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的成功因素 教师与学生的关系 - 学习的成功秘码

师生关系
© adobe.stock

尽管各种媒体实现了数字化,教学和学习却仍然是一种模拟(本文中的“模拟”是相对于“数字”而言,含义类似“模拟信号”相对于“数字信号”——译者注)的过程。在教学研究领域,师生关系,这个曾经一度被低估的方面如今又引起了业界的注意。师生关系是否融洽是对学生成绩好坏最有影响力的因素之一,而在这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如今,每个人都在谈论学校的数字化。没有什么不能通过数字化来改善的:学生的表现和学习动机,甚至教育平等也有可能。

最近,有一位教学专家在《德语世界》(Magazin Sprache)这里简单的写道:平板电脑和互联网不仅仅只是新工具那么简单。数字媒体提供的真正附加价值并不是能够更快地实现旧的既有目标,而是“开发出全新的目标维度”。他认为,不断发展“数字文化”将“整个社会”沉浸“在一种新的思维环境之中。在这个环境里,诸如“学习”和“知识”等概念获得了新的含义”。

这听起来还真是有点令人信服,然而事实真的如此么?数字化真的会带来教育革命么?十年以后的学校教育难道真的会变得面目全非么?当然,没人能预测未来,所以我们必须要观察事情是如何发展的。但是,最新的研究成果展示的却是不同的方向。

对数字化学习的效率进行测试


新西兰人约翰·哈蒂(John Hattie)于2009-2017年进行了一项关于“可见的学习”的大型元研究,该研究表明:数字化的学习效果(有一些例外)略低于学生的平均学习进度(效度为0.4)。起决定作用的并不是媒体和资源,而是学生的积极性和和老师对学生认真完成课程材料的鼓励。是否每个学生都有自己的笔记本电脑(0.16)则相对并不重要。但是,如果使用交互式视频方法来补充课程则非常有帮助(0.54)。在自然科学类课程中也有比使用计算机(0.23)更重要的因素,但数字辅助工具对有特殊需求的学生有益(0.57)。
 
我们至少可以得出如下猜想:我们是没有办法规避或忽视学习的模拟瓶颈(这是由人类的特性决定的)。任何一个希望进入这个世界的人,即使是在一个日益数字化的世界之中也必须走这条道路。这也是为什么媒体专家拉尔夫·拉考(Ralf Lankau)将他的书命名为“Kein Mensch lernt digital”(即“没有人以数字方式学习”)。新的工具为学校带来的潜力是无可争议的,这些工具使学生在练习和应用所学知识时能够获得更丰富,更个性化的体验,产生更多样化和更深入的见解,并为反馈和协作提供更大的空间。到目前为止,我们并未看到有一种完全不同的,比如能够完全自主处理各种联系的方式出现。相反,根据实证研究,所谓学生自主负责任的教育“咒语”早就声誉扫地。

教育关系:老生常谈还是新兴焦点?

与此相反,哈蒂庞大的教学和学习效果数据库将注意力集中在一些往往被低估了的事物上:“师生关系是影响学生成绩的最有力因素之一。”或者,正如神经科学家约阿希姆·鲍尔(Joachim Bauer)所说的那样 :“对于一个人的动机来说,头号强心剂就是另一个人!”就学校而言,这可以总结如下:教学首先是人与人的关系!

因为教师创造的课堂气氛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学生是去勇敢的完成困难的任务,还是在遇到第一道障碍的时候放弃;他们是否愿意参与讨论他们觉得讨厌的话题;以及他们是否会暂时忘记他们的疲惫或者与同座之间的不快。


反过来,教师对别人的看法和与他人联系的意愿也会影响其工作的满意度。教师是否能够很好地应对各种不同的学生,以及是否在该专业工作几十年后仍然享受着教学,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教师是否从根本上喜欢年轻人的那些不成熟和喧嚣(特别是那些“难以教育的学生”);是否对他们的个性感兴趣,并且可以设身处地的为他们考虑;是否能够冷静和自信地指导学习者群体,即使是遇到了困难的话题和处于混乱的情形之下。

波茨坦教师研究2005

究竟什么是师生关系?

