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舞台设计
「多样化的传统」

乔治.比才的歌剧《卡门》,导演史帝凡.梅尔奇,伯尔尼音乐厅,舞台设计:菲力普.费霍夫。
乔治.比才的歌剧《卡门》,导演史帝凡.梅尔奇,伯尔尼音乐厅,舞台设计:菲力普.费霍夫。 | 照片(细节):© Tanja Dorendorf T+T Fotografie

全球几乎可说没有一个国家像德国拥有这么多的戏剧院和音乐厅,而且不管是小型私人戏场或者大型歌剧院,皆有舞台设计师为我们创造特别的观剧经验。
 

德国的剧场密度全球最高,还因此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无论是小型地窖剧场或者大型音乐厅,也不管是话剧、偶戏、歌剧或音乐剧,舞台设计师总是在表演场地营造特殊的观戏经验。在下面的访谈中,舞台美学设计师卡特琳.诺特罗德(Katrin Nottrodt)与菲利普.费霍夫(Philipp Fürhofer)将带我们了解德国舞台设计师的世界,与我们分享这项工作特别吸引他们的地方。


诺特罗德女士、费霍夫先生,两位都在国内外不同的表演场地工作多年,你们是否看见德国有自己的舞台设计传统,也就是所谓的典型德式舞台设计呢?

费霍夫:德国戏剧史上有无数知名的舞台设计师,从建筑师弗里德里希.辛克尔(Friedrich Schinkel)开始,接着是约瑟夫.霍夫曼(Josef Hoffmann),他是奥地利人,理查德.华格纳(Richard Wagner)歌剧《尼布龙根的指环》(Ring des Nibelungen)在拜罗伊特首演的舞台设计师,最后是布莱希特(Bertolt Brecht)的传奇舞台设计师卡斯柏.奈贺尔(Caspar Neher),我只是举出几个截然不同的例子。一直到今天,舞台设计在内容与美学上越来越多样。即使在柏林这样一个以戏剧知名的都市,我虽然认得出各导演团队的个别手法,但是看不出有什么普遍特征,或者专属于德国的特色。不过,由于德国的剧院和舞台数量特别多,因此我敢打包票绝对培养出多样性的传统。

诺特罗德:德国的戏剧界特别紧密,所以交流频繁。彼此也有竞争,但属于良性竞争,我们会关注其他同行在做什么。这样做能促进融合,深深丰富文化界的内涵。

两位提到丰富多样、交流频繁的特性,所以在舞台上呈现出形形色色的风格。可否说这就是一种德国特色?还是说,这是舞台设计艺术的特色?

费霍夫: 几乎就如同其他社会领域一样,艺术,尤其是戏剧,集结了许多各式各样的人,他们绝大部分跨国合作交流,或者至少与欧洲境内同行合作。舞台设计始终是总体艺术作品的一环,由众多参与者共同创造,在与导演、演员和剧院大型团队的对话中产生,所以理所当然具备丰富的多样性。这一点,德国与其他欧洲文化国家没有不同。此外,许多像我这样的戏剧专业人士,不仅在自己国家有作品,在国外也有。 

你们会将舞台设计定位在哪门学科,例如建筑、视觉艺术与表演艺术?

诺特罗德:舞台设计事实上融合了这三门学科。在我的作品,也就是舞台设计展出时,我已读过文本、诠释过内容、也与导演讨论、接受批评、绘图、制作立体模型、技术制图、编预算、在工作间与众多工匠进行制作、设计灯光。在舞台设计中,艺术家要有很大的决心能够摒弃自己的想法、接受艺术团队中其他人的创意。

费霍夫:舞台设计的历史中处处可见跨界者的例子,譬如弗里德里希.辛克尔、鲍柏.威尔森(Bob Wilson)、毕加索(Pablo Picasso)或者威廉.肯特里奇(William Kentridge)等建筑师与艺术家,多少都频繁而密切参与过舞台设计。我本身是视觉艺术家,参与各种多媒体领域,其中舞台设计或服装设计是从小就吸引我的一种艺术形式。

