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伦堡建议书
诊断,调查学习状态,评估

幼教和教师想要负责地陪伴儿童学习,就须观察、记录、持续对早期外语学习做出反馈。这样能认识到每个儿童的特殊喜好和兴趣,有针对性地给予支持。不过,父母和儿童也应尽量有意识地体验使用外语学习,逐渐自己控制学习进度,以达到个人的学习目标。 

通常,儿童的学习通过幼教或教师陪伴和记录,或由儿童学习通过自我观察独立地评估个人的学习成果。 

第一种形式下,儿童获得关于自己语言状态和语言培养的反馈。感觉到哪怕是很小的成功都被看到并被认可,会激励他们努力学习。通过这些记录就能发现哪些学习策略会促进语言学习。 

另一方面,自我观察是通往反思和自我管理的第一步。这样获悉学习状态,能加强自我意识,促进个人发展。 

教师通过评估获知自己的教学方法成败与否。儿童总结的单个文档或完成的任务能提供儿童语言和交际发展的信息。课程规划、实施和反馈,可依照评价结果进行。 

自我评价的调查也能把孩子的学习进度反馈给家长,且是儿童角度的反馈。因此,也更容易接受教师的观点并给予支持。儿童在家记录的学习日记,例如,学习日记,附有照片或以家人和家为主题的画作,让儿童和家长能私下就个人兴趣爱好交流。另一方面,学习日记也给老师提供背景知识,促进开放式的伙伴关系。 

如果一开始就从多个角度记录学习过程,那么就能更好地保证到下个学习形式的过渡,避免过低或过高的要求。例如,计划课程时通过有针对性地构成小组来避免个体孤立学习。 

评价的目的是理解学习路径中的每个顺序步骤。但并非只是某个时间段结束时的成果才能激励学习者开始下一步的学习,个人条件和努力也会发挥作用。 

确定学习进度的方法应该与日常儿童中熟悉的活动和学习任务没有区别。通过教师和儿童的自我观察及自我反思调查学习状态,不是为了控制,不应该引发任何焦虑或成绩压力。学前班和小学低年级,最好完全放弃分数评价,仅限于口头评估,描述学习行为并借此确定能力发展。即使是有限的成绩测量,甚至评价都会干扰儿童学习的喜悦和继续学习的动力。 

例如在幼儿园、学前班和小学低年级通过要求对所叙述或朗读内容的反应(面部表情、手势、动作、绘画等)来测试儿童的理解能力。晚些时候,可以结和其他技能来确定学习状态。不过一定要注意避免简单的查询,找到创造性的学习状态调查模式及成绩考核的模式,避免学习过程只是为了应付考试。 

语言档案是确定学习状态的工具,既记录语言学习过程,也记录儿童的学习经验状态。它的使用前提是渐进的、由教师开启的儿童自我观察的能力和评估能力。 

欧洲议会制定了各国官方特定的“欧洲语言档案”。该档案由三部分组成,语言经历、卷宗和语言护照,这些已经可以应用于幼儿学习者。

  • “语言经历”包括个人学习语言的信息、学习经验和跨文化经历,自我评估表格作为辅助手段来评估学习状态,指定的学习目标用来规划自己的学习,寻找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等等。
  • “卷宗”是自己选出的学习成果(图片、文章、诗歌,光盘,海报等)[1]的集合。
  • “语言护照”依照能力等级给出档案持有人语言技能的概况,由教师填写。
  • 根据年龄组不同,这三个部分应不同程度地密切结合。幼儿园主要使用卷宗参考说明学习的进步状态。在小学,让儿童逐渐熟悉处理自己的语言经历。[2]
除了自我评估,语言档案也提供机会,让其他人(过渡到学校或下一学习阶段时父母和教师)了解语言档案持有人的学习状态。对于从一个学习阶段到下一个阶段过渡时学习档案特别有用。但这不是证书,不是能力证明,而是一种个性化的日记,儿童能从中受益。 

把语言档案作为教师和学生必须完成的任务[3], 这样的方法不可取。
   

建议:

  • 主要关注学习过程中学习者的进步,避免过分注重学习结果。
  • 每个评估过程应精心、长期策划和支持。
  • 语言档案是一种确定学习状态的可选方法。建议的做法是幼儿园引入语言档案直至整个小学到初中都继续使用,保证学习者学习经历的连续性能被看到。


来源
[1] 罗/勒古特克,(2008)
[2] 参见 科尔布(2008)
[3] 参见布尔维茨-迈尔茨(2008) 的跨学校语言档案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