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面对 「气候变迁」(
「我们不需要生态独裁」

科萨的「好生活天」小区活动,于绿化的广场内举行,完全没有车辆踪影 — 城市的未来会变得如此吗?
科萨的「好生活天」小区活动,于绿化的广场内举行,完全没有车辆踪影 — 城市的未来会变得如此吗? | 照片 (詳細): © Martin Herrndorf

疫症当前,保护气候的议题似乎变得次要。很多人甚至因而认定,放弃资源过盛生活模式的可能性是一种威胁,而不是契机。可是,社会学家兼杂志《第二未来》出版人韦夏路(Harald Welzer)相信一个气候友善社会带来的好处,对人有绝对足够的说服力。
 

作者: Wolfgang Mulke

韦先生,新冠状病毒出现近一年,带来加诸自己及他人一整年的限制,很多人感到厌倦。要改变生态环境,可能需要更多和更持久的自我节制。我们能否传达这个讯息呢?

我认为「自我节制」这个名词不太恰当。这是有关设计一个保存文明价值的系统,一如拥有自由和安全生活的权利。但所有社会改革都会引起抗争,世事就是如此,原因是人们都要守护既得利益,任何人受到威胁也会反对。  

身为持续基金会(Stiftung Zukunftsfähigkeit)总监, 社会学及社会心理学家韦夏路(Harald Welzer)同时是政治杂志《第二未来》的出版人 身为持续基金会(Stiftung Zukunftsfähigkeit)总监, 社会学及社会心理学家韦夏路(Harald Welzer)同时是政治杂志《第二未来》的出版人 | 照片 (詳細): © Jens Steingässer 我们需要一些强硬的生态独裁机构,去为改革制定明确的指引吗?


不,我们不需要生态独裁者。虽然社会没有冲突便没可能改变,看看整段现代历史便明白。我们现有的保护劳工法、 共同决策法、8小时工时法和和社会保障,都是经过抗争达成的。这就是现代民主社会根据法治运作的方法。

但要成事,我们是否需要大部份的人参与?

普遍接纳其实只是幻象。抱着每一个人总能各取所需的想法是幼稚的,等于当事与愿违时便批评政治不好。看看从抗争取得的发展。看看现在关于女性主义和性别平等的辩论,与30或40年前的分别很大。这些进步都是苦战得来的,而不是因为人类恍然大悟。

运动休闲车(SUV)的制造商以自由舒适的形象去推销商品。我们又可以用什么论述去正面引导人减少消费?

我们的消费社会为商品不停制造美丽的故事,因而产生观点的不平衡,相反环保和气候的运动只会散播地球灭亡的故事,鼓吹节俭,这是一个很大的沟通问题。我们要以不同的方法去讨论,集中于改变观点方可令行动收效,毕竟社会现代化带来很多好处,让我们可以更容易召集公众,提升房屋和乡村环境生活质素,亦可研究出不同的务农和摄取营养方法。要达到目标,其实不需要单一反面的说法。

为何没有人选用正面的述说?

《第二未来》杂志采取的正是这方向。以选举宣传为例,所有德国联邦议会内政党代表的方案都没有展示新方向,所有东西都是照抄20世纪的。试问这样又如何营造出新社会既吸引又刺激的正面形象?不幸地,以投票为基础的政治是执政主流,但他们传递的讯息都错了,传统政党应该以新论述与时并进。如果他们没有胆量,那么公民社会便会取而代之。

40年前的女性主义运动和今天的大相径庭。图中是2021年国际妇女节的游行抗议,地点于柏林的勃兰登堡门前。 40年前的女性主义运动和今天的大相径庭。图中是2021年国际妇女节的游行抗议,地点于柏林的勃兰登堡门前。 | 照片 (詳細): © picture alliance/dpa/Jörg Carstensen 当政党倒下时,哪些组织会取而代之?是不是像「星期五为未来」这些组织?

「星期五为未来」和其他公民社会运动会担起部份角色,有些商业界别例如财经业也会有份。可持续性是很大的议题,很多生产产业正转向减碳。于某些地区,社会发展远较政策走得前。

身为少数能否带来切实的改变?

社会运动从来都是少数人的活动。看看「星期五为未来」的影响力。如果没有他们的行动,德国政府决不会于2019年制定气候政策,即使它只是一个少数组织。

一个气候中立(Climate Neutral)社会的文化模式会是怎么样?

我想我们可以放下只谈放弃旧东西的缺法,转为传达其他价值观。当人们临死回顾人生的时候,没有人会说后悔没有于Amazon尽情网购,只会后悔没有多些和儿子倾谈,后悔放了太多时间开会太少时间与家人相处。人们关心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而不是消费。这是我的主要论据:人与人的关系才是最重要,增加消费不会增加幸福。很多人生美好的经历与物质消费完全无关。当人们看见社会生态转变带来的好处,他们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