabula rasa – 未来(依旧)是一张空白名单 Tabula rasa – 未来(依旧)是一张空白名单 | Photo: © Colourbox

从大胆设想到回归现实

但除此以外,我对未来的外语教学还有另外一种设想。这种设想所预期的变化已远远超出渐进式变化的范畴,因此往往一经提出便迅速招致各种怀疑,但它仍然有可能实现。与数字媒体的应用相比,它更多地与外语教学的方法设计有关。这些预期的改变并不是由技术主导,其动力来自于一种坚持以学生为本、促进自主性学习的教学实践的意愿。

根据我的这种外语教学设想,各种正式和非正式的,强调或削弱教师主导作用的,或完全没有教师引导的学习阶段应当始终结合在一起。与使用目标语言的对话者之间的真正(真实)交流从一开始就是课堂教学的关键所在(见Krommer 2018)。在这里,教师扮演的角色发生了变化,当学生更多地运用数字媒体和使用目标语言的对话者展开各种形式的交流,利用目标语言教材和网络资源进行练习的时候,教师的角色并不会变得多余,相反,他们将作为语言学习顾问和辅导人员变得比以往更加重要,原因就在于只有他们才能推动学生的自主学习,积极有效地利用上述媒体手段,在解决所有的内容难点、尤其是与形式相关的难点方面起到帮助作用(Rösler 2013: 162)。外语学习不再只是局限于某个特定空间(教室),而是可以选择各种各样的场所和地点,同时还可以采用各种不同的工作和互动方式。在线教学、单人学习(例如在家学习)都只是诸多形式中的一种,此外还可以根据具体的教学目标(由教师建议或由学生自主选择)采用更多其他方式。在不同层面结合各种教学方法及教学决策的混成式学习情境(见Wüffel 2018)将成为外语教学的主流。

这听上去是不是有些老生常谈?没错,它们并不是什么闻所未闻的新创意,在我看来,我们距离这些提议的真正落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参考文献

New Media Consortium (NMC) (2017): Horizon Report. Higher Education Edition. (10.02.2018).

Krommer, Axel (2018): Authentische Kommunikation in digitalen Medien. Schluss mit Simulationen. In: Magazin Sprache.

Rösler, Dietmar (2013): Sprachnotstandsgebiet A – Herausforderungen an die Fremdsprachenforschung. In: Zeitschrift für Fremdsprachenforschung 24 Jg., H. 2, S. 151-168. 

Würffel, Nicola (2018): Hausaufgaben im DaF/DaZ-Unterricht. Ein altes Thema (digital) neu denken. In: Info DaF 45. Jg., H.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