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伦堡建议书
语言专业幼儿教师和语言教师

幼教和教师在早期外语学习中的作用至关重要。他们是儿童除父母外最重要的关系人,对塑造学习场所的氛围和儿童生活环境起决定性作用。幼教或教师满足多样化和具体需求的能力越强,资质就越高,儿童学习成果就越好。

这需要对相应的语言活动提供针对性的专业技能(语言知识、文化知识、教学技能)。此外,特定跨专业的知识和经验也很重要, 包括[1]

  • 喜欢与人交流
  • 跨文化交际能力和愿望
  • 分析、解决问题为导向的思维能力
  • 认识、传授和运用学习策略的能力
  • 让自己和所有学习者以终身学习为原则
  • 培养对新思维、新学习方法的开放态度
  • 与同事协作,与儿童和谐相处并富有成果地工作的能力
  • 不断提高的媒体使用技能
  • 自信,以目标为导向,行使并监督自己的专业角色和责任
  • 与教育过程中与所有参与者不断合作的意愿
通常,幼教和老师是儿童接触到目标语言的唯一纽带。因此,他们的语言是学习的最重要的模板。幼教或教师应能熟练运用外语,用外语设计整个课堂。他们的发音、语调和节奏都应该成为学习的榜样。 

教师的工作不仅是传授儿童新的语言,也要细心地引领他们进入新的文化。只有具备相应的跨文化能力、目标国家的文化知识(例如儿童文学知识等)才能够完成文化传播者的角色。设计适合儿童的外语活动时,教师或幼教的音乐和表演技能也至关重要。 

早期外语学习中,教师人际沟通能力占有特殊地位。教师应能够在学习环境中建立合作伙伴式、相互尊重的关系,创造无所畏惧、充满信任的学习氛围。团队技能和小组中倡导活动或者促进活动的能力对于成人(包括幼教和家长)与儿童在校内外的互动有积极影响。 

教师间的合作主要包括交流、联合规划、协调以及授课或开展跨学科项目。这种交流也应该以跨机构的方式开展,在教师和幼教之间,如从幼儿园到小学的过渡中开展。这有助于保持学习材料的合理衔接,尽量避免重复。

国际上,专业幼教和语言教师的培训方式各不相同,因此,结构很不一致。例如,在小学进行外语教学的教师,既可能拥有幼教文凭,或者作为小学教师具备早期外语教学的辅助资格证书,也可能接受过专业教师教育。

承担外语课程教授任务的幼教,现在大都通过“专业语言幼教”的继续教育计划获得资质。首先保证在培训中介绍幼儿园和小学教育的一般原则,以便教师将其用于规划和实施教学过程。

另外还包括深刻了解儿童发展、根据年龄特点传授教学内容。学习过程中发挥作用的,既有儿童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包括天性的学习意愿,也包括通过周围环境,或者通过教师或相关联的人[2]汲取的信息。 

理想的情况是,教师的大学教育中包括与教学相关的全部核心内容,且考虑如何用外语传授这些内容。

建议:
  • 专业幼教和教师应该接受过专门针对儿童的语言传授的大学专业教育。
  • 大学学习应以能力为导向,既传授广泛的理论基础知识,也注重培养执行能力。
  • 幼儿园和小学的早期外语学习的幼教和教师,按照欧洲语言共同框架标准,语言水平应处于B2到C1之间,保证尽可能无错误、地道的语言模式。
  • 大学学业期间,外语应该作为工作语言,尽可能多地使用。
  • 学习内容以跨文化为主,即两种语言和文化——输出语言/文化和目的语言/文化都考虑在内,并关联使用。
  • 理想情况是,学生做好实施多语言教学法的准备——即考虑利用学习小组中所有潜在使用的语言及孩子已有的语言经验。
  • 培训时安排使用课堂原则和授课方法的实践机会,并在小组中进行批判性思考。
  • 大学教育传授有关儿童的题目和情景的语言内容,学习中使用恰当的课堂用语。
  • 学生有机会获得有关语言政策发展的信息,根据各自专业情况进行讨论。
  • 培训期间有机会赴国外学习,甚至纳入学习计划。
通过进修寻求针对不同目标的进一步发展,进修可以涉及新的课堂步骤、新材料,或者是个人的继续发展。

进修传授实践和经验为导向的技能和知识,它们必须建立在科学基础上。只有新学知识和技能用于日常工作,进修与培训才算作成功。前提就是进修内容与实践相关,以行动为导向。

前后关联、精心计划的教学单元,源于实践并且提供讨论交流,这样的进修才有价值。

设计早期外语教学的专业人才再培训和继续教育方案时,一方面与旧的职业知识和兴趣关联,一方面应拓展提升语言技能。针对新目标群体的方法训练,应便于实践、容易理解,带来成功体验。

建议:
  • 在实际工作中,幼教和教师应该有自发意愿参加进修和培训应并尽可能持续参与。
  • 培训措施鼓励幼教和教师扩展技能,认识自身不足,提供独立连续的职业继续教育培训支持。


来源
[1] 参见BIG 2007
[2] 参见 共同构建理论的解释,福特纳吉斯(2009) 第五册5, 24页 f

详情请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