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实践中的DACH原则 把握多样化契机

DACHL-词云
DACHL-词云 | © Rüger/Shafer

DACH原则将多样性理解为一种常态,主张将德语及德语地区的文化多样性作为一种潜在资源加以利用,以丰富和完善德福课堂教学。文中援引几位教师的经验对DACH原则加以讲解,并通过举例的方式做了进一步探讨。

Servus! Grüezi! Guten Tag! Moin, Moin! Grüß Gott!——这些问候语中你会脱口而出的是哪一句?“德语不是某一国的专属语言,而是一门涵盖了不同语言变体和标准形式的多中心化语言。”澳大利亚德语教师凯瑟琳·戈斯林(Catherine Gosling)说。除各地的方言和地区性口语之外,德语还分为三种标准语言变体,它们分别是德国、奥地利和瑞士使用的标准德语。虽然这三种变体之间的差异微乎其微,并不会对理解造成障碍(参见Shafer 2017),但不同的词汇和发音还是形成了一种颇为有趣的对照。“以‘土豆’一词为例,荷兰语 ‘aardappel’就要比德语’Kartoffel’更接近于奥地利语中的‘Erdapfel’。”荷兰德福教师萨宾娜·詹特格斯(Sabine Jentges)解释说。

当学生们得知欧洲有很多个德语国家,并且他们生活中常见的一些日用品是产自那里的时候,都表现得十分惊讶且兴趣十足,来自马里的伊布拉欣·凯塔(Ibrahim Keita)说,“当他们了解到某种日用品,比如深受马里人喜爱的提花棉布,是产自德国或奥地利的时候,心理上会自然而然地对这些国家产生一种亲近感。”

DACHL原则如何实现?

在荷兰,德语教师萨宾娜·珍特戈斯利用毗邻德国的地理优势,策划了“超市里的DACH产品发现之旅“,组织学生“寻找公共空间和商业广告中的语言文化线索及其意义和来源”。类似活动的开展有助于打破和目标语言区相关的语言和文化心理图像的单语性和片面性。

培养学生对多元化世界的敏感意识,帮助其认识到多元化视角是一种自然而然的常态,这是DACH原则的一个重要目标。专业术语“DACH”指的是将DACHL地区(即德国、奥地利、瑞士、列支敦士登等德语国家和地区)丰富多样的语言和国情知识与德语教学相结合的原则。遵循DACH原则的课堂教学能促使学生积极思考社会多元化现象,培养对不同生活方式的包容意识,教会学生如何以正确的方式来对待外来文化。

通过角色扮演和话剧表演,学生能够把自己代入到角色当中,转换思维、变换视角,对不同的立场和观点获得一种感性认识。立陶宛教师阿格涅·布拉茨维奇涅(Agne Blazeviciene)介绍了她指导学生将弗朗茨·霍勒的短篇小说《群山如何来到瑞士》改编成话剧的经验,学生们在排演过程中反复揣摩小说语言,还自己动手制作了戏服和道具。而在文学作品、短片和视频中也同样可以发现一些与众不同或是幽默诙谐的视角。
  
对斯洛伐克的教师米夏埃拉·柯瓦考瓦来说,DACH原则可以促使学生有意识地对几个DACHL国家进行比较,探究“为什么使用同一种语言的国家会形成各自不同的发展状况”,“寻找个中原因和决定性因素类似于一种惊险刺激的侦探工作,并且要求学生具备相应的跨学科知识(语言学、文化学、社会学、文化人类学、历史),”她说。

对于如何发现DACHL国家各自的特色,DACHL“寻宝”竞赛的结果也为我们提供了不少令人耳目一新的方法和建议。其中的教学法建议旨在给出如何“引发思考和讨论”的具体示范,引导学生去发现德语国家不同于流俗观点中所传播的另外一种面貌(Mohr/Rüger 2016),鼓励学生对自己一直深信不疑的观念展开批判式分析。当然,世界上还有更多DACHL珍宝有待人们去发掘。

DACHL“寻宝”竞赛获奖线索之一 DACHL“寻宝”竞赛获奖线索之一 | 图片(截图)来源:@Sandra Spiller

“教学实践中的DACH原则” 专业会议

2018年3月8日在歌德学院慕尼黑总部举行的专业会议上,来自大学、教育中介机构和出版社的50多名德福教学专家就如何在课堂教学、教师培训及教材编写中贯彻DACH原则展开了讨论。了解会议成果请登录网页IDV Website

