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賈墨專訪系列#4 幾枝竹一扎斷折難

喺第四篇專訪裏面,石賈墨將會同大家講下德國社團文化對佢生活有咩影響,同埋義務工作喺德國社會嘅角色。

從兔仔飼養員到消防員,差唔多一半德國人都係社團嘅成員,而你就係義務消防員。點做到㗎?

讀完書之後,我就搬咗去Offenburg度搵工,生活。嗰陣時我已經好清楚,我會長時間留喺呢度生活,咁我就問自己:如果我想融入呢個城市嘅生活嘅話,我應該做啲咩好呢?就喺我諗緊呢個問題嘅時候,答案就不請自來:有一日我返工做緊嘢嘅時候,突然傳嚟一陣咇咇聲,兩個同事就無端端衝咗出門口,我係完全唔知發生緊咩事,差啲想跟住衝埋出去…到佢地返嚟嘅時候先同我講,原來佢地係義工消防員。

正呀喂!原來喺德國,消防員都有『義工版本』!我細細個睇得《烈火雄心》多,好想做消防員,依家我有機會,一定要爭取啦!你諗下,一個香港人,救德國火,諗起就已經令人興奮!

做消防員,有時候都幾辛苦。我記得做煙帽隊培訓嘅時候,同另一個『見習消防員』一齊(佢仲要係一個身形細細嘅女仔),著住防火衣,揹住隻氣樽,喺一個漆黑一片嘅模擬災場入面『救』個假人出嚟,真係唔試過都唔相信自己點樣可以捱到出嚟…不過越辛苦,體驗到嘅嘢就越多。就係因為有得參加義工消防隊,我對Offenburg嘅認識,真係多咗好多,除此之外,我都學到好多有關救援工作嘅知識,又令到自己德文進步咗唔少(例如話用嚟開喉嘅工具,叫做Überflurhydrantenschlüssel,成二十六個字母,真係無用過都唔會學得到)。而本來我自己係路癡一名,完全無方向感,但係自從我入咗消防隊之後,我有時揸揸下車,同我老婆講話去邊條街要點樣揸,竟然我仲清楚過佢,佢都嚇咗一跳!有啲位,我梗係熟啦:我喺嗰度去過車呀嘛!


Interview 4 ©Chiu Kit LAM 做消防員,可以學到嘅嘢實在太多。例如話,你要學曉點樣整爛一架車,不過係要有建設性地破壞,先可以救到被困嘅傷者。依家度度都有煙霧探測器,老實講,都無咩機會見到大火,不過交通意外就差不多日日發生。能夠學以致用,幫到啲身處危難嘅人,真係好有成功感!

 
根據統計喺德國大約有六十萬個注冊社團,尤其是運動社團。而我地歌德學院都係一個社團。咁其實德國同香港嘅社團文化有咩分別?
我自己覺得,德國人對於工餘活動同參加協會嘅工作,投入嘅程度,比香港人大啲。可能香港人生活壓力實在太大啦,放咗工之後,基本上都唔會有時間心機做其他嘢,『攞苦嚟辛』。
我自己曾經都係Offenburg釣魚協會嘅會員,依家都係羽毛球球會嘅一份子。如果講釣魚,好多人都會覺得係一個好輕鬆嘅興趣,但係喺德國,釣魚係要考牌的,之前要上堂,考試,先可以入會。入咗會都唔係一天都光曬㗎,仲要幫協會打理魚塘,剪花剪草,亦都要參加會員大會,準時出席。啲德國人連釣魚都咁認真,真係唔好諗住入咗會就凈係得個釣字。不過呢個其實係好事,因為大家落力參與,協會先會有凝聚力,可以健康咁發展,會員都會有好大得著。

 
Interview 4
©Chiu Kit LAM
你想喺德國釣魚?首先要有牌。而如果你想攞,就要上堂同考試,咁你就可以成為釣魚協會會員,喺呢度釣魚。釣魚雖然話係興趣,但係考試同加入協會呢兩個條件,其實都係令到自然環境可以得到保護,令到呢邊嘅河流同水塘,會有人去管理。釣魚之餘,又可以支持到呢啲咁重要嘅議題,你話係咪一舉兩得?

 

啲人通常都係義務性質參加依啲社團,而且都係唔係好關本身工作範疇事。興趣同事業之間嘅關係係點呢?

