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龚琳娜

龚琳娜
龚琳娜 | © 龚琳娜

龚琳娜是中国新艺术音乐的开拓者。她与她的丈夫,德国作曲家老锣(Robert Zollitsch)生活在巴伐利亚。2009年,多个欧洲音乐节上都有她的身影。

  龚琳娜是中国新艺术音乐的开拓者。她1975年出生于贵阳。17岁时,她开始在北京的中国音乐学院学习声乐。她作为独唱歌手,2000年获得全国青年歌手大奖赛银奖和“全国观众最喜爱的歌手奖”,从而名声鹊起。

  2001年,龚琳娜录制了她的第一张个人专辑:《孔雀飞来》。2002年,她对中国民族音乐进行了实地采风,自那以后,中国民族音乐的不同风格和技巧融入了她自己的作品中。她的题为《走生命的路》的光盘,收录了许多她自己创作的作品,2006年,这张光盘进入了欧洲世界音乐排行榜的前列。评论家认为龚琳娜是能演唱最多不同风格音乐的中国女歌手。近来,龚琳娜主要演唱由琴伴奏的歌曲,林晨奏琴,王华吹箫为她伴奏。龚琳娜同她的丈夫、中国新艺术音乐的作曲家老锣(Robert Zollitsch)以及他们的两个孩子生活在巴伐利亚州的基姆湖附近。2009年,龚琳娜将在欧洲和中国的多个艺术节上演唱。12月她将以一种独特的方式在北京登场。

1. 你最近在忙什么?

最近我在国内给一些大学和学院做音乐会,主要是古代歌曲琴歌的音乐会, 还要讲课。同时在研究中国的文人音乐,研究它的表达方式和演唱方式,如何理解古代诗词,并用音乐来把它传递出来。今年我会参加一些欧洲的音乐节。7月3日至7月5日我应邀参加德国最大的世界民族音乐节“TFF Rudolstadt“, 此外还会去参加在芬兰举行的高斯蒂宁国际民间音乐节音乐节。今年秋天我也很可能去参加比利时的“欧罗巴利亚-中国艺术节” (Europalia),它今年的主宾国就是中国。

另外,我很期待12月在北京与中国最早从事现代音乐作曲的作曲家罗忠镕合作搞一场特别的音乐会,用现代谱曲的音乐唱古诗词。罗先生上个世纪80年代留学德国,他的作曲技术现在所有的人都在学,但他写出来的歌没有人来唱,因为唱歌的人不能理解怎么唱。罗先生今年12月就85岁了,他从未听过自己作品的音乐会,所以我觉得我有一种责任把罗先生的歌唱出来给他听,以弥补老先生音乐生涯的缺憾。

2.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德国?是怎么开始的?

2002年我认识我现在的德国丈夫老锣时开始接触德国。2002年7月他邀请我去德国看TFF Rudolstadt世界民族音乐节,一个崭新的、不一样的世界向我打开了大门。来自世界各地各种风格的民族音乐人、音乐家登台表演,大部分人都很真实,没有豪华的舞台和漂亮的衣服,把不一样的民族音乐混在一起变成一种新的东西。这让我感受到了中国的一句老话“民族的就是世界的”,可是一个不够开放的民族是无法走向世界的,因为它老保有自己,它不愿意看别人。我在那个德国音乐节上看到了开放的民族性音乐的生命力,当时我就觉得这就是我愿意去努力的方向,所以很高兴在2009年,也就是7年后的今天,我能被这个音乐节邀请去演出。

3. 与德国的交往给你的工作或生活带来了哪些影响?

影响很大。老锣改变了我对音乐的观念,让我对中国文化的“根”更加注重。我也开始研究和汲取民歌的唱法,把它放入我新的作品中,用中国味道的音色、技术和审美标准融合现代的作曲技术,找到一种整体状态非常有传统中国特色的“韵”。在德国的舞台上我有很自由的空间,可以自己按照听众的习惯来安排艺术表演。西方听众与中国听众的欣赏口味不同,我会根据这其中的变化改变整体曲目的安排和演唱方式。我把中国传统的,让人觉得刺激的音色和柔美、低沉的音色搭配起来,让整台音乐会变得十分丰富,既让观众获得满足又向他们展现了与其他中国音乐会不一样的唱法。生活上,我和老罗在不同文化的碰撞中也找到了一种新的力量。我们对待不同的文化习惯,吸取彼此好的方面,扬长避短,相互补充,所以我觉得我们的生活很幸福。

4. 你在德国最美好的经历是什么?

最美好的经历是跟大自然的接触。我从小在城市长大,不懂大自然。住基姆湖我每天都去森林里散步。冬天的时候德国很冷雾很强,我就觉得害怕。之所以害怕是因为我的气和大自然的气不平衡,大自然的气强于我的气,我发现这就是中医里说的气虚。从那以后,我就每天光着脚在森林里走,我让自己完全地接触气,感觉自然,感觉自己好像就是一棵树,或者是小动物。后来我突然就感觉到了自己的气,十天以后我的气就越来越强,与自然的气越来越平衡了,也不再害怕了。我从大自然里学到人和天地的气合在一起,领会了从小听到的“天地人和”思想。

5.你在德国最不愉快的经历是什么?

我在德国没有很不愉快的经历,但有一些让我觉得困难的事。比如刚到德国的时候我要像一个孩子一样从头学习,学德语、学开车、学骑自行车,还要照顾我的两个孩子。有时觉得真的很难。

6. 有没有你最喜欢吃的德国菜?

因为我主要住在巴伐利亚,所以我很喜欢吃那里的传统菜,比如酸菜和烤猪肉。

7. 对你来说什么“最德国”?

我觉得德国人有一种“硬度”。因为这个“硬度”我觉得和德国人打交道非常踏实,诚信又实在。但有时也由于这个“硬度”,在某些方面过于呆板,不够灵活。但是我还是很喜欢德国人的严谨和做事认真的态度。

8. 德国文化方面哪种成果给你印象最深?

当然是德国的音乐!我非常喜欢巴哈、舒伯特的音乐,德国带给我直接影响的也是音乐方面。

9. 如果可能的话,你愿意和哪个德国人换一天生活?

我不愿意和搞艺术的人交换,因为我在这个圈子里已经体会过了。如果有可能,我想体会一下完全不同的生活,比如跟那些带着帐篷的登山客换,在山里过24小时完全和现代社会分开的生活。

10. 你希望把德国的哪些习惯或理念带回国内?

德国打扫卫生的习惯。中国炒菜很油,通常很多人都洗不干净碗,而厨房也会变得很油。用德国人打扫卫生的方法效率高,扫地、拖地、洗碗、摆餐具,又快又整洁,这对每个家庭都很实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