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刘索拉

刘索拉
刘索拉 | © 刘索拉

她是非常成功的作曲家、人声表演家和作家。2008年11月,刘索拉与德国现代室内乐团合作在香港演出六幕剧《惊梦》。她从2002年起出任柏林世界文化宫的国际顾问。德国观众对她音乐的理解使她有“如鱼得水”之感。

  刘索拉,北京人,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1988年至2002年曾先后定居在伦敦和纽约。1997年组建“刘索拉与朋友们乐队”。她的音乐代表作有专辑《蓝调在东方》、《中国拼贴》、《缠》、《六月雪》、《春雪图》、《隐现》等,中国第一部摇滚歌剧《蓝天绿海》也出自她的笔下。大型室内歌剧《惊梦》的创作以江青的一生为灵感,该剧与法兰克福现代室内乐团合作,2006年在法兰克福首演,刘索拉亲自担任主唱。

  除了从事音乐创作以外,刘索拉还是一位作家。她1985年创作的小说《你别无选择》在全国引起轰动,获全国中篇小说奖。她的其他文学作品《行走的刘索拉》、《语音画》、《混沌加哩格楞》、《女贞汤》等也都备受读者关注,曾获多项文学奖并被翻译成多种文字。

1. 你最近在忙什么?

最近刚刚和德国现代室内乐团(Ensemble Modern)合作在香港演完了《惊梦》,我们的这个合作是从06年开始的,这个歌剧已经在德国演出过,现在在香港重演。这个演出结束了之后,我现在开始写一个关于跟死魂对话的小歌剧《自在魂》,这次是和英国指挥保罗∙席勒(Paul Hillier)和丹麦的声乐剧院(The Theatre of Voice)合作,该剧将在2009年五月在英国上演。

2.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德国?是怎么开始的?

我从2002年起被德国的媒体文化部(文化部)部长邀请为世界文化宫(Haus der Kulturen der Welt)做国际顾问,为期五年,所以我从02年开始每年都要在柏林做项目。

3. 与德国的交往给你的工作或生活带来了哪些影响?

我比较幸运,我接触的都是德国精英的文化界人士和知识分子。在我工作的世界文化宫,整体上无论是领导还是普通工作人员都是很诚实、很实在的人,而且工作认真。我感觉和他们在一起工作很踏实,而且能够让我想多学,德国那种踏实的分析方法特别好,由于德国的哲学传统、理论传统,德国人对于理论分析特别在意,所以让艺术家想要特别踏实地去从理论上分析作品,更实在地创作,而不是在做一个纯粹令人惊奇的东西。对生活的影响不是很大。

4. 你在德国最美好的经历是什么?

很难说哪个最美好。每次我去工作都非常享受,但这不光是因为德国人,而是因为世界文化宫请来的各个国家的艺术家、专家,这个整体让我很享受。和德国现代室内乐团合作感觉也很好,他们做事很简单,没有绕圈或者故意为难人,和他们合作很舒服。

5. 你在德国最不愉快的经历是什么?

没有什么最不愉快的经历。我这个人经过不愉快就会忘了,肯定任何事情都有顺与不顺,不顺也有原因,如果把这些是都记着并且罗列出来就没有意思了。

6. 有没有你最喜欢吃的德国菜?

我还是很喜欢吃德国酸菜的,不过天天吃我受不了。

7. 对你来说什么“最德国”?

对我个人来说,我和德国搞音乐的人说话感觉特别舒服,因为他们对音乐理论了解得特别清楚,我觉得这个特别德国。因为我自己对音乐理论和音乐美学感兴趣,但很多别的地方的人都不在意。古典音乐和现代音乐都是从德国发源的,所以在德国有一个非常深厚的理论基础,而且可以感觉到他们的音乐基础教育特别好,这对我来说感觉如鱼得水,比如有些东西在别的国家会引起惊奇或者诧异,大家不是特别明白你在做什么,但德国人就很清楚,很多时候就连观众都很清楚。他们的头脑也很开放,观众的素质特别好。

8. 德国文化方面哪种成果给你印象最深?

我是做音乐的,只能从我有限的经验里面比较,我觉得德国的现代音乐非常发达。德国的学院派音乐教育非常好。上个世纪60年代之前,德国的古典音乐和现代音乐在世界上都是领先的。

9. 如果可能的话,你愿意和哪个德国人换一天生活?

我不愿意和任何人换生活。(笑)

10. 你希望把德国的哪些习惯或理念带回国内?

因为我在德国只是工作,我想把他们在工作中认真、严谨,而且不耍范儿、诚实、直接的特点带回中国。