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登陆:
直接前往内容(Alt 1)直接前往二级目录(Alt 3)直接前往总目录(Alt 2)

人物
由甲(Stefanie Thiedig)

由甲(Stefanie Thiedig)
由甲(Stefanie Thiedig) | Photo: Peter Gilbert

     由甲(Stefanie Thiedig)于1980年出生在德国北部的巴特奥尔德斯洛,毕业于汉堡大学的汉学和日耳曼文学专业。现居北京的她以自由职业文化经纪人的身份从事着与文字,图片和电影艺术的相关项目。自2012年9月起,她接替马雅(Maja Linnemann)女士出任中德文化网主编这一职位。她期待着在这个平台上,以更多的多媒体演示来改创出新意。我们想在此以“10话实说”的形式为向您,我们的读者,呈现并简短地介绍,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会给您怎样的期待。

1. 你最近在忙什么? 

上周我对中德文化网的结构进行了熟悉了解。在涉及各种艺术门类的《文化视界》栏目和《焦点话题》栏目里,基本每周都会推出一篇新的文章。同时还有的来自柏林或是中国北上广三个一线城市的《都市专栏》,又或者是《10话实说》栏目的人物采访介绍。抛开其他不说,我能出任的原因在于我所做的项目都与由记录语言的多媒体相关。在我看来,仅仅是用文字来书写语言作为传媒沟通交流的形式在中国已经不足够了,因此我在去年开始转向拓展图片和电影方向。我们目前推出的焦点题目和我最喜欢的题目相关:“可持续性”,可以参考去年我和欧石尤(Julia Odenstein)共同制作的电影《进军森林》。随后更进一步我们将就“文化外交”这个话题进行深入讨论,我期待关于这个话题会听到各种不同的中德双方的观点。接下来的圣诞特刊会以简洁的主题和有冲击力的视觉将“媚俗”这一话题拆开进行分解。我的想法是最好能使用以一种竞赛的形式:谁是最媚俗的中的媚俗——德国还是中国?关于“可持续性”的话题已经基本上编辑完成,但是我们还是很高兴得到来自读者方面的提议和灵感。除此之外,我正在着手准备在2012年9月14日在科隆城市公园举办的“中国文化碰撞”活动。我们希望借此机会来推出中德文化网的第一个多媒体组件。

2.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中国? 

在2000年高中毕业后,我就直接来北京学习了一年的中文。这件事情的发生更像是一个偶然。那时的我一直在寻找一件能够令我长期着迷的事物。很幸运的是中国没有拒绝我,并且她把我带入了一个至今还令我十分着迷的世界里去发现探索。在中国的第一年里,我去了很多地方旅行,也看到了很多乡土风情。这只是个开端,随后我在汉堡大学攻读了汉学和日耳曼文学专业。2007年初毕业后,我又回到了北京。积累了一定的工作经验之后,我于2009年初创建了文化财富,开始以自由职业者的身份从事中德两国之间的文化艺术项目。这些工作获得了歌德学院的关注,于是现在我来到一个不可忽视的文化交流的发源地。 

3. 与中国的交往给你的工作或生活带来了哪些影响? 

说起来,到目前我生命中三分之一的时间以及自我有意识的生命中二分之一的时间都和中国息息相关。我感觉中国更像是我的一部分,但又和我出生的故乡德国不同。而她是我在偶然中的必然选择。这两个国家,德国主要是因为距离方面,已经成了两极。我栖身存在于这两个彼此紧密连接不可分割的层面中。 他们都在我的身上铸造下印迹,而我又在这其中掌管着天际。 

4. 你在中国最美好的经历是什么? 

总有一些小的事情令我感到高兴。比如说当有中国人来向我问路,又或者当我这次经过长时间的夏季休假再次回到在北京的家中后,邻居们在电梯里热情地说“你回来了!”还有那些熟识的小商贩们友善地和我打招呼问候。 

5. 你在中国最不愉快的经历是什么? 

总体来说,很遗憾在这里的一些外国人依然存在殖民主义的思维模式。但是,会变得好起来的。 

6. 有没有你最喜欢吃的中国菜? 

煮毛豆,就是夏天里喝啤酒的下酒小菜。 

7.对你来说什么“ 最中国”? 

泰然自若。 

8. 中国文化方面哪种成果给你印象最深? 

中国四大经典文学名著,尤其是《红楼梦》和《西游记》,以及他们关于生活各方面领域的重要启示。 

9. 如果可能的话,你愿意和哪个中国人换一天生活?

据称统治着这个国家的五百大家族中的某一位诡计多端,唯利是图的大老爷。 

10. 你希望把中国的哪些习惯或理念带回国内? 

还是刚才提的泰然自若和时而的“没办法”精神,如果可能的话最好多一些。在德国,那些为小事情以所谓的自我正义而夹杂着喋喋不休的抱怨和牢骚会令我很烦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