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冯艳

冯艳
冯艳 | © 冯艳

在日本的经历令她走上了纪录片的创作道路。她是一位会埋头坚持用十几年的时间创作一部纪录片的女导演。2008年4月,冯艳带着她的纪录片《秉爱》作客科隆国际妇女电影节。

  冯艳,天津人。毕业于天津外国语学院日本文学专业。1988年—2002年学习和工作于日本。1993年在山形国际纪录片电影节与小川绅介的电影和著作《收割电影——追求纪录片中至高无上的幸福》相遇,从此走上纪录片创作道路。

  1994年开始用超8和DV制作纪录片。作品曾在日本多家电视台发表。第一部长片《长江之梦》(1997年)曾参展柏林人类学电影节,并获1998年第一届台湾国际纪录片双年展优秀奖。2007年完成《秉爱》,参展众多国际电影节,并在日本、西班牙和香港获奖。2008年4月底,她又携《秉爱》赴德参加科隆妇女电影节。目前她在从事《长江边的女人们》的后期制作。

1. 你最近在忙什么?

5月底刚做完日本导演小川绅介的回顾。在刚刚结束的北京第五届中国纪录片交流周,我参与策划了有关小川绅介的部分。活动刚刚结束,现在我每天就在睡觉。因为实在是太辛苦了,要做很多具体的工作比如给12部电影上字幕,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另外5月份还去参加了重庆的德国大道活动,跟德国人接触让我感觉德国人都彬彬有礼,而且办事很有效率。

2.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德国?

是怎么开始的?在去参加科隆妇女电影节之前没有接触过德国。只是因为我女儿的原因看过一些德国儿童书籍,比如最早的是一本米切尔•恩德的绘本《奥菲利娅的影子剧院》,然后还有荷尔拜茵的《小鬼儿》、恩德的《兰心的秘密》、赫尔特林的《本爱安娜》、韦尔芙尔的《火鞋与风鞋》等。

3. 与德国的交往给你的工作或生活带来了哪些影响?

没有太大的影响。去德国的那段时间很高兴,原来我听说“女性电影节”以为会女权主义气息浓重,但是根本不是这样,这点我很喜欢。去参加的都是女人,气氛很好,而且不偏激。

4. 你在德国最美好的经历是什么?

在机场我们一行四人在转机的时候因为临时改了登记口迟到了,在机场赶快给电影节的人打电话,那里的工作人员特别热心,帮我们和机场联系,虽然最后没有成功,电影节的主席还给我们发来短信,向我们道歉,其实根本就不是他们的问题。作为电影节的主席能如此平易近人让我非常感动。那天晚上,为我们做翻译的女孩的一个德国朋友皮特,在晚上12点下班之后还来给我们送来毯子和吃的东西,让我们所有人都特别开心。在德国与很多平常人的具体接触都会让我感觉非常好。

5. 你在德国最不愉快的经历是什么?

时间太短了,还没遇到什么不愉快的经历,如果待的时间长了肯定有(笑)。

6. 有没有你最喜欢吃的德国菜?

没过吃什么大餐,基本上吃得比较朴素不是很豪华,我很喜欢吃德国的香肠。

7. 对你来说什么“最德国”?

不知道(笑)。没想过这个问题。因为对德国的了解太少了,接触太短了。

8. 德国文化方面哪种成果给你印象最深?

我觉得德国的文学很好,就我接触到的儿童文学为例,刚才提到的那些,我觉得很好。这些书一点也不轻视儿童,不低估儿童的智慧,不会认为儿童读不懂而把书弄得更幼稚,我非常欣赏。我想我有时间也要读一读德国的成人文学,相信也会很好。

9. 如果可能的话,你愿意和哪个德国人换一天生活?

想过一些有意思的生活,比如和雷芬斯塔尔换一天生活,或者看看德国拍纪录片的人的普通生活,或者和德国乞丐,随便谁都可以。或者是德国街头做行为艺术的艺人,或者去油轮上当一天招待——那些可以观察人的地方,可以看别人怎么看你。

10. 你希望把德国的哪些习惯或理念带回国内?

我承认德国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挺多的。但我也觉得中国保持这样鱼龙混杂的状态挺好的,否则中国也变成德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