我自己就好好彩,我老闆知道我入消防隊,都十分之鼓勵我,做培訓嘅時候,仲攞咗兩個禮拜有薪假期(好彩政府會補貼返),消息兩個禮拜都照俾我去,足見佢係幾體諒我。德國人大部分對於工作同個人事務,兩者分得好清楚,只要時間安排到,兩者唔會有衝突,就完全無問題。尤其係啲義務性質嘅公益活動,對於社會嚟講,係好重要嘅,對於參與嘅人嚟講,都係一個好好嘅體驗,可以幫到人,自己都會開心啲啦!喺德國,工作同義工服務,兩者唔需要話魚與熊掌不可兼得,我自己真係好珍惜呢個生活模式。

好可惜嘅係,自從仔仔出世之後,我就無咩時間可以用,一嚟我放咗育嬰假,返咗香港三個月,返到嚟我連水喉都唔識揸咁濟,二嚟我入嘅係夜更隊,仔仔訓緊,警報響的話,佢會嚇親,我再去車的話,基本上成家都唔駛訓。所以同指揮官傾咗之後,都係決定暫時退出。記得當時真係好傷心,不過身為消防員,就算義工都好,真係有好大嘅責任,如果唔能夠一心一意做好佢,退出會係更加好嘅選擇。

 
Interview 4
©Chiu Kit LAM
做義工消防員,我識咗好生於斯長於斯嘅德國人。其實唔係話識咁簡單,重要一齊去車,互相溝通,互相合作,呢種交流,真係好正。你如果嚟德國生活,想融入呢邊嘅生活,唔一定要入消防隊嘅。德國咁多協會,搵到一個你覺得最重要,最切合你嘅,我就建議你唔好考慮咁多,入咗先講啦!

 

要建立一個社團好似好易。而你作為住喺德國嘅香港人亦都唔需要德國國籍就可以注冊同建立社團。嗰個社團叫做「香港人在德國」?

話說我其實係Facebook『香港人在德國』群組嘅創立人,其實幾年之前已經見到喺德國嘅香港人社區,已經越嚟越壯大,大家成日通過呢個群組交換居德資訊,約出嚟見面,互相幫助。當時我已經諗緊:點解唔搞一個正正式式嘅組織,令到所有嘅交流同活動,都可以用呢一個平台嚟策劃呢?對於啱啱嚟德國嘅香港人,德國嘅生活真係唔容易。我依家準備創辦嘅『香港人在德國協會』,就係希望呢度嘅香港人可以連成一線,互相幫大家跨過喺德國生活遇到嘅難關。

你講得啱,成立一個協會,其實步驟上,唔係太難。但係如果你想做得好,咁你就一定要花好多心思去準備。文件上嘅嘢,律師可以幫你搞掂,不過會章要有咩內容,邊個做理事,點樣招收會員,點樣搞會員大會…呢啲嘢都唔係咁容易決定到,我地自己係要俾啲心血去傾,去砌,先至可以令到協會成立咗之後,都可以順暢咁運作落去。

依家協會嘅會章已經訂好,好快就會擇日成立,希望到時可以再同你傾下協會嘅發展情況啦!
 
Interview 4
©Chiu Kit LAM
成立協會,步驟上唔難,不過要做得好,可能要咪下書先…為咗應付成立協會嘅工作,我都買咗幾本返嚟睇,最後發覺,原來我啲德文,都係仲係好差…無他嘅,入面有咁多法律用字,好多我真係見都未見過。所以講話學德文,真係學無止境呀!

 

喺德國嘅社團多數都同社區參與同社會福祉有關。今時今日有好多社團都同環保議題同難民議題有關。你點樣評價社團係政治層面上嘅影響力?

我自己認為協會係最直接嘅『執行者』。當然啦,從政治上嘅層面嚟睇,政策係好重要,但係政策一開始,都只係俾一個大方向出嚟。協會就唔同啦,佢地同群眾有直接嘅交流,可以好貼地咁理解一個社會問題,亦都清楚知道點樣做,可以帶來改變。我自己深信,如果香港人喺德國可以有一個屬於自己嘅協會,我地一定可以幫得返喺香港嘅朋友。尤其係自由,民主,氣候變化,人權呢啲問題,唔係紙上談兵就可以,真係要落手落腳去實踐出嚟。咁呢個時候,成立一個協會,可以話係一個最好嘅形式,去令到有心人可以一齊為一個目標努力奮鬥。所以我自己覺得,協會呢一個組織群眾嘅方法,對於解決社會問題同改變政治格局,係起到一個好關鍵嘅作用嘅。
 
Interview 4
©Chiu Kit LAM
我無諗過,原來我喺德國,都會有機會參加集會。為咗可以同德國人解釋香港依家嘅政治形勢,我去咗法蘭克福兩次,希望可以略盡綿力。融入,其實唔代表要忘記自己嘅家鄉,反而反思自己嘅背景同自己喺德國嘅身份,先係一個真正嘅融合。我諗我呢世人都會一路努力,同德國人介紹我自己嘅家鄉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