DACH原则的进一步深化

大量实践经验及示例表明,关于如何在德福教学中贯彻DACH原则,有多种途径可供选择。DACH原则不是对德语国家语言和国情现象的简单罗列和汇总。在语言层面,培养学生对多样化的感知能力固然重要,但与此同时,引导学生将语言理解为一种动态现象,激发其对多样化表达方式的兴趣,也同样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在如何处理国情和文化多样性方面,进一步深化的DACH原则以各种文化学论述为依据(参见SIG 2.4)。与此相关的专业讨论也正在全面展开(参见Altmayer 2013;Schweiger/Hägi/Döll 2015)。

德福教学的首要任务并不是介绍诸如奥地利、伯尔尼或图林根的现状,而是要让学生了解德语国家的人们是如何说话、写作、讨论和思考的。找到与教学主题及内容相关的论述、联想和讨论是十分重要的一点。尽管人们在通常的表述中往往会不假思索地使用比如“蒂罗尔“、“标准德语”、“ 西部人”(Wessi)、“家乡”或“中立”这样一些概念,将其作为一种众所周知的前提,但这些概念并不是一种天然的存在,而是经由语言塑造、协商和传播而形成的结果,因此在所有的德语文本中并不必然一致。在某些情况下,这些概念还会被人们作为一种工具加以利用,用于实现比如商业、旅游或政治等目的。

“南方”在哪里,南方是什么?

即使那些看似不带任何政治色彩的普适性概念,在不同的语言中也有着不尽相同的涵义,这些特殊的涵义并不会通过翻译自动转化到另外一种语言当中。以“南方”(Süden)一词为例,阿根廷的德语学习者在读到“我们到南方去”这句话时,头脑中联想到的或许不只是一个地理学和自然科学意义上的方位,而是人迹罕至的旷野,植被稀少的山脉,以及冰雪,严寒和企鹅。相反,“从萨尔茨堡直飞南部”这样的大幅标题或是像“一路向南”这样的流行歌,则更多地让人联想到人流如织的海滩、假期、棕榈、阳光、温暖、炎热等画面,以及各种关于地中海地区的想象,其中或许还包括东方美食。在很多德语作品中,“南方”一词是“自由”的象征,也是歌德盛情讴歌的心仪之地——意大利的代名词,德国人在看到这个词的时候并不会立即想到澳大利亚(“Australian”在拉丁语中意为“南方的土地”)。此外,德国南部指的是巴伐利亚和巴登-符滕堡,瑞士南部对应的是讲意大利语的提契诺州(Tessin),而奥地利南部则是克恩滕州(Kärnten)。生活在这些地方的人有着各不相同乃至大相径庭的习惯性视角,其他地方的人对他们的刻板印象也千差万别。除代表不同的地域性视角以外,“南方”的概念中还包含了国际政治话语中的南北冲突或南北对话

不同的释义通过相同的语言和媒介,以集体的方式被构建和传播开来,但长久以来在整个德语地区并没有形成统一的发展,上述例子只是语言文化多样性的管窥蠡测。引导学生去探索和感受这种丰富性,正是结合最新研究成果并以文化学知识为背景的德福教学的意义所在。

通过DACHL参与语言协商

通过教学资料、图片、音乐、视频和内容丰富、体裁各异的文本选读,通过教师或其他人员的讲解,可以将多种多样的概念阐释及价值判断与德福课堂教学相结合,从而使学生具备深入洞察由德语这门语言构建起来的所谓“真相”的能力,将阐释理解为一种不断演变的动态结构,并以反思和话语批判的方式积极介入这一协商过程,参与发言,成为其中的一份子,最终理解缩略语“DACH”(把握多样化契机,Diversität als Chance)的真正含义。

如何在具体实践中对DACH原则加以运用,则因学习地点、目标群体和兴趣而各有不同。那么问题来了:您在自己的德语教学中是如何运用DACH原则的?
 

Literatur

Altmayer, Claus (2013): Die DACH-Landeskunde im Spiegel aktueller kulturwissenschaftlicher Ansätze. In: Demmig, Silvia/Hägi, Sara/Schweiger, Hannes (Hg.) (2013): DACH-Landeskunde. Theorie – Geschichte – Praxis. München: Iudicium, S. 15-31.

Shafer, Naomi (2017): Varietäten und Varianten verstehen lernen: Zum Umgang mit Standardvariation in Deutsch als Fremdsprache. Dissertation, Universität Fribourg.

Schweiger, Hannes/Hägi, Sara/Döll, Marion (2015): Landeskundliche und (kultur-)reflexive Konzepte. Impulse für die Praxis. In: Fremdsprache Deutsch. H. 52, S. 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