  • 根据易卜生同名作品改编的《皮尔金组曲》,导演席格丽.斯托姆.雷柏,奥斯陆挪威歌剧院,舞台设计:卡特琳.诺特罗德。 照片:© Erik Berg
    根据易卜生同名作品改编的《皮尔金组曲》,导演席格丽.斯托姆.雷柏,奥斯陆挪威歌剧院,舞台设计:卡特琳.诺特罗德。
  • 乔治.比才的歌剧《卡门》,导演史帝凡.梅尔奇,伯尔尼音乐厅,舞台设计:菲力普.费霍夫。 照片:© Tanja Dorendorf T+T Fotografie
    乔治.比才的歌剧《卡门》,导演史帝凡.梅尔奇,伯尔尼音乐厅,舞台设计:菲力普.费霍夫。
  • 《麦克白》,卡尔斯鲁厄国家剧院,亚可.凡特与巴登国家剧院女子合唱团,舞台设计:菲力普.费霍夫。 照片:© Falk von Traubenberg/Staatstheater Karlsruhe.
    《麦克白》,卡尔斯鲁厄国家剧院,亚可.凡特与巴登国家剧院女子合唱团,舞台设计:菲力普.费霍夫。
  • 根据易卜生同名作品改编的《皮尔金组曲》,导演席格丽.斯托姆.雷柏,奥斯陆挪威歌剧院,舞台设计:卡特琳.诺特罗德。 照片:© Erik Berg
    根据易卜生同名作品改编的《皮尔金组曲》,导演席格丽.斯托姆.雷柏,奥斯陆挪威歌剧院,舞台设计:卡特琳.诺特罗德。
  • 根据易卜生同名作品改编的《皮尔金组曲》,导演席格丽.斯托姆.雷柏,奥斯陆挪威歌剧院,舞台设计:卡特琳.诺特罗德。 照片:© Erik Berg
    根据易卜生同名作品改编的《皮尔金组曲》,导演席格丽.斯托姆.雷柏,奥斯陆挪威歌剧院,舞台设计:卡特琳.诺特罗德。
  • 乔治.比才的歌剧《卡门》,导演史帝凡.梅尔奇,伯尔尼音乐厅,舞台设计:菲力普.费霍夫。 照片:© Tanja Dorendorf T+T Fotografie
    乔治.比才的歌剧《卡门》,导演史帝凡.梅尔奇,伯尔尼音乐厅,舞台设计:菲力普.费霍夫。
  • 《麦克白》,卡尔斯鲁厄国家剧院,亚可.凡特与巴登国家剧院女子合唱团,舞台设计:菲力普.费霍夫。 照片:© Falk von Traubenberg/Staatstheater Karlsruhe.
    《麦克白》,卡尔斯鲁厄国家剧院,亚可.凡特与巴登国家剧院女子合唱团,舞台设计:菲力普.费霍夫。
  • 根据易卜生同名作品改编的《皮尔金组曲》,导演席格丽.斯托姆.雷柏,奥斯陆挪威歌剧院,舞台设计:卡特琳.诺特罗德。 照片:© Erik Berg
    根据易卜生同名作品改编的《皮尔金组曲》,导演席格丽.斯托姆.雷柏,奥斯陆挪威歌剧院,舞台设计:卡特琳.诺特罗德。

舞台设计在戏剧界受到认同有多重要?

诺特罗德:很遗憾舞台设计师的地位始终不高。设计的时限越来越短,演出季突然变更,我们几乎没有时间构思主题与创意。说得离经叛道一点:舞台设计有没有受到评论,根本无所谓。不过,更惨的是服装设计与灯光设计,往往连提都没有提到。也有戏剧相关奖项,由剧场杂志《今日戏剧》(Theater heute)设立,我们当然希望能够获奖。除此之外,舞台美学设计师协会也越来越能代表我们的心声。这点很重要。然而,我们也期待外界能更重视我们、珍惜我们。


你们的工作有何吸引人之处呢?

费霍夫:我一直很清楚,唯有各个环节协力合作,才能创造美好的戏剧之夜。从布幕拉起的那一刻,舞台设计就是陪伴观众整场表演最直接的、最立即的要素。这方面十分吸引我。演员、台词与声音来来去去,但舞台始终稳定贯穿一整晚。

两位受邀前往丹麦,参加二○二○年德国与丹麦文化友好年活动。费霍夫先生,您已在丹麦完成两出歌剧,目前在霍尔斯特布罗剧场参与《哈姆雷特》的演出计划。诺特罗德女士则曾于哥本哈根皇家剧院设计布莱希特《勇气之母》(Mutter Courage)的舞台。两位至今在丹麦的工作经验如何?在德国表演场所与丹麦表演场所工作,两位是否注意到有什么样的不同?

费霍夫:我在这里一直感觉很棒。丹麦人彬彬有礼,友善又专业。在工作和制作流程上或有差异,但不能说是典型德国风格或者丹麦特有风格,而是取决于各个剧场。我相信在哥本哈根工作的经验,绝对不同于另一个丹麦城市阿尔路斯;就像在慕尼黑歌剧院与柏林剧院也不会一样。

诺特罗德:我也相信我们都把自己视为独立的艺术家,在这一点上,德国和丹麦没有不同。我们大家都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