虽然师生关系是影响诸如职业满意度之类的重要因素,但这个话题在教师培训中却是一个灰色地带。然而,师生关系的质量既不是所谓命运也不是什么神奇的东西 。 教师可以在这个有点情绪化的领域中学习和提高。虽然师生关系算是一种个人关系,但它应该保留一定的专业性质。学生需要他们的老师作为同伴来陪伴他们的学习过程 ,他们希望被视为独立的个体而获得支持和指导。

具体来说,应该体现在如下情况:老师对学生学生感兴趣并以自己的方式欣赏每个学生; 能够接受学生所做出的成绩,并给与反馈;知道每个学生的优点和缺点,并可以相应地给与肯定和鼓励;即使在课堂外也可以作为个人问题的谈话对象;注意到课堂上正在发生的一切、可以承认自己的错误、尽可能少的表现出烦恼或贬低学生的行为。而另一方面,这并不意味着教师应该尝试成为一个学生“最好的朋友”。

实现良好的班级管理之秘密


但是我有30个不同类型的学生 ,我应该如何建立与每一个人的关系?我是否应该一周五天,每天这样去做六次?幸运的是,无论他们年龄多大,学习者都会有一些共同点:他们内心都崇敬有能力的教师,希望得到教师的注意和认可。教师只需要知道这一点,并且毫不掩饰地扮演其作为权威人士的角色。如果这种关系成功运作,教师将能够毫不费力地指导课程,无论是热烈讨论的课堂还是无聊的主题。换句话说,有效的班级管理并不是技术性的,它基于一种领导的内部立场,它通过每一句话和每一个决定来实现。

人际关系可以学习么?


通过对各种样本的研究是无法达到这种人际层面的,但在一个人的职业生涯中则可能得到巨大的扩展。也就是说,这种关系很敏感,容易遭到抑制并且很容易出错。新教师往往不确定他们的学生是否会认真对待这种关系;经验丰富的教师经常遭受课程计划带来的压力。然而,教师的个性特征也会带来影响:例如,完美主义或者过于疏远学时的做法;或者是教师迫切要求得到学生的承认或试图避免与他们发生冲突 ,因此不愿意担任领导者的角色。

作为一般规则,教师倾向于亲自快速处理任何课堂问题:认为一个提出奇怪问题的女孩肯定是不喜欢自己的课;或者说某学生不断用笑话来扰乱课堂;或者感到没有人珍惜自己在备课过程中付出的辛苦劳动。这会使教师的心情变糟,甚至可能促使教师采取过度激烈的行动。但实际上,女孩可能只希望表达她对这一话题的想法是多么的美好;而男孩可能是因理解困难进而通过这个来转移注意力。教育深度心理学的先驱阿尔弗雷德·阿德勒(Alfred Adler)就如何读懂学生在课堂上的干扰行为(视为“主观解决方法”)以及如何引导利用负面能量提供了一些重要建议。

继续收听:对话米歇尔·费尔腾(Michael Felten)
 

参考文献:

Bleckmann, Paula und Lankau, Ralf (Hrsg., 2019): Digitale Medien und Unterricht. Eine Kontroverse. Weinheim: Beltz.

Dreikurs, Rudolf (2009): Psychologie im Klassenzimmer. Stuttgart: Klett-Cotta

Felten, Michael (2016): Nur Lernbegleiter? Unsinn, Lehrer! Lob der Unterrichtslenkung. Berlin: Cornelsen.

Felten, Michael (³2014, gemeinsam mit Elsbeth Stern): Lernwirksam unterrichten. Im Schulalltag von der Lernforschung profitieren. Berlin: Cornelsen.

Hechler, Oliver (2017): Feinfühlig Unterrichten: Lehrerpersönlichkeit - Beziehungsgestaltung - Lernerfolg. Stuttgart: Kohlhamm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